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京,餐廳多數已於帳單上收取10%-15%服務費。所以旅客可以考慮是...
西貢墟
  提起西貢半島,你會想起長嘴、短嘴、浪茄三嘴、蚺蛇尖、石屋山或棺材角,那些一級遠足地點確具吸引力,但要有一定體能及意志才能順利完成旅程。往西貢墟近郊菠蘿輋路黃竹洋山村就輕鬆多了。

  菠蘿輋大道 靜美鄉郊公路

     古道、西風、瘦馬,一種古典、氣韻文化氛圍瀰漫,令自然及人文景物融匯,旅人在其中更為浪漫。漫步在西貢墟北半山腰間的菠蘿輋路,放目西貢內海,星羅棋布精靈小島,沒有旅人不受感動,攝影機不停運作,留下蹤影長留回憶美景的延續。從西貢墟(近天后古廟後鄰)進入躉場村,定眼所見發覺東南亞傭人頗多,穿插於丁屋村巷,路過油麻莆、上下躉場村接配水庫附近右接菠蘿輋路,望東平衡路面放步,沿途車輛漸少,空氣清新,樹木高大,常見木棉樹、大紅花、蕉林、山邊斜坡小花園等等,令遊人看到恬靜一面,豐富閣下對植物、昆蟲及飛禽的認知。搖首右望南面遠處,西貢內海動感海面船艇穿梭,白雲藍天碧海,帶動茈R滿生機一面,令人們無限反思生存意義,遙想世界各地天災人禍,更珍惜這香港福地。

     走在這菠蘿輋大道,沿途多個路口右下,都不要進入,沿路東行,遠大高山為金鐘山、九曲山,馬鞍山隱沒全不露臉。遇隔坑墩路口涼亭不久,留意路左支路,遇分岔路口要靠左入,傍山邊前行數百碼,當公路走下坡時,止步且捨公路左入林中泥徑(路口有麥徑指示路牌)。此後近一小時林中漫步,途中見麥徑第四段,左上黃竹洋山登山路口,直出黃竹洋村。村校三德學校在古樹林中,風聲過處,殘牆敗瓦,永遠消失的讀書聲換來蟲鳴蛙叫,兩三排村屋門戶大開,不見村民迎客,卻是屋內家具東歪西倒,一片劫後餘生場面,只有個屋中仍屹立重要神櫃,李氏歷代祖先牌位仍然擺正。

  西貢海 波平如鏡

   黃竹洋路南下,面對前方西貢海,海光山色不在話下,常海遊郊遊者會分辨哪是橋嘴島、糧船灣洲、滘西洲、鹽田仔、洋洲、大洲、白沙洲等等,還有路右西北大山谷下的三尾腹地(朗尾、沙角尾及龍尾)全覽無遺,從地形上觀察,不得不佩服昔日村民建村選址高明,背山面海溪流貫穿其地(馬西石澗坑槽水),潤育多少代村民。雖然近數十年來遠走他鄉,別井離鄉,那是當局者置漁民於死地結果,一心使香港地打造國際品牌,自由民生果真如此不濟?當下達大網仔路時,小心橫過公路,望海濱下海岸走去,沿海濱大道步返西貢墟,當有意想不到尾程舒暢。

  黃竹洋 全覽三尾腹地

   離別黃竹洋村(尚餘一居民暫住),村前社稷仍現魅力,走近細看,「大王神恩」、「大吉」貼紙仍在,正中神碑卻是「社稷保民大王」,有別於一般土地或福德正神。村道兩旁樹高草茂,惹來特別多草蜢,綠色保護色只有在跳躍時才感覺其蹤[。忽然想起昔日旺角雀仔街,雲集各種雀鳥外,另一待價而沽便是一竹籠一竹籠草蜢,看者議論紛紛,那些草蜢是本港還是來自內地?

     離村百碼回望黃竹洋山下,村屋隱沒在綠林中,村道兩旁田野(四十年前曾穿走過,村前是大片田園,走過田園穿過一片村林便出接木棉山,山頂可廣覽西貢內外海、企嶺下海風光,當然還有那高聳馬鞍山)完全淹沒草林中。走過一段恬靜黃竹洋路,偶爾遇上一兩對也許為「毅行者」活動跑山者,心堿O祝福他們還是要鼓勵他們?很是矛盾。表面上為慈善而行而跑而付出汗水,實質回心一諗,慈善是否一定選麥徑長走?此活動參加者一年比一年多,肯定受歡迎,然而總有疑問,數千人在百公里麥徑中走動,要動用多少人力物力,而是否會為大自然帶來不必要傷害?即使傷害輕微,人們為所謂世間榮譽感(相對為虛榮感)所付出一切才是值得深思及反思,不用說參賽後帶來後遺症,肯定這活動與健康身心徒步登山遠足完全沒關係。

  遊黃竹洋資料及路邦

交通:鑽石山巴士總站乘92或96R(假日路芋^直達西貢墟。
特別注意事項:西貢墟沿菠蘿輋路往黃竹洋村步程約兩小時,黃竹洋村經沙下海濱回西貢墟步程同為兩小時,易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