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警員在反修例風波中遭「起底」。資料圖片
多名警員在反修例風波中遭「起底」。資料圖片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指仇警市民惡意起底警務人員資料,更指會對警員子女以「麻包袋接放學」,令警務人員及其家屬的安全受到威脅,故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令禁止選舉登記主任按規例向公眾及區議會候選人,披露包括姓名及住址的選民個人資料及正式選民登記冊,以防警員及其家人遭「查家宅」報復。員佐級協會上周欲向法庭申請臨時禁制令時遭周家明法官駁回,而員佐級協會上周五提出上訴,案件今在高等法院進行非正審上訴,潘兆初署理首席法官及林文瀚上訴庭副庭長審理把案件押後至明天下午4時前頒下判詞,選民個人資料則繼續不得開放予公眾查冊,直至此臨時禁制令下達判詞為止。

陳樂信資深大律師代表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梁偉文資深大律師代表答辯人選舉管理委員會、總選舉事務主任以及選舉登記主任。

陳大狀指現時香港身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仇警市民有可能會在得知警員得名字及地址後,對近三萬名警員的配侶及兒女進行如網絡欺凌等生理或心理上的傷害。而陳大狀亦指區議會候選人得知選民個人資料後進行郵寄傳單及洗樓得宣傳方法,在考慮警員的配侶及兒女有生命威脅的情況則並非必要,舉例指以網絡宣傳手法亦能充份接觸大部分選民。

梁大狀則指 《選舉管理委員會(選民登記)(立法會地方選區)(區議會選區)規例》及 《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區議會)規例》實行多年,公開選民登記冊亦是保持選舉公開公平公正的做法,認為從便利的衡量(balance of convenience) 及員佐級協會一方的表面證據不強,故不認同要為此事而改變法例。

梁大狀續指員佐級協會一方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出候選人或取得選民登記冊的人士曾利用選民登記冊來作惡意起底,截至今天已有6個政黨及26位候選人收到正式選民登記冊,而他們在收到選民登記冊時亦清晰知道只能用作選舉用途。

法庭記者:劉曉曦

建立時間14:00
更新時間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