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和會館副主席新劍郎指,香港粵劇界需要培訓新秀,亦要培育新一代觀眾。
八和會館副主席新劍郎指,香港粵劇界需要培訓新秀,亦要培育新一代觀眾。

篤撐篤篤撐,鑼鼓響,以濃脂厚粉塗抹「紅白臉」的演員從虎度門踏上台板,以剛中帶柔的武打,圓滑婉轉的唱腔,岩板的唸白,建構出一台台好戲。粵劇走過三百多年歷史,開場曲奏起,完場曲為結,一代代生旦淨末丑將此藝術傳承下來,為香港粵劇界留下註腳。今年是粵劇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十周年,本報將一連三集專訪本港三代粵劇演員,從老倌到新秀,由戲棚走進劇場,回顧他們唱、做、唸、打的故事,見證粵劇申遺十載的劇場足迹,展望下個十年的發展。 記者 李卓穎攝影 黃頌偉

八和會館副主席新劍郎習慣每步路都走得昂首筆挺,或許這是粵劇演員的職業病,但更可能是日子有功,粵劇基因早已深入其骨髓。他從演五十載,見證本港粵劇的跌宕,申遺後走向更好發展。近年他積極培育新秀,也走入學界培育新一代觀眾,全因他深信有資歷有經驗便有責任傳承。

資訊發達易打開知名度

出生於五○年的新劍郎原名巫雨田,行內人習慣稱他「田哥」。由新秀晉為老倌,田哥見證本港粵劇界的起跌。對於粵劇十年前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他相信是對業界的尊重和認同,「大家很開心,象徵意義很大。」自此粵劇界所獲資源增加,八和會館一二年也在政府支持下推行「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由田哥在內的六位粵劇界名伶,擔任藝術總監傳授技藝,「我有資歷和經驗,必須為行業傳承擔起一些責任。」

田哥看着年輕一輩成長,為他們講戲、排戲,有時也想起自己年輕時。初出道他要自己偷師,被「鬧住教」是閒事,前輩常對他說:「學過不如做過,做過不如錯過,錯過不如錯得多,但不要在同一個點上犯錯,錯得愈多就學得愈多。」如今新秀可循學院學藝,前輩肯教肯講,加上資訊發達,令他們較易打開知名度,唱戲機會增加,更能成長,「做好自己等運到,存子彈等打仗。」

昔日練戲打游擊 今可平租場

田哥那代人多數在戲棚跟粵劇結緣,他常跟着父母在戲棚看戲,「當時沒甚麼娛樂,電視也未面世,看大戲是主流活動。」他十二三歲時被母親叫去學戲,向當時有名的粵劇男花旦吳公俠拜師,藝人薛家燕、現已息影的演員李鳳聲亦是他的師姐。

學藝本為興趣,但田哥中學畢業遇上六七暴動,經濟蕭條令他沒有太多出路,很自然踏入戲行。初出道時,他捱過一段苦日子,人工不高,做戲為餬口,亦要置裝買戲服,同時邊學邊做,每早「搭單」跟師姐練功,「以前我們練功很辛苦,沒有今天這麼多場地可平價租用,要四處找位置練功。」

位於加士居道的印度會,曾是田哥跟一班同門師兄弟的練功基地,「師姐(李鳳聲)識人可借地方用,我們在網球場外圍的草披練習,早上七點去通常沒人,有人就要『打游擊』另找地方。」

上山下海練聲全方位「入咪」

前後踢腳、左右腳抬腿、十字踢、壓一字馬,他還會圍着球場「走圓場」,「日子有功,就算沒再規律操練,但我的金雞獨立比很多年輕人更穩,如今只做不到翻騰,其餘所有生角動作都做到,但現今不多人早早練功。」

早年戲台只有中央位置一支吊咪,聲線力度不足便無法收音,田哥習慣每日一行人上山下海練聲,跑到土瓜灣曾經於海島上的「海心廟」或空無一人的山頭「嗌聲」,貪夠偏僻無人投訴。昔日的底子讓田哥有能力「食老本」,站在台上任何一個位置,沒米高峰唱曲都難不到他,反觀近年演員學唱訓練不同,再沒人這樣做,「你仔細聽會聽得出有些人聲唔夠力。」

甫出道的田哥很努力,短短四五年已成「六台柱」。惟七十年代開始,香港粵劇界漸走向下坡,戲班陷入低潮,令他難尋演出機會,只得到星馬走埠唱戲,其後更於八十年代留在當地發展。直至八七年,田哥獲粵劇名伶梁漢威邀請,返港演出新派粵劇《戊戌政變》,讓他開始萌生回港發展的念頭,九十年代初正式回流。

傳承不用硬銷 毋忘培育新人

八九十年代粵劇界開始有人提倡改革創新,梁漢威為其中之一,而田哥亦於○一年創作其首齣劇本《荷花影美》,○三年製作新編粵劇《蝴蝶夫人》,○四年編撰《碧玉簪》,此後他陸續創作了三十齣新劇,新編粵劇近作《媚香留情》取材自清初作家孔尚任的《桃花扇》,於今屆中國戲曲節演出 ,「我一年寫一兩齣新劇,如今寫劇本的人不多,希望我寫劇會令觀眾有更多選擇。」

從演逾五十年,田哥一直享受每次踏台板的感覺,不論演甚麼角色也高興,「演員要享受舞台,甚至比觀眾更享受,跟角色同悲同喜,演員準備多時就為了在台上演齣好戲。」田哥為觀眾捧場而開心,近年亦在傳承工作得到成功感,他認為粵劇繼續發展,不能忘記培育新一代觀眾。

田哥不時於講座分享,又代表八和會館到學界介紹粵劇,他相信不必硬銷,只要輕鬆介紹粵劇再示範,即可引起新一代的興趣。他猶記得早前在教大講課談粵劇,幾堂課後有學生說買了戲票看他演出,「我很開心,覺得自己所做的事有回報,我初時入行的粵劇觀眾層也較年長,只要年輕人接觸過粵劇,或許有日他們會開始欣賞粵劇的美。」

演出場地增 新秀踩台板機會多

粵劇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後,本港演出場地及演出數量於十年間均有增長趨勢。

研究粵劇的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兼任教授李小良指,今年開幕的西九戲曲中心、一四年完成擴建的高山劇場,以至一二年活化為演藝場地的油麻地戲院,皆是於粵劇申遺後增設,「除了兩個大型場地,粵劇新秀有油麻地戲院作小型演出都很重要。」他亦指,政府撥款予粵劇發展基金及諮詢委員會,近年因而可舉辦新編粵劇比賽,有助鼓勵新人。

演出數目雖多 仍須努力創新

李小良續說,戲曲過去三四年的入場人次為本港藝術之冠,料跟粵劇演出數目多也有關係。雖然傳統戲寶可保入座率,惟他有感,本港粵劇於創新方面仍需須努力,除了依循傳統戲曲程式,亦要顧及近代觀眾的口味,編撰呼應現代社會的主題,亦可考慮非傳統藝術元素,如北京有戲班於數年前演出交響樂版《楊門女將》。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

為向年輕一輩推廣粵劇,新劍郎走入校園進行分享。受訪者提供
為向年輕一輩推廣粵劇,新劍郎走入校園進行分享。受訪者提供
新劍郎獲藝發局2018藝術發展獎(戲曲),以表揚他對業界的貢獻。受訪者提供
新劍郎獲藝發局2018藝術發展獎(戲曲),以表揚他對業界的貢獻。受訪者提供

除了演戲,近年新劍郎也積極擔當藝術總監、編劇等幕後工作。受訪者提供
除了演戲,近年新劍郎也積極擔當藝術總監、編劇等幕後工作。受訪者提供
粵劇申遺十年間,戲曲中心等演出場地增加。
粵劇申遺十年間,戲曲中心等演出場地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