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日報 頭條網 - 16/5/2018 出賽馬匹 上次競賽事件摘要
馬會新聞
  
16/5/2018 出賽馬匹 上次競賽事件摘要

第 一 場

「星光大師」(T405) 被查詢時,騎師表示,過了千二米處後,坐騎開始外閃及搶口。他說,他曾大力收緊右邊韁繩以嘗試在領放下減慢步速,因為他留意到賽事步速甚快。他說,他持續大力收緊右邊韁繩以確保坐騎不會移離內欄,並以圖減慢步速。然而,坐騎於賽事中段在領放下過於搶口,並且未能穩定走勢。(598)

「堅離地」(A235) 首次趨近終點時收慢以取得遮擋之際搶口及難以穩定走勢。趨近及跑過千二米處時十分難以穩定走勢,接近千一米處時勒避他駒的後蹄之際向外斜跑,因而在沒有遮擋下走大外疊,其後於對面直路上獲許上前領放。(618)

「駕悅」(S241) 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末段在他駒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終點。(623)

「上浦將王」(A084) 跑過二百米處時,向外移出數條跑線以望空。(622)

「天賦致寶」(S417) 跑過三百米處時向外移出以推進。末段在推進至窄位之際被他駒稍微帶向內跑。(623)

「金叻星」(S113) 三百米處時騎師跌掉馬鞭。(623)

「升力」(N294) 出閘十分緩慢,因而失地甚多。趨近終點時正以勁勢衝刺之際大力勒避他駒的後蹄及向外斜跑,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終點。(530)

「雄獅動力」(A122) 趨近及首次跑過終點時在一段途程上,在收慢時十分難以穩定走勢。(595)

第 二 場

「再創商機」(V340) 接近六百五十米處時開始搶口,趨近六百米處時須勒避他駒的後蹄。(532)

「自由旺」(A209) 最後二百米在催策下內閃及難以策騎。(585)

「常豐裕」(A266) 接近終點時收慢避開他駒後蹄,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終點。(596)

「銀亮之星」(B027) 起步時被碰撞。(580)

「大四喜」(A301) 入閘後煩躁不安,將頭低俯,導致其騎師須下馬。最後五十米在緊迫競跑之際未能全力用鞭。其後於接近終點時在持續緊迫競跑之際向內斜跑,並挨擦一駒。(596)

「多多勁驥」(S385) 出閘緩慢,其後收慢避開他駒後蹄。其後受催策以佔取更前的位置,接近一千一百五十米處時處於窘境。繼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580)

「至尊大師」(A357) 過了千二米處後在搶口之際數度昂首。獸醫於賽後檢查此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翌日再次接受獸醫檢查,被發現右後腿不良於行。(531)

「自動波」(A027) 接近一千米處轉彎時在難以穩定走勢之際數度昂首。(599)

「喜奔騰」(B143) 被查詢時,騎師表示,前往閘廂時,坐騎急促向外斜跑,他因而被拋下,人馬無恙。他說,他被拋下後,坐騎仍在其附近,他因而能捉回坐騎,其後坐騎在儀仗馬陪同下前往閘廂,當時並無出現煩躁。他說,他根據策騎指示,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催策坐騎以佔取前列位置,其後於過了九百米處後首次轉彎時,他能佔取領放馬之後有遮擋的位置。他說,坐騎於中段傾向外閃移離內欄,他因此須催策坐騎以確保牠能盡可能靠近內欄競跑。他又說,他於直路早段催策坐騎,其後坐騎於最後三百米轉弱,走勢尤其令人失望。獸醫於賽後檢查此駒,內窺鏡檢查顯示此駒的氣管內有很多痰。(539)

第 三 場

「開心大師」(B222) 於賽前一天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右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591)

「睡眠大學」(A362) 於賽前一天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563)

「上浦猛將」(P429) 入閘後煩躁不安,向前衝撞,大力觸碰閘廂前門。其後被牽出閘廂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此駒不適宜出賽。小組按照獸醫意見著令此駒退出。(583)

「聰明申報」(S436) 抵達起步點後,騎師表示對坐騎的動作有疑慮。獸醫檢查發現此駒右前腿不良於行,因而認為牠不適宜出賽。小組按照獸醫意見著令此駒退出。(562)

「皇仁先鋒」(A381)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在他駒後蹄內側處於窘境之際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導致騎師須停止催策及修正坐騎。就在終點前被碰撞。大部分途程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600)

第 四 場

「獻惑」(A146) 於賽前一天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601)

「勁嘉輝」(T236) 被查詢時,騎師表示,當他以右手握鞭力策坐騎時,他的馬鞭於接近一百米處時卡在坐騎的胸帶下。他說,他嘗試拉扯馬鞭以從胸帶下抽出馬鞭時,他的右肩半脱臼,使他未能於最後一百米力策坐騎。(586)

「安友」(V291) 過了一千米處後走外疊,沒有遮擋。(618)

「奔馳寶馬」(V038) 趨近及跑過千三米處時於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在勒避他駒後蹄之際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將頭轉側及外閃。(601)

「滿載而來」(V182) 獸醫於賽後報告,此駒左邊鼻孔有血。其後,內窺鏡檢查證實此駒流鼻血。(401)

第 五 場

「喜菜」(T284) 一百米處,其騎師的馬鞭被另一位騎師的馬鞭擊中脫手。(581)

「獵狐者」(V221) 賽後,獸醫報告,此駒流鼻血。(015)

「執到笑」(B130) 趨近二百米處時勒避他駒後蹄。(560)

「真心意」(S428) 騎師於賽後報告,坐騎動作感覺欠順。(559)

「響噹噹」(A062) 跑過千一米處時,儘管跑來搶口,但一度在他駒後蹄內側處於窘境之際昂首。(588)

「明月昇輝」(A324) 一百米處被挨擦。(596)

「八心之友」(A007) 接近七百五十米處轉彎時處於窘境,繼而向外斜跑避開他駒後蹄。其後走外疊,沒有遮擋。(617)

第 六 場

「超好玩」(T024) 起步時被碰撞。(540)

「綠勇士」(V126) 過了一千米處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547)

「勇敢傳說」(A260) 賽後接受獸醫檢查,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翌日再次接受獸醫檢查,被發現左前腿不良於行。(607)

「越感」(T273) 跑過八百米處時在搶口之際昂首,靠近他駒後蹄處於窘境。(602)

「清福」(A364) 在離開閘廂時失去左前蹄的蹄鐵。六百米處於一段途程上處於窘境。其後走勢強勁,持續十分靠近他駒後蹄競跑直至入直路。(600)

「餘皇」(B155) 儘管於早段受催策,但未能加速。(620)

「話得事」(A162) 在配鞍房內重新裝上右前蹄的蹄鐵。其後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此駒適宜出賽。過了一千米處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跑過八百米處時獲許上前領放。(516)

第 七 場

「勁哥兒」(A134) 出閘時與他駒互相碰撞。(597)

「鵲橋飛渡」(A247) 自入直路後不久嚴重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接近一百米處。末段在他駒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後向外斜跑。(553)

「貨如輪轉」(A286) 於趨近及跑過二百米處時難以望空。(619)

「太聰明」(A366) 被查詢時,騎師表示,策騎坐騎在馬群之後切入後,坐騎於早段及中段須居於中間之後位置。他說,接近千二米處跟隨一駒時,已在坐騎前面斜跑的該駒被騎師向內移回。由於他認為該駒的騎師這樣做是為了確保該駒繼續走第二疊,他遂選擇於趨近千一米處時將坐騎向外移出,希望迅速超越該駒,佔取第二名馬匹之後有遮擋的位置,當時第二名馬匹在第三疊大約中間位置競跑。然而,過了千一米處後在推進至他一直跟隨的該駒外側時,坐騎被該駒碰撞及帶出更外疊,當時該駒向外移出以佔取第二名馬匹之後有遮擋的位置。這導致坐騎被迫走第四疊沒有遮擋的位置。他續說,雖然他可約束坐騎以重新居於他一直跟隨的該駒之後,但他並不認為此舉會符合坐騎的最佳利益,皆因他已頗用力催策坐騎,他認為他必須大力約束坐騎才得以重新佔取該位置。他因而選擇繼續上前,居於領放馬外側,以避免不必要地多走腳程。(629)

「騰煌」(S447) 早段在收慢以嘗試取得遮擋時走外疊,沒有遮擋,過了千七米處後獲許推進至較前及靠近內欄的位置。(597)

「開心日子」(A333) 接近三百五十米處時受困,跑過三百米處時向外移出以望空。(597)

第 八 場

「開心駿馬」(V008) 被查詢時,騎師表示,他獲指示讓坐騎領放,因為賽前認為坐騎沿欄領放時表現最佳。他說,自外檔出閘後,他須消耗坐騎大量氣力以超越一駒,而他能於接近千二米處時做到。他說,儘管在一般情況下他會留居領放馬外側位置,但考慮到策騎指示,他其後於趨近一千米處時容許坐騎持續上前領放。獸醫於賽後檢查此駒,發現此駒右前腿不良於行。(563)

「金如意」(A172) 跑過千一米處時被帶出更外疊。被迫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直至趨近六百米處。(605)

「雷公鑿」(V279) 於起步時被碰撞,其後向外斜跑,碰撞一駒。其後儘管受力策,但未能加速。過了千二米處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