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朱古力女工匠葉善媛(Whitney)今年首次參加世界朱古力大賽,決賽中贏得兩項銀獎。
港產朱古力女工匠葉善媛(Whitney)今年首次參加世界朱古力大賽,決賽中贏得兩項銀獎。

一顆手工夾心朱古力,蘊含着工匠的巧妙心思。由選取可可豆、烘焙到製成朱古醬,稍有差池便難以凝結成精緻的朱古力。經過反覆試驗及失敗,港產朱古力女工匠葉善媛(Whitney)終於摸索出代表香港味道的朱古力,並將作品帶到國際舞台,首次參加世界朱古力大賽,便於決賽中奪得兩項銀獎。對她而言,獲獎不僅是意料之外,更是她追尋甜點夢後的自我突破。 記者 林紫晴

Whitney讀初中時已對蛋糕萌生興趣,不時鑽研甜點書,更計畫畢業後到外國的廚藝學校學做甜品,之後半工讀努力儲錢。修畢食物及營養學學士課程後,她於一四年遠赴瑞士追尋甜點夢。

「在瑞士讀書時,顛覆了我對朱古力的概念。」Whitney在留學期間,接觸過各式各樣的甜點,對手工朱古力尤感興趣,「Chocolate Bon Bons(夾心朱古力)的外觀吸引,亦有很多變化。」走到瑞士街上,她發現有很多專售朱古力的店鋪,種類琳琅滿目,「甜點店有獨立的朱古力工房,超市又有一個角落擺滿各類型朱古力,這與香港很不同,感覺好新鮮。」

完成甜點課程後,Whitney在當地一家米芝蓮餐廳實習半年,日做十多小時的鍛煉下,加深了她製作朱古力的功力。為將當地朱古力文化帶回香港,三年前Whitney開設甜點店Les Petits Fours,將心思注入一顆顆手工夾心朱古力中,亦會開班教人做朱古力。

醬園麵豉靈感大爆炸

去年她參加品嘗朱古力課程,得知世界朱古力大賽將於今年八月舉行,於是決定參賽一展實力。比賽前約半年她已到處尋找靈感,除了到海味街搜羅合適的食材,又專程到醬園購入各款麵豉及蝦膏,更親嘗由姨媽釀製的梅酒及糯米酒,選出約十一款口味,包括薑蜜、芒果糯米酒、本地麵豉、荔枝木桶熟成梅酒等。當她選購不同產地的可可豆時很快便「碰釘」,「有些供應商的樣品豆好乾身,亦有些供應商要我以噸計購入,採購可可豆的過程真的很困難。」

要將「香港味道」融入朱古力之中,過程也不簡單,動輒要埋頭苦幹兩三日,Whitney表示,製作每種味道都要配搭不同口味的朱古力,「每款至少要試五六次。」調校味道後亦要為朱古力調溫,她直言過程很有挫敗感,「要讓朱古力凝結得好,表皮夠脆口、夾心夠順滑,溫度的控制非常重要,所以要摸熟每款豆的特性。」

首次參賽 捧成品赴台

經過反覆試驗及失敗,Whitney終於完成八款參賽作品,並帶到台灣屏東參加世界朱古力大賽亞太區賽事。因屏東氣溫及濕度高,容易令朱古力融化變質,故她要手持作品上機,確保運送過程不會出現保溫失當的問題。由她手造的朱古力亦從九百多份作品脫穎而出,率先奪得一金兩銀三銅六個獎項,上月底出戰決賽時,又再奪得兩項銀獎。

她坦言,沒想過首次參賽便獲獎,更是她追尋甜點夢後的自我突破,比賽過程令她大開眼界,例如見識到意大利榛子朱古力的優勢之處,「香港只有進口貨,但意大利卻有榛子原料,造出來的朱古力有明顯分別,所以我會再努力搜羅更優質的食材。」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