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封主幹道,港府促大學校長處理。
大學生封主幹道,港府促大學校長處理。

這幾天,香港兩條主要交通幹道癱瘓,一是紅隧,另一是東鐵線及吐露港公路。後者令大埔、粉嶺及上水居民與巿區「失聯」,出巿區苦不堪言,要先去元朗再轉到巿區。造成這個情況,是源於十一月十一日開始的「黎明行動」,要癱瘓交通,逼巿民「三罷」。多所大學的學生參與行動,癱瘓自己校園附近的主要幹道。於是,中大學生佔據橫跨吐露港公路的二號橋,向吐露港公路及東鐵線拋擲汽油彈及雜物,癱瘓東鐵線及吐露港公路。

至於理工大學學生則佔據紅磡隧道對出的天橋,同樣投擲汽油彈及雜物,堵塞紅磡隧道。其實,其他大學同樣有類似行動,浸大學生堵塞浸大外的聯合道,港大學生則堵塞般含道一帶。

在各被堵塞的道路中,以中大負責的吐露港公路及東鐵線最為關鍵。於是,警方在周二嘗試驅散二號橋上的中大學生,但惹來激烈反抗,雙方在橋的兩端對峙互攻,令中大一度成為戰場。中大校方、教職員、學生要求警方撤離,以保護學生及維護大學自主,並獲得民主派的全力支持。

校長段崇智與警方談判,雙方達成協議,段崇智同意會由中大保安駐守二號橋,阻止學生堵塞吐露港公路及東鐵線,以換取警方的撤退。可是,警方撤退兩日,中大校方不但未能兌現承諾,吐露港公路及東鐵線繼續被堵,校園更被黑衣人佔據,成為黑衣人基地,公然在路上製造汽油彈,練習各種攻擊工具,打算與警方對決。

對於這個形勢,究竟港府如何應對呢?據說,港府希望給予大學空間解決問題,以免警方強攻造成嚴重傷亡。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奉命敦促各大學校長「做嘢」。但以昨天所見,似乎只有港大最為積極,港大高層先後出面勸喻學生不要違法,更有教授親自出手清理路障。至於中大、理大及浸大呢?至今未見有任何動作。據聞,港府內部有意見認為,最好由八大校長共同商討應付方法;但至今亦不見有這些舉措。有警隊中人直言,要警方奪回紅磡天橋及二號橋,其實並不困難,但就難免有傷亡;而且警方亦不可能長時間在橋上陣守,因此,警方亦最希望校方能自行解決問題。但新界北區巿民,又可以容忍多幾多天呢?


全文刊《星島日報》專欄「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