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鋼珠射傷的東九龍衝鋒隊指揮官黃家倫。何健勇攝
被鋼珠射傷的東九龍衝鋒隊指揮官黃家倫。何健勇攝

反修例示威引發警民衝突不斷,不少前線警員受傷,當中在東九龍衝鋒隊擔任指揮官的黃家倫,今年八月在黃大仙廟驅散示威者期間,嘴唇被人以丫叉發射的鋼珠擊傷,牙齒更當場碎裂,弄致滿口鮮血,至今尚未康復,慨歎近期執法是從警以來最大挑戰,但強調警隊上下一直致力保障市民安全,由始至終都沒有改變,「時間可以證明一切!」

由六月九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大遊行開始,五個多月以來警民衝突不斷,截至昨日共有四百六十名警務人員在行動中受傷,其中東九龍衝鋒隊指揮官黃家倫日前接受專訪,表示加入警隊十七年以來,歷經○五年韓國農民反對世貿部長級會議暴力示威、一四年佔領行動及一六年旺角暴亂,但暴力程度均不如近月示威,激進示威者使用的武器,殺傷力程度更愈見升級。

下顎缺少一隻牙齒的黃家倫憶述,今年八月五日奉命前往黃大仙龍翔道近黃大仙廟驅散堵路人群,不久有站在遠處行人路的示威者,突然以丫叉發射鋼珠,不但擊中其下唇,強力撞擊更導致口腔破爛,一隻牙齒斷成四截,滿嘴鮮血直流,感到無比劇痛,「啲血滴到成件衫都係!」

妻查問傷勢「有口難言」

不幸負傷後,黃家倫說當時獲同袍協助撤退至安全位置,登上救護車送院治理,妻子聞訊後發來WhatsApp語音信息,聽到她哽咽查問傷勢,但當時因嘴部受傷「有口難言」,於是以文字訊息回覆安撫,幸傷勢沒有大礙,不過由於鋼珠威力不少,至今口腔仍未完全恢復,故此仍未能接受植牙手術。

對於自己和同袍相繼受傷,黃sir坦言身為警務人員,「面對唾罵、危機,都心甘命抵」,但親人可能因此被連累,如示威者肆意揭露警員個人甚至身邊親友的資料,令他擔心就讀幼稚園的小朋友被部分同學及家長欺凌,又如親戚政見各異,其工作雖然得到太太支持,但對方姊妹站在示威者一方,雙方若討論有關問題隨時產生摩擦,「解決方法係唔提呢個話題」。

「時間可證明一切」

五個多月來的警民衝突,社會上不時有聲音指控警方濫捕、警黑勾結等,警員執法或有壓力,黃sir強調警察一直致力保障市民安全,由始至終沒有變過,他亦會提醒下屬,切勿忘記加入警隊的初衷及使命,只要警員持之以恒,盡心盡力履行職務,市民一定會感受到,「警隊每次遇到難關,同袍會更加團結。」

記者:陶法德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

黃家倫指警隊一直致力保障市民安全。何健勇攝
黃家倫指警隊一直致力保障市民安全。何健勇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