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齋啡愛好者Terry、Khloe、Samantha及Justin,於今年初共同創辦「素啡工場」。 受訪者提供
四名齋啡愛好者Terry、Khloe、Samantha及Justin,於今年初共同創辦「素啡工場」。 受訪者提供

一杯齋啡,看似苦澀單調,卻有人偏愛這種原汁原味。四名齋啡愛好者,見及冷萃咖啡(cold brew)在外國逐漸興起,決定將相關概念帶到香港,於今年初共同創辦「素啡工場」,以純素及不傷害動物為出發點,精選各地優質的精品咖啡豆,再以手工釀製冷萃咖啡。除了到市集擺賣,他們近月開始進駐共享工作室、樓上書店,讓更多人嘗試到本地製的「素啡」。 記者 林紫晴

愛飲齋啡的鄭恩民(Justin)及盧振冬(Terry)認識多年,二人早已想過創業賣咖啡,Justin笑言,「以前真的想過自己手沖一些咖啡,之後找條繩將咖啡吊下去販賣。」至Terry的攝影工作室附近開了一家咖啡廳,計畫才不了了之。

後來Justin到外地旅行時,認識到本地手工啤酒「gweilo(鬼佬)」的創辦人,啟發他創立一個本地手工咖啡品牌,遂聯同另外兩名齋啡同好兼工作拍檔陳娉騰(Khloe)及鍾碧蓉(Samantha),與好友Terry共同創辦「素啡工場」,以網店起家。Justin指,兩年前冷萃咖啡於外國開始興起,在香港卻較少人認識,「齋啡不止一種,所以想推廣多些冷萃咖啡。」

用料純素及不傷害動物

由於身邊有人患有乳糖不耐症,令Khloe尤其關注純素製品,故想到以純素及不傷害動物為出發點,取其名為「素啡」,標誌亦放大「素」字及加上愛心手勢,寓意用心製作。她表示,雖然咖啡豆本是植物種子,但沖製時或會加入奶類等,變成非純素咖啡,「如果我們日後要調配新口味,亦只會使用植物奶。」

現時「素啡」產品主要由Terry一人炮製,所選的咖啡豆均是單一產區,例如埃塞俄比亞、巴布亞新畿內亞等。他指出,製作冷萃咖啡的過程不需加熱,故咖啡酸性較低,不那麼傷胃。經過多番試驗,他已調校好兩種主打口味,一款味道較濃郁,另一款則帶有淡淡花香甜味。

玻璃樽包裝 市集銷情佳

為讓顧客試飲,四人不時在周末抽空到市集擺賣玻璃樽包裝的冷萃咖啡,順便試試水溫。Khloe笑稱,銷情較預期好,主因由Terry設計的標誌及包裝美觀,「有人真的為了玻璃樽而購買。」為提高產品多元性,「素啡」也推出咖啡包、已炒製的咖啡豆,甚至咖啡杯、手機殼及手提袋等周邊商品。

在市集中,咖啡包的銷量僅次於冷萃咖啡,獲得不少上班族垂青,Justin介紹說,「冷萃咖啡一般要等十多個小時,只要下班時預先沖咖啡包,翌日早上便可飲用提神。」除了到市集擺賣,「素啡」也開始進駐共享工作室,開設popup(期間限定)商店,成功吸引部分公司向他們訂購咖啡,Justin稱,「希望日後智能販賣機亦會賣『素啡』產品,讓更多企業認識我們。」上月也有樓上書店向他們聯絡,邀請他們寄賣咖啡。

於社交媒體宣傳之外,Samantha最近亦為「素啡工場」設計了新網頁,更方便客戶自助下單。Justin表示,通過多渠道加強宣傳同時,亦會積極研發新口味,例如在咖啡中加入杞子,「未來也想加入超級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