律政司不反對準律師執業認許。
律政司不反對準律師執業認許。

律政司近日向一家律師行發信,指本於周六可以獲得執業許可的見習律師朱承曄,遭投訴在網上發布粗言穢語及仇警言論,包括「黑警死全家」,質疑該名申請人行為不當,要求律政司拒絕其申請。律政司在信中要求申請人提供他的意見和回應,以處理有關投訴。事件在法律界惹起爭議,有關見習律師的執業認許決定,亦由本周六延至九月二十三日。不過,據聞律政司在收到當事人的回覆後,已決定不會對其執業提出反對,並已知會當事人。

律政司發言人昨晚表示,有關個案律政司在接獲投訴後,已聯絡代表被投訴當事人的律師事務所,給予當事人解釋的機會,律政司亦同時通知香港律師會。當事人其後向律政司作出解釋,律政司經仔細考慮後接納當事人的解釋,並已通知當事人律政司不會就其申請提出反對。

律政司又表示一般來說,律政司不會就個別案件作出評論。但由於有一封由律政司發出的信件,部分內容被公開,並引發很多不必要和沒有事實根據的臆測,因此律政司作出澄清。

有知情人士表示,律政司收到投訴,一定要作出處理,不可能置諸不理,這是律政司的法律責任。正如警察投訴課收到投訴,亦要開立檔案一樣。律政司去信律師樓要求當事人作出回應,只是處理程序的一部分,律政司並未有決定反對該見習律師的執業許可。據了解,涉事見習律師昨天亦已向律政司作出回覆,律政司在考慮所有意見後,亦決定不打算作出反對。

不過,律政司出信的舉動,已惹來神經質反應。法政匯思成員、執業律師黃鶴鳴形容事件是「言論監控」,製造白色恐怖。他說,見習律師是否獲批准執業,應由法院及律師會把關。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亦發聲明,指律政司涉嫌在律師認許一事作任何政治審查,將進一步摧毁本港的法治,嚴重動搖國際社會對本港法治的信心;他又指,雖然法律訂明律政司有權對律師認許提出申述,但律政司若貿然基於政治見解、言論或立場,干涉誰人可成為執業律師,勢必嚴重破壞律師捍衞所有人的法律權益的空間,影響司法獨立,有濫用權力之嫌,令人質疑律政司只為政治,而非為法治服務。

其實,今次亦非律政司首次介入律師執業申請。年前律政司就曾反對一名見習大律師的執業申請,指他在年輕時有非禮案底,獲得陳健強法官同意,後來該人上訴得直,終成為執業大律師。有法律界人士認為,即使律政司反對該見習律師的申請,法庭亦未必接納。

全文刊《星島日報》專欄「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