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律師指,縱火的刑期最重,違例者可被判終身監禁。資料圖片
大律師指,縱火的刑期最重,違例者可被判終身監禁。資料圖片

自六月反修例引發的連串示威衝突,大批年輕學生走在最前線,警方數字顯示被捕的中學、大專生比率達四分之一,情況令人憂慮。《星島日報》獲悉,截至本周初,二百六十四名來自十一所大專院校的學生被拘捕,當中五十四人被落案起訴,涉及暴動、縱火、刑事毀壞、非法集結等罪名。有執業大律師表示,種種控罪中尤以縱火罪面臨的刑責最重,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呼籲年輕人行動前深思熟慮,理性處事。有資深人力資源顧問亦指,一旦留有案底,對日後求職一定有影響。

《星島日報》獲悉,截至本周初,警方共拘捕二百六十四名參與反修例事件的大專學生,涵蓋十一所政府資助大學和自資院校,當中理工大學共有五十八人被捕,其中五人已被落案,其次是中文大學、香港大學及專業教育學院(IVE),分別有五十七人、四十四人及四十人被捕,已被落案的人數分別是十四人、兩人及十人。至於仍在候查的大專學生有一百三十多人,另外至少有一人獲釋。這些被落案學生中大部分是涉嫌非法集結、阻差辦公,而過去兩月各區示威行動升級後,被控罪名更涉暴動、刑毀,甚至縱火和襲警等,部分案件早前已提堂。

「坐監的代價相當大」

對於種種不同程度的控罪,執業大律師陸偉雄表示,暴動罪、刑毀最高可判監禁十年,非法集結最高五年;而縱火罪是當中最嚴重的控罪,一經定罪,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 「如未被起訴、在調查當中,通常有擔保和還柙兩種情況,情況複雜的調查隨時一年半載,通常也不能無了期還柙,法庭會容許轉擔保。」

他指學生如事先已準備到外地升學,能提供學校入學信和機票等證明文件,法庭會根據情況考慮,大多不會因等候調查而妨礙其學業、工作等正常生活。

至於控罪罪名成立時,法庭會考慮哪些客觀因素判刑,他指涉事者若本身無案底,願意認罪、態度良好,「求情空間會多很多」。他亦補充指,明白學生可能有其崇高理想和訴求,「但訴諸暴力是不智的,坐監的代價相當大」,而法庭會考慮其行為目的,但接不接納另談,「以佔中九子為例,他們亦非為自己個人利益犯案,但法庭仍須根據法例判刑。」

陸偉雄補充指,如年輕人留有案底後,對其日後前途固然有影響,但會否影響獲取一些專業,如醫生、律師、工程師等資格認證,就要視乎個別專業團體的要求,不能一概而論,「以大律師為例,其實也有人因有案底而被反對其大狀資格,需要經多番申請才能成功,未必一定不能,但一定不容易。」他呼籲年輕人停止使用暴力,要深思熟慮、理性處事。

人力顧問:案底影響求職

資深人力資源顧問周綺萍則表示,大多數僱主,尤其牽涉金錢及顧客服務,如會計、金融、房地產、珠寶金飾等行業,以及公眾有較大道德要求的專業人士,都對聘請有刑事記錄的僱員感憂慮,「無關何事而留下案底,而是根本不應有此『瑕疵』。」她稱,有外國公司聘請員工時,都要求應徵者出示良民證,預計將有不少本地僱主提出相關要求,或要求應徵者申述有否刑事記錄。

周綺萍又指,不少顧主都會在面試時詢問應徵者對時事看法,以判斷其邏輯思維及基本常識,而近期若詢問修例爭議的看法及參與程度也屬正常,並非政治審查,「建議應徵者真誠以待,我相信一般港資及外資公司不介意員工有不同政見,但很介意他們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