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港近半學校有學生及校友舉行罷課等行動。
全港近半學校有學生及校友舉行罷課等行動。

持續三個月的反修例爭議,開學後向學校蔓延,中學生部分也參與罷課,學校處理不盡相同。有不願具名的資深中學校長坦言,今次反修例爭議與一四年的「佔領中環」不同,部分學生因「沒有大台」而變得有更強的參與感,學校要處理不易,但最核心是建立持續而鞏固的師生關係,同時有耐性解釋學校行動,「一急就講不清,令人有不同解讀就好弊。」

無關名校與否

反修例爭議的示威行動,由街頭轉往中學校園,全港近半學校有學生及校友舉行罷課等行動。有資深校長坦言,學校是否處理得宜,與學校是否傳統名校、學生是否品學兼優關係不大,更重要是校方在開學日的臨場應對。他舉例指,校長讓學生表達訴求之餘,也能適應到學校規範,但社會氣氛猜疑,對這些規範動機較為敏感,「要讓學生聽明白,校長不能焦急,一急就說不清,令人有不同解讀,甚至流傳到校外,引起不同解讀就好弊。」

雖然中學曾面對過一四年「佔中」罷課,但資深中學校長坦言,五年前的經驗完全用不着,因為今次社會運動「沒有大台」,部分學生從以往被動的跟隨者,改為主動的參與者,「他們不需要人帶領,每個人都想方設法去找空間表達訴求。對學校來說,要商討罷課等行動並非一對一,而一對幾十,需時讓每人明白與接受已是挑戰,更何況時間很短促,甫開學便已經罷課。」他指,學校師生關係好,與學生及校友的溝通相對容易,而個別名校校友網絡強大。

一位資深中學校長指,學校有社會功能,是照顧不同學生的需要,同時政治立場團體亦留意學校,既要平衡及考量他人需要與觀感,故校長應有彈性與敏感度,留意社會脈動,以及其他學校的學生抗議情況,有所準備。

《星島日報》教育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