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業界認為本港缺乏基因組醫學專才,急需增加相關培訓。
新一份《施政報告》提出推行大型基因組測序計畫,應用基因組醫學,贏得創科及醫學界掌聲。治療癌症的標靶藥物,背後正是基因組醫學,但醫生指出,本港處方標靶藥依賴外國數據,療效往往出現誤差,加上日本、新加坡及泰國等地近年陸續開展大型基因組測序計畫,本港有必要急起直追。創科業界更看好基因組醫學發展,認為本港的地理優勢利於結合中西數據,為病人找出最適切的治療方案。不過,本港未有為基因檢測服務設立指引,加上本地基因醫學人手有限,難以提供基因諮詢服務,刻下成為業界發展的絆腳石。

記者 郭增龍 李卓穎

為改善本港疾病防控,昨日發表的《施政報告》提出大型基因組測序計畫,通過建立本地人口的基因組數據、測試設施和人才庫,以促進基因組醫學的臨牀應用及創新科研。據了解,政府會在未來兩個月成立專家小組,成員包括港大、中大、科大及醫管局的基因專家。縱然細節未明朗,醫學及科研界已紛紛讚好,更認為計畫應及早執行,以免落後於鄰近國家。

歐美日星泰已進行計畫

基因組測序的醫學用途廣泛,除了可用作疾病篩查外,更可為病人提供個人化治療。港大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臨牀副教授鍾侃言表示,8成的罕見病與遺傳有關,建立本地人口的基因組數據庫,有助醫生及早確診罕見病人。此外,用作治療癌症的標靶藥物,亦是針對特定基因變異的癌症。然而,鍾侃言指出,由於本港未有大型基因組測序數據,醫生處方標靶藥物時,往往要依據外國的數據及治療方案,惟歐美人士與亞洲人的基因排序不盡相同,部分對歐洲人療效顯著的標靶藥物,亞洲病人服食後,進展差強人意。他相信,建立本地基因組數據庫後,將有助找出最適合的治療方案。

倡河套創科園設數據中心

由於基因組醫學影響龐大,英美澳加等發達國家,近年相繼完成大型基因組測序的工作,鍾侃言以英國去年發表的報告為例,報告集合共10萬名罕見病及癌症患者的基因組,單是數據收集及整合的工作,已花費超過5年時間,證明項目龐大且費時,因此,本港需要及早開展計畫,避免落後太多,「日本、新加坡,甚至是泰國,都在近兩年開始進行計畫,香港再不馬上做,就是太慢。」

事實上,本港在基因組醫學上亦有卓著成績,其中中大醫學院副院長盧煜明研究的無創產檢技術,在國際屢獲殊榮。然而,建立基因組數據庫花費隨時上億元,一般大學研究基金難以負責,據了解,政府有見上述情況,遂決定主動斥資解決問題。
基因檢測服務公司Sanomics行政總裁施明耀更認為,本港具備成為中西基因數據中心的優勢,「內地的基因數據不可出口,本港創科公司未來可利用落馬洲河套創科園的獨有優勢,成立數據中心,結合中西數據,找出最佳的基因治療方案。」

欠檢測指引 僅半數醫生試用

基因組醫學除了檢測癌症及罕見病外,亦可應用至糖尿病等不同疾病的檢測,惟相關應用在港一直難以推廣。GemVCare營運總監林憬波表示,其公司可預測高風險糖尿病及糖尿併發症患者的檢測技術,由中大教授研發,具20年研究年期,背後有逾2萬亞洲人的基因資料支持,但推廣時只有半數醫生願意試用,他認為此現象與本港欠缺基因檢測服務指引有關,令醫生及病人對新興的基因檢測服務卻步,「歐美早於10年前已為基因檢測服務設下評分制度,通過A至E級為不同測試定標準,公眾若要選用都有據可依。」

林憬波解釋,歐美評級制度考慮該檢測技術曾有多少相關研究文章發表,研究設計的嚴謹度、臨牀測試情況,以至應用到外國研究團隊的情況等,讓醫生及病人了解服務,「A級固然是很多人用過,非常可靠的測試,但B、C級的新檢測服務可能不差,只是未被廣泛應用罷了,並非絕不可用。」

基因組醫學難以普及,業內人手不足亦是絆腳石之一。林憬波認為,基因組醫學的臨牀應用需有基因諮詢的輔助,「有病人會怕驗出基因有問題即是『死梗』,但香港未有培訓出相關人手解答病人的擔憂。」港大醫學院臨牀副教授鄺靄慧亦指,由其擔任主席的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多數從外國招攬基因諮詢員,有時她更需親自培訓新人。

遺傳科醫生不足 渴解碼人才

針對人手不足問題,鍾侃言近年與香港兒科學院商討,在兒科之下成立分專科「遺傳學及基因組學」,在港培訓遺傳科醫生。他相信相關專才將會陸續增加,期望待數據庫完成,基因組醫學在港普及使用時,有一定人手應付需求。
擅於進行臨牀遺傳學及基因檢測的化驗師,還有開發基因解碼軟件的生物資訊學博士,同樣人才難求。香港染色體及遺傳基因診斷評估中心總監文詠賢不諱言,基因檢測並非醫務化驗師的專長,另因本港欠缺生物資訊學博士,業界未能因應特定群組的疾病篩查撰寫軟件,「我們一定要向外國公司買軟件,加上購入資料庫及檢測儀器的費用高昂,令基因檢測成本或定價難以下調。」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