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學生及外來黑衣蒙面人事後全部撤出中大,棄守二號橋。
中大學生及外來黑衣蒙面人事後全部撤出中大,棄守二號橋。

上星期橫跨吐露港公路的中大二號橋被示威者佔據,癱瘓吐露港公路及東鐵線,同時導致警方介入,與中大示威者對峙。最後由中大校長段崇智同警方達成協議,中大校方承諾合力收復二號橋,阻止堵路,警方亦同意撤離中大。

可是,警方撤離後,中大卻變成由身分不明的黑衣蒙面人佔據,繼續佔據二號橋堵塞吐露港公路,製汽油彈、設路障、破壞中大設施,更在入口進行「入境檢查」。正當各方都擔心中大危機難以解除之際,上周五又出現戲劇性發展。中大學生及外來黑衣蒙面人全部撤出中大,棄守二號橋,而吐露港公路亦於翌日重開。究竟今次中大危機為何可以在短短數日內得以解除呢?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中大學生與外來黑衣人出現內訌。

今次反修例運動,所謂「和理非」與「勇武派」互相配合,對於勇武派的暴力行徑,強調的是「不割席」,甚至聲言「核爆都唔割」。中大在今次反修例運動中,是一個重要橋頭堡,學生甚至自稱為「暴大」,但今次黑衣人佔據中大校園,只有短短三日,與中大學生的矛盾卻已是無法化解。究竟黑衣人做了甚麼呢?

有中大校友在網上羅列外來黑衣人的「罪狀」,包括「有人亂開車而撞爛學校嘅車,噴污路牌,爆建築物,斬老樹,搵草地練火魔又唔熄火,甚至有人唔滿意中大學生會嘅幹事就話要用火魔攻擊佢」。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鋒亦撰文指控,「有部分人完全失控脫序不可理喻,不斷用武力威脅他人。當十二號晚副校長吳基培與一眾大學高層包括書院院長和學院院長前往二橋與手足商討保安組接管二橋方案時,已有人大聲向副校恫嚇『再講燒X埋你』;有人報稱在校園內險遭校巴撞倒,事後不但司機沒有向他道歉,他更遭人搜身;更甚者,當中大學生會代表在不同地方和手足溝通時,竟多次遭人以棒球棍及其他武器指嚇,又威脅會燒中大學生會會室及『炸X咗中大』佢」。他並質疑這些黑衣人若不是「鬼」就是「抗爭流氓」。

在過去五個月,黑衣人在社會上的暴力行徑,與他們在中大的破壞行為相比,完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對不同政見者的「私了」行為,更已到殘忍冷血無人性地步。可是,以民主派為首的所謂「和理非」,卻一直縱容這些暴力行徑,發動他們的輿論機器,動員支持者妨礙阻止警方執法。現在暴力落到他們頭上,才終於要「割」,可見「針唔拮到肉唔知痛」;但香港社會卻因為他們對暴力行徑的縱容偏幫而千瘡百孔。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