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月經港珠澳大橋來港的旅客大減,口岸旅客疏落。 郭增龍攝
近月經港珠澳大橋來港的旅客大減,口岸旅客疏落。 郭增龍攝

港珠澳大橋的物流及創業商機未能打響,旅遊業卻一度交出亮麗成績表,口岸人流在大橋開通後迅速達標。旅遊業界更開發取道大橋的「一程多站」旅遊產品,今年初超過一半的內地入境團均取道大橋進出香港,口岸車水馬龍。然而,情況自八月急轉直下,九月更只有二百多團,每日出入境人次僅三萬四千多人次,數字雙雙跌至新低。業界擔心反修例示威所造成的矛盾,將會令流失的內地旅客一去不返,一旦示威事件本月仍未平息,勢將牽連聖誕及農曆新年旅遊旺季,七成旅行社隨時倒閉。 

去年十月底開通的港珠澳大橋,首個周六已有約五萬八千人次出入境,成功達到政府估算每日五萬五千八百五十人次的目標。根據入境處的數字,大橋每日使用人次由去年十一月至今年七月,除了其中兩個月略低於估算人數外,其餘月份均高於目標。

一程多站旅行團 月均四千訪港

香港旅遊促進會總幹事崔定邦指出,經大橋來港的內地旅客在大橋開通的首九個月均有明顯增長,除了有不少內地人慕名前來欣賞這個世紀基建外,本港旅遊業界亦特意安排一程多站的旅遊產品,包括為期三至四天的港珠澳三地團,高峰期每日平均有近三百個團成行,令口岸穿梭巴士大排長龍,入境大堂更逼滿準備過關的旅客。

縱然當時有意見批評,不少內地團只是即日往返的低端旅客,旨在乘坐俗稱「金巴」的穿梭巴士繞大橋一圈,但崔定邦認為,即日團只是少數,業界一程多站的旅行團,行程將會留港一至兩晚,對酒店、零售及飲食業界的生意均有幫助。

旅遊業界對大橋商機的憧憬,於反修例示威後破滅。崔定邦表示,內地旅客由八月起大幅減少,每日成行的旅行團縮減至不多於三十團。他坦言內地旅客擔心來港旅遊的安全,在爭議未得到解決前,業界無計可施。

業界所述的慘況獲旅遊業議會證實,根據議會登記數字,去年十一月至今年七月,每月平均有七千三百個內地入境團訪港,當中有約三千八百五十個入境團經大橋往返中港兩地,惟數字自八月起急跌,九月本港入境團跌至四百三十個,其中一半取道大橋進出香港,即二百一十五個。

九月僅215團 金巴半滿

《星島日報》記者於上月十九日周末下午,使用「金巴」穿梭大橋口岸,惟雙層金巴有一半座位無人坐,兩地出入境大堂過境客稀少,過關全程毋須排隊,停泊在口岸外停車處的旅遊巴屈指可數。

情況與今年二月農曆新年期間,每日經大橋過關的出入境人次一度超過十萬人,口岸逼滿旅遊巴,金巴巴士站大排長龍的境況大相逕庭。

事實上,不止內地旅行團數目劇減,自由行旅客量同樣受災。有珠海的士司機向本報記者表示,港珠澳大橋開通頭半年,來自內地不同省市的自由行旅客均會取道大橋前往香港,的士司機亦不愁沒生意,「一星期七天去到口岸,的士站都有很多人在等車。」然而情況自六月逆轉,七至十月更是完全無生意,「試過有一天上去口岸,等了一個多小時都沒有客,要空車回市區,虧了大本。」

跨境巴月蝕過千萬擬裁員

專營跨境巴士的中港通董事總經理陳宗彝形容,目前跨境巴士的營運情況,與半年前是「地獄與天堂」的分別,示威衝突期間,其公司試過單月虧損過千萬。

他起初嘗試縮減後勤成本,期望示威事件可於短期內完結,惟情況至今未見轉機,令他不得不考慮裁員,「始終人工是最大成本」。他坦言目前已減少針對自由行旅客的穿梭巴士班次,其中不少是經港珠澳大橋過境的車輛。

崔定邦表示,入境團數目跌至新低,前線導遊領隊悉數遭殃,「只是開工不足及完全無工開的分別」。陳宗彝擔心,如示威事件至本月中仍未平息,將會牽連聖誕及農曆新年的報團情況,本港旅業寒冬將伸延至明年初,「聖誕新年是旅遊旺季,如果都無生意,最少七成入境旅行團會執笠。」

港府「獎勵計畫」長貧難顧

港府因應旅遊業困境,早前宣布為每名導遊提供最高一千元的實報實銷培訓資助,並向旅行社提供「獎勵計畫」,接待入境過夜旅客可獲一百二十元,出境旅客則可獲一百元,惟崔定邦形容業界目前的情況是「長貧難顧」,只有旅客重新來港才可解決問題。

另一邊廂,有業界則設法救亡,建議推出「香港人遊香港」計畫,旅遊聯業工會聯會秘書長林志挺透露,旅行團行程將會「上山下海」,甚至踩單車遊香港,期望本地遊可助業界走出困局。

崔定邦形容,大橋除了有助籌辦港珠澳三地團外,亦可以成為大灣區居民出國旅遊的門戶,「香港機場國際班次多,如果做好交通配套,可以吸引大灣區居民經港珠澳大橋到機場,再坐飛機出國,帶動旅遊及航空業。」但他慨歎,相關交通接駁仍未完成,再加上最近的修例風波,擔心會動搖本港航空樞紐的地位。


《星島日報》每日雜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