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博士」詹志勇(左)視察深盛路的黃花風鈴木,質疑泥膽太細令樹根難以生長落地而枯萎。 李卓穎攝
「樹博士」詹志勇(左)視察深盛路的黃花風鈴木,質疑泥膽太細令樹根難以生長落地而枯萎。 李卓穎攝

超強颱風「山竹」襲港後,政府收到逾六萬宗塌樹報告,並在一年間補種逾萬棵樹。不過,《星島日報》記者與多名樹木專家視察多區,發現新種樹木經已浮現潛在風險。除了錯誤選樹、生長環境有限等問題,專家直斥樹苗本身質素欠佳,加上水分及泥土養分不足,有補種樹木於半年內,未遇颱風便已「壽終正寢」,反映部門未吸取風災教訓,犯下種樹與護理的「五宗罪」,建議政府城市設計及綠化規劃同步,避免「盲種樹」而複製山竹災情。每日雜誌組

去年九月山竹襲港期間,全港廣泛樹木損毀,政府共收到逾六萬八百宗塌樹個案,暴露出過往植樹不當的規劃災難。颱風過後,各部門立即清理塌樹及樹枝,今年三月起逐步補種樹木,至今已補種逾一萬二千棵苗木,發展局預計於明年第二季完成各區街道、公園及公路旁的補種工作。多位專家分析新種樹木的弊病,歸納出選樹種、驗收樹苗、種植方法、樹木護理及植樹規劃等「五宗罪」。

選樹種是植樹規劃的第一步,發展局為重整本港種樹計畫,於去年底推出《街道選樹指南》,以「植樹有方、因地制宜」為原則,建議種植八十種較少見的樹種,以增加街道植物多樣性。惟長春社總監蘇國賢於山竹後審視多個補種地點,直斥政府的整體植樹思維並無特別改進,更無因經歷山竹而得到教訓,繼續選錯樹種、不理會泥土質素等,「連為樹苗供水的水袋都空空如也,根本不能為新樹供水。」

當風位續種不耐風樹

資深樹藝師劉文忠亦指,政府在補種前未有詳細分析塌樹死因,「如果塌樹本身並無健康問題,那個位置有機會是受風位,不應該再補種。」註冊樹藝師陳傑鴻說,各部門在山竹後繼續按慣例植樹,選擇會開花、快生長的樹種,注重美觀多於樹木的生長特性,《指南》建議形同虛設。發展局卻解釋,部門在選取補種樹木的品種時,除參考《指南》外,亦會考慮附近一帶現有樹木及評估種植場地的環境、樹木的生長習性等作出配對。

以深水埗深盛路為例,道路兩旁有多幢住宅高樓,關注補種樹木的深水埗區議員袁海文形容,山竹吹襲下該處形成「颱風隧道」,逾七十棵樹木過半數被強風吹塌,當中既有逾十年樹齡的白蘭,亦有於天鴿後補種的幼樹。




深水埗深盛路。
深水埗深盛路。

今年三月政府在上址補種四十九棵樹苗,包括白蘭、黃花風鈴木及金蒲桃,惟其中十棵黃花風鈴木至七月已見枯萎。中華樹藝師公會會長歐永森近日研究地形後,直指三種樹皆不耐風,不宜種植於當風位。

回填土滲入大量沙石

常用行道樹白千層亦不耐風,浸大國際學院樹木管理課程統籌鄧銘澤指,白千層的木質不夠堅硬,根部又不夠穩健,難抵颱風吹襲而倒塌,故不建議用作行道樹。惟油尖旺區議員蔡少峰表示,荔枝角深旺道一帶多棵白千層均是山竹後補種的新樹,部分已向行人路傾斜,樹旁支撐物的拉繩也超出負荷斷裂。發展局稱,該處種植白千層為主,故選種白千層以達致景觀一致及整齊的效果,發現部分樹木傾斜時已要求承辦商扶直。

樹苗質素直接影響幼樹的成長,深盛路今年初補種的樹苗,以歐永森看來只得四成可「收貨」,有的泥膽太細,根被切斷,影響幼樹吸收養分,也有樹苗輕輕一搖便發現泥膽散開破裂,可見吸收根被撕斷,更有樹幹出現明顯傷口。他又推斷有樹苗於苗圃種植時已深植泥膽,導致根脊被埋、幼根缺氧,日後主幹基部隨時腐爛,無法穩固生長,「這些樹苗照理要拒收!」

康文署承辦商上周一於深盛路再次補種新樹,人稱「樹博士」的教大地理與環境科學研究講座教授詹志勇,翌日跟記者前往上址視察,他認同補種樹苗的質素差,「這些樹苗在外國會被棄掉,香港政府卻接受了。」他續說,回填土滲入了大量沙石、營養不足,沒鋪上草披或樹皮的泥土密度太高,不利樹根生長。康文署回覆指,深盛路一帶新種的樹木均符合署方的驗收樹木要求(見表),亦已要求承辦商跟進檢視,按泥土情況適當施肥,惟未有解釋該批新樹的死因。

苗木已傾側現等勢莖

大角嘴櫻桃街公園內,今年補種的銀鱗風鈴木樹苗質素同樣成疑。該區區議員余德寶指出,公園有一百七十八棵塌樹,目前已補種一百八十四棵新樹。鄧銘澤實地觀察其中一處連續綠化帶的十多棵銀鱗風鈴木,雖已補種一段時間,但輔助其生長的竹枝並未移除,樹幹及竹枝均被竹篾捆綁着,「竹篾明顯勒得太緊,樹幹表面有勒痕,有機會造成傷口,影響樹木健康。」

未吸取山竹教訓 「盲種樹」恐重遇巨災 樹苗質素欠佳泥土養分不足

鄧銘澤不諱言,新種的銀鱗風鈴木樹苗質素欠佳,從其表徵可見一斑,苗木未成大樹已出現樹幹傾側、等勢莖等情況,「樹幹傾側會令樹葉集中於一邊生長,重量側重一邊;椏位互相重疊形成等勢莖,很大機會造成內夾樹皮,繼而出現裂縫或腐爛。」康文署指,新種樹木需時適應環境,種植初期的狀況較不穩定,將繼續密切監察樹木生長。

康文署稱目前是根據發展局的「正確種植方法」進行種植街道樹,惟專家仍質疑種植不當。歐永森發現有樹苗旁的支撐物插入泥膽,竹篾繫於樹幹底部,前者傷及樹根,後者則隨着樹木長粗而變成結構性弱點,出現樹幹斷裂的致命風險。他表示,種樹須考慮陽光、溫度、濕度、水分、肥料、植料、病蟲害及風力,從深盛路的環境看來,上址行人道闊度達六至十米,生長環境相對甚佳,惟不少樹被種在道路邊緣,甚至太近公共設施系統,易致樹根靠攏一個方向生長,「內地的樹全部種在路中心,根才長得好。」

城市設計綠化規劃應同步

詹志勇亦說,該處行人道極寬闊,應可建設連續綠化帶,以樹槽種樹無法建構良好生長環境,「城市樹木的生長情況不遑多讓,但這裏有較理想的條件也種不好,若山竹重臨,料九成樹會再塌。」袁海文坦言,即使是康文署轄下樹木,擴闊樹槽須向路政署申請,樹木辦未有更簡便的機制協調。

就改善種植環境方面,發展局指一直與部門緊密聯繫,協調部門間審視並進行種植環境的改善工作。運輸署則指,接獲擴建路旁樹槽或綠化帶的建議後,會評估對路面交通的影響,若涉改道,樹木管理部門會按署方提供的人流、車流、道路安全等交通意見,要求路政署提供協助,以便進行後續綠化工作。

山竹導致數以萬計的樹木塌下,原被樹藝業界視為重新規劃的黃金機會,但詹志勇慨歎,政府只稍微改善了選樹一環,卻忽視長遠植樹規劃,將來會再有大規模塌樹災難。歐永森建議,城市設計及綠化規劃需同步,以便建構更佳植樹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