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家聰指自己被迫離職。資料圖片
羅家聰指自己被迫離職。資料圖片

交通銀行香港分行前羅家聰,今年10月離開工作長達14年的交銀,離職後他首次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指離職是由於資方認為港人代表中資銀行發言並不適合,他認為該舉反映香港中資銀行策略有大規模轉變。

羅家聰指,近來的社會運動加劇了公司内香港及中國員工之間分歧,內部氣氛變得緊張。羅家聰說,管理層對他有所不滿,特別是他曾在一次電台節目中,提到2003年沙士對香港經濟打擊大於近來的示威,說法與官方論調相反。他亦因曾經與同事分享一則經濟新聞,被管理層譴責,認為是批評政府。

羅家聰續說,相比起他在5年前「雨傘運動」期間公開評價經濟影響,公司現時的反應比當時激烈得多。由他個人在交銀的經驗可見,中資銀行開始改變在香港的策略,漸漸避免聘用本地青年。

有「香港末日博士」之稱的羅家聰,任職交銀香港首席經濟及策略師多年,10月突然離開交通銀行。他時常在各報章分析經濟大事及金融走勢,又經常接受傳媒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