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推行STEM教育多年,惟學校發展差異大,學者歸咎於欠缺STEM教育框架及評核指標。
本港推行STEM教育多年,惟學校發展差異大,學者歸咎於欠缺STEM教育框架及評核指標。

香港於一五年首度提出推行STEM教育,至今即將踏入第五個年頭。縱然政府大手灑錢,但學界有感推行進度依然緩減,今年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的諮詢報告點出教育期望、全港支援及長遠發展三大問題,揭示各校落實情況跟政策原意有落差。STEM是眾多國家推動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為探究本港STEM教育的發展步伐,本報將以系列報道檢閱其教育成效指標、師資培訓、課程設計,以至學生思維的培訓模式,再對照其他先鋒國家的政策,反思本港STEM教育的前路。

每日雜誌組

近年本港的STEM教育急速發展,部分表現突出的學校吸引外國學界前來取經,但同時有不少學校仍然處於起步階段。差異之大,有學者歸咎於本港欠缺STEM教育框架及評核指標,無所適從的中小學界一窩蜂購置硬件,卻未必想清楚實際用途,白白浪費發展資源,幾年前學界已預視了今日的問題。本港今年始有專責小組提出官方STEM教育檢討,再度呼應了學界幾年前對無方向發展的擔憂,反觀美國定下教育指標,每年撰寫報告檢討學與教成效,從而作出修訂。

STEM概念早於九○年在美國冒起,這門結合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的跨學科教育,着重發展學生創新思維、解決難題,為現今眾多國家推行教育改革必行的方向。港府一五年首於《施政報告》提出發展STEM教育,其後兩年分別向中小學撥款二十萬及十萬元,助學界拓展STEM教學資源。

斥資設實驗室不懂善用

觀乎過去三年STEM教育的落實情況,有「香港STEM教育之父」之稱的新一代文化協會科學創意中心總監黃金耀認為,政府撥款有助學界啟動STEM教育,有中小學的STEM教育表現突出,吸引外國學界來港借鏡,本港學界應用新科技的速度亦相當快。

然而,中大工程學院副院長黃錦輝有感,學界摸着石頭過河,表現參差不齊,「教育局沒有KPI(關鍵績效指標)讓校方評核教育成效,老師不知如何去做,近年有些學界一擲千金設立STEM實驗室,買完硬件卻不懂得善用。」

黃錦輝慨歎,盲追新科技無助發展STEM教育,早年他見政府未為學界定下檢閱教育成效的實質指標,今天發展步伐參差是可已預視結果,「資源投放後不能收效是最大的浪費。」學者的講法亦獲學界認證,青協青年創研庫今年初公布一項關於中學STEM教育的資源運用研究,結果顯示近四成受訪教師認為學校現時推行STEM教育最缺乏教育局的長遠規劃及清晰指引。

鮮有召集學界檢視成效

港大教育系助理教授黃家偉則認為,教育局近年主張讓學界校本發展STEM,雖然內部有檢討,但過往鮮有召集不同學界、教師及學者廣泛檢視推行成效,令學校須自行摸索推行目標及方式,發展迥異,「推行STEM幾年後,學界是時候需要一個全面綜合性的討論。」

事實上,今年六月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的諮詢報告同樣提到,學校間推行STEM教育的起點和進度各有不同,教育局應更清晰界定STEM教育,闡明對中小學的教育期望,並提供學習框架或課程指引,協助學校推行STEM教育。

外國看重升讀STEM人數

放眼外國推行STEM教育的經驗,多國均有清晰的推行目標,並可通過數據及報告展示成效(見表)。其中南韓及英國均注重師資培訓,前者於一二年推行STEAM(即在原本STEM加入藝術範疇 )教育政策,為教師提供基礎及進階STEAM課程,三年間已有近一千六百名教師完成進階課程;英國STEM Learning Limited每年均撰寫報告,檢視中小學STEM教師人數,截至去年中,已有八成四的小學有最少兩名STEM教師,八成六的中學有最少六名STEM教師。

至於美國在前總統奧巴馬上台後,積極鼓勵STEM發展,愛荷華州政府在一一年提出STEM教育戰略計畫,以改善中小學生科學、數學及閱讀的興趣及成績,從而增加年輕人在大學選科時,報讀STEM相關學系的人數為目標,並由州內三所大學學者組成監察小組,制定一系列評估準則,每年提交報告。根據最新報告指出,一七年參與計畫的學生於數學、閱讀及科學的成績,平均分較一般學生高二至三分,同年於大學報讀STEM相關課程的學生人數,比一三年增加兩成,以確認計畫方向正確。

教育局一六年公布《推動STEM教育—發揮創意潛能》報告,當時提出六大發展策略,當中包括更新科學、科技及數學教育課程指引、檢視良好示例等。回首政策原委,當年有份提意見的黃金耀指,政府雖有支援,但不少學校至今未達到STEM教育原本提倡的跨學科學習,未成功鼓勵學生創意或以STEM處理日常疑難。

倡分階段評估確立持續性

局方曾期望推動STEM後,於培育學生、教師訓練、社區協作等五方面見成效。黃錦輝認為,教育局的預期成果只是籠統目標,評定STEM教育成效須較仔細的指標,其中一例是日後升讀相關學科的人數。黃金耀認為,教育局應鼓勵學界於中三進行專題研究,作為STEM知識的階段性評估。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認為,教育局目前似乎視STEM為學校的課外活動,而非常規課程的一部分,因此未有具體指標審視成果。他認為政府應先確認STEM教育的性質,「如果STEM是科學教育的一部分,政府就要投入資源,改變現有關課程編排及師資培訓,現在一筆過撥款的做法,說明政府沒有視STEM教育為持續性的工作。」

就欠缺STEM框架及評核指引,教育局回覆,學校一般已訂定發展計畫,按校本情況循序漸進推動STEM教育,部分表現出色的學校能就不同主題,與其他學校分享經驗,局方將持續檢視學校的需要提供支援。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