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民主派的全力游說下,美國眾議院及參議院先後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資料圖片
在香港民主派的全力游說下,美國眾議院及參議院先後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資料圖片

在香港民主派的全力游說下,美國繼眾議院後,參議院昨天亦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有關法案真正生效,最後一關就是由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由於法案是參眾兩院無反對下獲得通過,估計特朗普亦犯不着與參眾兩院對着幹,否決法案,因此,法案最終生效已無懸念。港府內部亦正在評估法案對香港的影響。至於一直游說美國通過法案的民主派,昨天就顯得低調,未有大肆宣傳自己「成功爭取」。

官府中人相信,《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最大的作用,是作為美中關係的一個籌碼,即當美國與中國對弈時,可以用法案向中國施加壓力,爭取美國利益。法案對香港最大的殺傷力,是可以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將香港與內地城巿看齊。雖然商經局局長邱騰華一再表示,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是由《基本法》賦予,但美國作為世界最大經濟體,若然它不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對香港的影響當然是非常巨大。

官府中人認為,法案要求美國政府每年就香港情況進行評估,這些評估要怎麼寫都可以,視乎美國如何計算其政治及經濟利益。但由於美國在香港有巨大利益,香港是美國唯一有貿易順差的地區,港府估計,即使法案通過,美國政府亦會審慎對待,法案暫時只會成為一把「懸劍」,用作威脅北京及特區政府;因此,港府估計即時沒有太大的實質影響,但對國際投資者而言,始終多了一個不確定因素,影響了投資信心。

港府另一擔心,是今次參議院通過法案,暴力示威者會視為美國政府對他們的支持,覺得自己有個大靠山,可能令港府「止暴制亂」的工作更為困難。

自由黨黨魁鍾國斌亦認為,特朗普是機會主義者,「最着緊是拎到咩着數」,不會不簽署法案,「參眾兩院都通過,兩黨又一直有共識,你話細比數就有得拗啫」。他又分析,無論如何法案通過對美方仍是利大於弊,尤其國務院每年遞交人權報告,「情況好唔好係美國佬自己寫」,美方以後每年都有籌碼和中方講數,「直頭好似孫悟空個金剛箍」。他又慨歎,港府錯失與美國斡旋的最佳時機,直言港府在華盛頓有經貿辦,當地官員報告曾與近一百名國會議員會面,但最終徒勞無功,直言港府今次過於被動「完全無料」、「全部都唔掂」,直言最應該的做法是「搵公司、律師做游說,同啲友善啲嘅議員傾」。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