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文蔚坦言接受魔鬼教練特訓「跑到喊」。
楊文蔚坦言接受魔鬼教練特訓「跑到喊」。

在亞洲田徑大獎賽打破港績、跳過1.88米奪金的港隊跳高女神楊文蔚(Cecilia),到今天仍難掩興奮,說起話來七情上面,講跳高、談家庭、論男友,絕不扭擰。在魔鬼教練的「變態式」特訓下,她試過「跑到喊」;曾與細佬逼住百呎劏房亦無自怨自艾,但就埋怨男友不懂幫自己影靚相,言行盡顯大情大性的少女本色。躍過1.88米的背後,某程度上因為有這股青春的灑脫吧。

上月底在台北舉行的亞洲田徑大獎賽現場,22歲的香港跳高美少女楊文蔚成為全場焦點,有台灣粉絲甚至一早守在田徑場一角,高舉相機瘋狂攝下她躍杆前後的一舉一動,絕不容錯過一格。

楊文蔚笑着解釋,去年5月在台灣造出1.83米的成績後,台灣傳媒爭相報道,她個人專頁的粉絲數目由原本的2000多人增至7000人,當中絕大部分來自台灣,「有些台灣運動員及台灣人都會私下問我幾時再來台灣比賽,然後很低調到現場支持我,我一跑去跟教練傾談,已經感覺有人舉起相機狂影,事後更傳相給我。」

她知道有粉絲金睛火眼全程盯着,亦沒太大心理壓力,「可能因為這一年訓練,加強很多體能訓練,所以更有自信心。」果然輕鬆三跳,她三度打破自己保持的香港紀錄,最後更跳過1.88米奪金,一躍成為世界第9,亞洲排名僅次於國家運動員鄭幸娟的1.91米。

她很興奮,旁邊陪伴她的教練溫達勇卻緊張到胃痛,就算賽後港隊拉大隊打邊爐,教練也吃不下。原來有人比她更着緊。「他之前好少讚我,無論我做得幾好,他都會雞蛋裏挑骨頭。」楊文蔚談起這位魔鬼教練,忍不住撒嬌式埋怨一番。

她原本是打排球的,因高度優勢,一跳起就「封死人」,扣殺「揼釘」無人能擋。她自覺彈跳力不錯,膽粗粗報名陸運會跳高項目,隨便單腳跳起轉個身,就摘下銀牌。那時中學田徑隊教練溫達勇見她「骨格精奇」,便找她開展特訓,一練就9年。

期望高,要求亦高,楊文蔚半激動半說笑地說,「他只會鬧我!」教練帶她去跟名校生一同練習,「對方動作做得不標準,教練不鬧,還說『幾好幾好』,我明明做得比人好,他硬要找些很雞毛蒜皮的事罵我。」她心肺功能差,不愛跑步,不過魔鬼教練總是逼她跑圈減磅,每次講好跑半小時,最後一定有多無少。

「他要我穿長衫長褲跑來焗汗,已跑了45分鐘,最後一圈還走到我背後推着我跑,跑多400米,我跑到喊呀!」教練想訓練她韌力,就算8號風球,也要她到戶外跑圈,「有時要我跑飛鵝山,他在旁邊駕車,我若跑慢了,他會立即響咹,跑到我就暈!」

不過嚴師也有感性時,有段日子楊文蔚突破不了心理關口,比賽表現一團糟,她自責不已,眼淚直奔,教練感慨說︰「我不想見到那麼勤力的運動員,練到一頭牛似的,但就甚麼成績都無。」這番話她記到今天。

楊文蔚說起話來七情上面。
楊文蔚說起話來七情上面。
楊文蔚每提到男友都甜絲絲。
楊文蔚每提到男友都甜絲絲。

吝嗇讚賞的還有她爸爸,今次終於肯稱讚她,「爸爸都不讚我,今次是第一次讚我叻女。」她不介意談家庭,盡管父母在她6歲時已離異,撫養權雖歸父親,她卻跟弟弟隨祖母同住。由細到大,她做任何事都只跟自己交代,「中學揀科、考入港大讀市場學、商務設計及創新的雙學位、做全職運動員等,都是我的決定。」

16歲時,祖母離世,她與弟弟搬住大圍劏房,「100呎單位,月租3000多元,住兩個人。」在內地做生意的媽媽每月寄錢給她租屋,爸爸則給買餸錢。她有時也會埋怨,為何既要讀書、又要照顧弟弟、拖地、熨衫、洗碗、買菜樣樣做齊,不像其他同學可專心讀書,「有時自覺有雙重人格,可以玩得好癲,可以很獨立。」

老人精的她做起事來,遠比男友成熟。她與讀牙醫的男友一起4年半,拍拖未夠1年已見家長,甚至跟對方親戚拜年,關係穩定。原本她計畫與打乒乓球的男友在8月雙雙出戰台北世大運,可惜男友過不了內部遴選,「他份人比較懶散,不常練習,我經常督促他。他知道去不了比賽,好失望,自比廢青,我只好安慰他,鼓勵他下年再努力,因下年比賽地點是意大利。」男友聽罷,笑逐顏開。

但她最不滿男友不懂幫自己影靚相,「我做兼職模特兒,除了賺錢交學費,也因自己鍾意影靚相。男友不懂影相,次次影全身總要裁走我對鞋,又不懂攞角度,影得很差。」貪靚的她試過化妝跳高,「我見到其他選手化妝,自己又化,誰知化完後跳得好差,自此便不再帶妝上田徑場。」更何況男友跟她說,不化妝更美。

這一年間,她一跳成名,成為風頭躉,她反而想趁尚有一點影響力時,告訴學生及家長︰「運動改變了我,我曾經是街童、是廢青,五六年級時最反叛,寧願坐公園,也不想回家,是運動令我有了目標。」

功利一點看,運動不止令她找回目標,也助她升學,甚至讓她在體院認識到如膠似漆的男友。是的,跳高和男友,仍是她人生最重要的兩件事。

記者 王東亮攝影 黃賢創

原文刊星島日報

談到各類話題,她都絕不扭擰。
談到各類話題,她都絕不扭擰。
運動改變楊文蔚,令她有了目標。
運動改變楊文蔚,令她有了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