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時教授潛水的相關課程成行成市,惟水下狩獵課程因保護環境之故,近年買少見少。
現時教授潛水的相關課程成行成市,惟水下狩獵課程因保護環境之故,近年買少見少。

夜潛捕魚捉蟹的奪命意外接連發生,單是大埔三門仔今年已有四人喪命,情況令人憂慮。原來潛水業界曾有提供潛水狩獵課程,惟近年為保護環境,潛水會紛紛停辦課程,潛水捕魚活動亦明顯大減,故不少未受訓練的潛水新手三五成群,到近岸捕魚捉蟹,但他們既不了解水底地形,部分更即興下水,導致險象環生。除三門仔外,將軍澳工業邨對開、西貢龍蝦灣、大浪西灣等地近年均成為夜潛捕魚客的勝地,專家擔心若缺乏事前準備,同類悲劇將一再重演。 記者郭增龍 陳琬蓉

大埔三門仔上月有中年男子與友人夜潛捉蟹期間遇溺身亡,翻查資料,今年最少發生六宗夜潛遇溺致死的意外,其中四宗在三門仔發生。

大埔區議會劉志成表示,不時有人專程來到三門仔一帶沿岸夜潛捉蟹,近年人數愈來愈多,其中不乏未掌握海底地形的新手,「三門仔一帶的泥灘岸邊淺水,但離岸數米的海牀凹陷,就像『海上懸崖』一樣,夜潛時很難看得清水底情況,只要一差錯腳,很容易有意外發生。」

三門仔海牀如「海上懸崖」

劉志成指出,政府有在大埔夜潛熱點豎立警告牌,提醒泳客該處不適宜潛水,就着最近的意外,警告牌的數量亦有增加,但他坦言阻嚇力有限,「最近蟹屬於『當造』季節,來的人沒有少過。」

潛友乏經驗 即興出發危險

事實上,近年不少捕魚發燒友在社交網絡建立群組,既上載戰利品相片,亦分享捕魚地點及心得,具有二十多年潛水經驗的潛水教練小克是其中之一。他指出,近年的潛水課程並不包括水下狩獵課程,他眼見不少人只懂得初級潛水技巧,便「膽粗粗」潛水捉魚,結果在水底難以兼顧潛泳及捕捉漁獲,導致險象環生,「有些人以為自己泳術好,或者有救生員資格,就足夠應付水底情況,但如果缺乏經驗,在漆黑的水底稍為緊張,就很容易遇溺。」被問到有否帶團夜潛時,他指自己並無教授水下狩獵課程,「只是跟朋友分享個人心得。」

國際精英潛水訓練中心課程總監張衛是香港少有的水下狩獵教練訓練官,他指由於水下狩獵涉及魚槍使用,備受爭議,近年他再無開辦水下狩獵教練課程,坊間亦只有極少數潛水教練擁有相關知識,惟本港潛水捕魚的人數近年不減反增,反映不少參與者屬「無師自通」,缺乏安全意識。

龍蝦灣淤泥吸腳 大浪西水急

課程減少之餘,潛水歷險會課程總監區紹堅指出,為免鼓勵潛水客破壞海洋生態,不少本地潛水會已不再舉辦夜潛捕魚活動,他不排除有捕魚愛好者因此自行組織夜潛團,在缺乏潛水教練在場協助下,自行出海夜潛,部分人更不穿助浮衣直接下水。張衛亦指出,過去組織夜潛捕魚活動時,最少有四五名潛水教練參與,更會在出發前一星期,了解天氣及水底地形,並不會即興出發。

香港水下考古總會主席胡名川強調,夜潛並不能貿然起行。他以船潛捕魚為例,除了出發前應與船工約定上水時間及位置、在岸邊安排同伴照應、設置閃燈辨識上岸地點外,自己亦應事先勘探地形、及偏離船隻時的後備上岸路線。

而在夜潛下水時,胡名川稱應結伴同行,人與人之間相距最遠應不過兩米,一旦失散,應事先約定在一分鐘內搜索不果,便上水會合,以免耗盡氧氣。

將軍澳工業邨海面「鬼網」多

除了三門仔屬夜潛高危地點外,區紹堅指出,西貢龍蝦灣亦不時有人夜潛,但當地海牀布滿淤泥,雙腳容易在捕魚捉蟹過程中,被海底淤泥吸着,「要一邊潛水、一邊拿着電筒照明、一邊捉蟹,要有一定水性。」胡名川亦指出,捕魚熱點如將軍澳工業邨對出海面、柴灣藍灣半島對出海面、赤柱聖士提反灣等,因海底石頭甚多,經常有魚類出沒,故水底會不時有俗稱「鬼網」的廢棄漁網、透明魚絲、甚至尼龍繩。若夜潛客隨身無攜帶小刀,有機會被纏,未能脫身。

西貢地理位置優良適合潛水,但胡名川亦指,在西貢短嘴、大浪西灣水流湍急的地方,並不適合潛水初哥貿然前往,「以大浪西灣為例,岸邊有許多大石,一旦大風捲起幾米高的大浪,便有機會將人拍到岸邊,造成損傷。」他認為,相比之下,西貢橋嘴附近山勢擋風、水深清澈的特性,比較適合初學夜潛者前往。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