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新娘化妝師於社交網站撰文指星期四完成十多個小時工作後,新人竟然拒絕繳付尾數,更肆意侮辱,她只好報警求助。帖文上載一日已有超過一萬名網民表達心情,超過2000人分享帖文。有當日出席的新娘姊妹反擊,指控化妝師於全日17個小時內只補妝4次,做事亦無交帶;而新郎就澄清沒有打算拖尾數,反而是化妝師咄咄逼人,又指責對方擅自改動單據收費。

新娘化妝師April星期五於個人facebook撰寫千字文講述當日的情況。她憶述該客人由試妝至結婚當日已經不時板起臉,說話亦無尾音,一副命令的態度。亦有姊妹化妝師同行被她責罵:「你知唔知自己做緊乜嘢,自己化緊邊個都唔清楚嘅咩,不知所謂!」新娘亦試過拖着裙擺,瞪大眼睛說:「你係咪唔識過嚟幫我一下」,令April非常難受。最後她完成18個小時工作,準備向新人收取尾數離開,惟對方指她工作有一半時間都坐着,亦沒有隨時候命,「憑甚麼要出埋另一半訂嘅尾數」。April最後決定報警,但警察指無權要求新娘付錢,而在警察離開後,有20多位男女家的親戚圍住她肆意侮辱,有人叫她「賤人」、「做人點解我可以衰到咁」、「鍾意唔俾錢咪唔俾錢囉,小額錢債都冇用嘅,慢慢追啦你」。她難忍受辱痛哭,新郎兄弟更模仿其哭聲奚落,直至凌晨12:30,April終於收到尾數,新人更用一個一個毫子數給她的的士費。她指自己在此事上了深刻一課,以後要收到尾數才開工。

其後,有新娘姊妹作出反擊,指網民不知就裏群起攻擊。她反指化妝師未有做好其本份,未有主動為伴娘設計髮型,反而將責任推諉於對方「唔自己行埋去」。該姊妹又指April 17小時內只補過4次妝,每次都要姊妹提醒才去補妝。第三,晚宴時份她亦未有走到台附近準備補妝,證婚後新娘哭花妝容仍未有主動幫忙。最後,姊妹指化妝師當日「報大數」,將原本$31.8的的士錢說成$70。

而另一名姊妹則指化妝師出外景時不知所蹤,晚宴時又反鎖自己於新娘房,行為沒有交帶。她又指化妝師收尾數時被告知新郎正在影相,對方隨即發爛指新人不付尾數,警告要計加班費,否則報警。

當日負責為新人拍攝的攝影公司PRO MOTION WORSHOP就事件作出回應,指當日攝影組工作忙碌,對事件毫不知情,所以不評論事件。然而,公司指當日完成拍攝工作後,新郎「走過去熱情地逐一和拍攝組握手和多謝我們」,亦有繳付尾數。最後公司亦補充一句指化妝師的指控是「單方面」,「仔細留意化妝師的文字,最後是寫收到尾數」。

新郎回應表示,他與新娘兩人並無打算走數,惟化妝師在兩人送客拍照時不停追討,他們原想在完成送客後支付尾數,卻換來對方回覆:「好!你哋有10分鐘時間!10分鐘後開始計時!」隨後一眾兄弟發現化妝師私自更改單據,將提早到場時段收費由300一小時改成500元,於是希望等待一對新人確認,但化妝師再三質問:「係咪唔俾錢?!唔俾我報警!」經警察調停後,化妝師成功收取尾數,而所改動的費用因沒有附上簽署而不應支付。新郎指控化妝師「意圖欺騙,態度非常差,本末倒置更沒有專業操守」,又澄清沒有動員親戚將她圍住侮辱,一切只是對方的片面之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