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婦女中心協會分析過往5年、913個涉及家庭暴力的來電,發現受害人呈年輕化趨勢,2011年至12年以40至49歲群組為主,分別佔三成八及三成七,至13至15年集中於30至39歲群組,分別佔四成五、四成六及三成七。

中心近3年接獲家暴個案亦有上升,由13年4月至14年3月的131宗,升至15年4月至16年3月的206宗。

涉及家暴的求助人以往多是全職或自僱婦女,近年則以家庭主婦為主,13至15年分別佔求助個案五成六、四成六及四成八。求助人以新來港婦女為主,近三年佔個案六成至六成半。

中心再訪問39位遭受家暴主動求助的婦女,發現施虐者主要為丈夫,佔七成二。八成七個案涉及身體虐待,五成六涉精神虐待,近半人被超過一類型的虐待。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服務督導莊子慧表示,主婦在經濟、住屋依靠丈夫,「她們好難走出一步,特別是有子女,怕之後沒有地方住、不夠錢養育。」長期留在家,令受虐婦女承受更大壓力,甚至「等子女成人,才決定離婚」,擔驚受怕更長時間。

協會又指,新來港婦女在本地家庭支援薄弱,「娘家不在港,有事都難找家人幫忙,或返娘家住。」施虐的丈夫或認為她們孤立、「靠哂我」,更易落手或出言侮辱。

協會總幹事廖珮珊表示,現時警方處理家暴手法倒退,未有依循指引,按社署指引,警務人員在家庭暴力事件現場「不應該詢問受害人是否希望疑犯提出刑事起訴及是否準備出庭作供」。然而,有部分受虐婦女表示,曾遭施暴報警,但警員不斷催促她決定是否「告」其丈夫,亦有警員只擔當和事佬「勸交」,或表示證據不足「告唔入」,甚至以起訴施虐者會影響家人及子女為由,建議受虐者銷案。

廖又指,有家暴個案表示曾受警員無禮對待,包括遭丈夫掌摑、用拳頭打肩膊,但警員向她暗示不用驗傷,「你傷勢唔係好嚴重啫」;落口供後向警員詢問案件進度、未來如何跟進,對方竟以粗聲氣回應「你無權知」。

廖質疑警方漠視家暴受害人感受及權利,拒絕合理要求,不近人情。報案不被重視,只會令受害者選擇啞忍,不再求助,引致隱性家暴。

協會要求,前線執法人員檢討現行制度及指引,加強性別敏感度培訓,嚴肅對待家暴個案;增設對受精神虐待的家暴受害人驗傷的權利。當接獲家暴求助,警方可即時通知社署社工提供急切支援,包括到現場了解及輔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