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鳴煒表示,香港未來必定更受中國國情影響及牽動 。盧江球攝
劉鳴煒表示,香港未來必定更受中國國情影響及牽動 。盧江球攝

反修例運動未有平息迹象。青年發展委員會副主席劉鳴煒昨日表示,港府應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認為做法能夠回復和平及處理真相。他對社會比佔中時更撕裂感痛心,直言現時已經蛻變至雙方互相妖魔化的階段,期望兩派市民不應因個別示威者或警察的行為,而放大至整個群體,否則做法只會令誤解加深。他又提到泛民和建制欠缺精明方案,調解爭取普選中的社會期望和政治現實中的分歧。

劉鳴煒在六月衝突伊始的時候曾在社交網站帖文,期望雙方降溫避免局勢升級,事隔三個月,劉鳴煒昨日接受專訪時則搖頭坦言,至今自己和坊間仍未見到可行的解決方案。港府早前宣布撤回條例,下周將進行社區對話,他形容相關措施「係遲咗少少」,暫時亦難言成效,「幫助有幾大言之過早」,他指每個市民心中均有其底線,各人底線不同,「(政府)你呢兩樣滿足到幾多人最低要求,呢個係值得反思下。」

劉鳴煒亦不諱言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其必要,「你用咩方法平息呢件事都好,一日無獨立調查委員會,社會、雙方係唔會有真正嘅at peace(回復和平)」。儘管成立委員會的範圍、目的會有不少爭議,但他相信成立委員會可達回復和平,追查真相之效,「邏輯上你唔處理好真相,講咩撤回標籤、講咩特赦,係言之過早」,重申要先成立委員會,方可討論其他訴求。

五大訴求有落實雙普選一項,劉鳴煒承認,香港受西方影響甚深,社會普遍對普選有期望,但明言香港的主權國始終是中國,社會期望和政治現實的衝突導致矛盾「極難處理」。他認為要達到普選,最重要是調和兩者矛盾,惟坦言「我眼前見到嘅政客,無論係泛民或者係建制,似乎無特別精明嘅處理方法,兩邊都淨係識將兩個fact(現實)喺度互撼。」

劉鳴煒又提到,現時兩邊示威者均開始過分標籤對方的組群,是一個極不好的現象,「警察三萬幾人,係唔係個個都係壞人呀?示威者,唔知幾多十萬人,幾多百萬人,係唔係個個都係『暴徒』,願意掟磚或者想掟磚?唔係㗎」,「當我們將一兩個代表的言行,放大成為嗰個組群,係唔正確,咁樣做只會加強誤解」。他認為兩個組群現時分別將對方某些言行放大,「刻意定係魔鬼化,還是真誤會,我唔知,唔同人有處理唔同資訊的能力,但係你咁樣做就唔啱,雙方都唔啱。」

對於香港的前景,他直言並不明朗,相信香港未來必定更受中國國情影響及牽動,「九七前都有迷惘過啦,每一個歷史階段都會有不確定性,係正常」,冀社會勿停留在迷惘與鬥爭,能早日前行。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