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巴爾(左)在摘要中指沒有充分證據足以控告總統特朗普妨礙司法公正,米勒表示反對。  AP圖片
對於巴爾(左)在摘要中指沒有充分證據足以控告總統特朗普妨礙司法公正,米勒表示反對。 AP圖片

負責調查「通俄門」的特別檢察官米勒,月前向司法部提交了調查報告後,餘波未了。米勒於3月底去信司法部長巴爾,指巴爾其後寫給國會議員的4頁長報告摘要,並沒有全面掌握整份報告的「前文後理、性質和內容」。對於巴爾在摘要中指沒有充分證據足以控告總統特朗普妨礙司法公正,米勒表示反對。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巴爾於3月24日把摘要提交上國會3天後,即3月27日,米勒便去信巴爾,表示反對巴爾在摘要中所作出的描述。在摘要中,巴爾清楚指沒有充份證據顯示特朗普妨礙司法公正,而他的競選團隊也沒有私通俄羅斯干預2016年的大選。

不過,米勒在寫給巴爾的信中,指巴爾所寫的摘要,沒有完全掌握全長448頁的調查報告的「前文後理、性質和內容」。傳媒沒有具體透露米勒反對摘要中哪些部分。司法部一名女發言人周二晚指出,米勒對摘要中所描述的要點,缺乏前文後理作參考,感到懊惱。

米勒在信中說:「現在,公眾對我們的調查結果的重要部分產生混亂。司法部當初委任特別檢察官調查『通俄門』的主要目的,是要確保公眾對調查結果完全有信心,但目前的情況威脅破壞這個目的。」他要求巴爾公開那份調查報告的引言和執行摘要。這樣有助減少誤解,並解答國會議員及公眾對調查結果的性質和疑問。

司法部官員透露,巴爾希望一次過公開那份報告的刪節版本(刪除一些不可公開的敏感內容),而這個過程可能需要數周時間去處理。經過刪節的報告,已於4月18日公開給公眾閱覽。

在野民主黨一些議員批評巴爾偏袒特朗普,但巴爾一直為自己的做法辯護。巴爾定於周四出席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回答議員質詢,是自從調查報告發佈以來,他首次直接面對國會議員。不過,司法部表明,如果該委員會堅持安排其律師提問的話,巴爾不會出席聽證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