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刺針》截圖
《新聞刺針》截圖

反修例運動至今已持續3個月,7月1日有部分示威者闖入立法會大肆破壞,事後有多名參與者潛逃台灣,尋求政治庇護。有線電視節目《新聞刺針》到訪問了其中一位流亡台灣的青年,他對前途感到迷惘,但並沒有對當日衝擊立法會感到後悔。

20多歲的Johnny(化名)是大學生,當日參與闖入立法會及進入會議廳,他憶述決定離開香港時思緒混亂,未想到決定有多重大,當刻只想避一避,沒想過無法返回香港。他指離開香港時,自己忍不住哭,忍受不住那一種的離別,他又指因家人年事已高,擔心他們若有事,自己卻不能陪伴他們,感到擔憂和內疚。

他續稱自己在修例運動中用盡積蓄,來台灣時戶口只剩下40多元,問家人朋友借錢應急,現時只能「慳得就慳」。他坦言自己獨自在台「人生路不熟」,「孤伶伶自己一個人」,感覺與香港的人斷了聯絡。

不過Johnny仍然心繫香港,每次示威都會看着網上直播,他稱當日看到7月21日的元朗白衣人襲擊市民的新聞時,不禁憤怒得痛哭,「嗰刻好想衝返香港」。不過他想到動用了很多人的力量才流亡到台灣,質疑回港是否是不負責任。

他又提到7.1當時想將武力升級,但被很多人阻止,他又形容最驚訝的是,港人對武力的接受程度上升如此快。

Johnny續指感到遺憾,但不會後悔當日衝擊立法會的決定,但唯一改變的是不會離港,因這個決定無法回頭。同時他又為自己逃離香港感內疚,「我哋一齊入咗去,但我走咗逃避咗,其他人留港卻要承受嗰後果」。對於前路,他感到迷惘,表示非常希望回港,「好想好想返去(香港),始終嗰度係屋企。」

《新聞刺針》截圖
《新聞刺針》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