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發當日情況。
事發當日情況。

上周五一名休班警員在葵涌警署外被伏擊受傷,日前網上流傳一篇萬言書「致全體香港人的2019年革命宣言」,一個自稱屬於勇武派的小隊,聲稱對事件負責。

該篇萬言宣言,是一名自稱是Telegram群組「新戰術公海谷」的管理人所發表。「新戰術公海谷」是反修例運動中勇武派的重要參謀群組,負責制訂每次衝擊是戰是撤的決定,教導勇武派如何裝備自己,有關裝備在何處購買,以至每次衝擊時的作戰陣式等等。發表這篇長文的群組管理人V仔(VICTOR),自稱是策動今次伏擊警察行動的小隊成員。

宣言表示,小隊自一四年佔中時已存在,並且是勇武派其中一派。小隊成員對於「殺警」念頭由來已久,但七二一元朗白衣人和八五大罷工以後,「令我哋明白只有以武力強行推翻殖民政府,奪回政權為唯一出路……而政權爭奪戰中,最後一定要以武力同死亡人數嚟分出勝負,世上冇不死人嘅革命。」無論五大訴求、更換特首都不能解決問題,「係要將整個政府強力推翻,重新建立屬於香港人嘅政權,方能有轉機。」而建立政權,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武裝力量。

事發現場。
事發現場。

對於今次伏擊警察,宣言指小隊八月頭「就已決定自己出手而且開始踩線,所以就發生了八月三十日的伏擊黑警事件。」宣言指伏擊行動是要「消滅敵人戰力」,並希望做到遍地開花,「持久落去就可以將警隊拖垮。」宣言指現在全世界已經在圍堵中國,「我哋今日義士能夠流亡海外,就建立在外國對我們的支持,我哋小隊已經開始接觸到一些流亡台灣的義士,打算在台灣(夠近)、美國(容易得到軍事訓練)進行武裝的訓練,人數唔需要多,重點在組織及決心。」

宣言並提出短中長期目標。短期而言小隊全體會先退到海外休整,並會聯繫移居海外的「老戰友」,而且先儲備一下資源,做一點小買賣及向移居海外的中國富豪徵收「革命稅」,建立一條不需依賴捐獻的資金鏈,物色訓練地點及學習武器,槍械使用及製造方法。中期會開始從流亡的港人中招募隊員,而且成立訓練營。然後會以訓練出來的幹部,到各地成立革命支部,同時招募從香港而來的人,訓練後再送回香港,成立地區性作戰小隊,作持久戰爭,一點一點地拖垮對方軍警。

這篇萬言書在網上流傳,並未有引起太多關注。但明目張膽地聲稱對伏擊警察負責,又表明要搞武裝革命,若真有此組織存在,的確已是恐怖組織的雛形。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