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報新聞 - 馬經

金鎗六十曾也躊躇

■陳家樑(左)入馬房探望「金鎗六十」,與呂健威齊撫四料馬王,皆愛不釋手。
■「金鎗六十」剛季最後一戰贏冠軍一哩,連續兩個馬季俱七戰勝無敵手。
■冠軍人馬頌獎禮上,「金鎗六十」膺四料馬王,左起,呂健威、馬會主席陳南祿、陳家樑及何澤堯來一幀全華班合照。
■馬主陳家樑慷慨送出三十套「金鎗六十」紀念品予《星島馬訊》讀者,包括雨傘、海報及咕o臣各一,有興趣者可將個人姓名及聯絡電話,傳真至2111-9877,送完即止。

  電影《黑暗對峙》(Darkest Hour)講述二戰時,前英國首相邱吉爾猶豫於主戰與主和之間。原來應屆四料馬王「金鎗六十」的馬主陳家樑,兩個月前亦遇上類似難題,對是否派愛駒出爭遮打盃,糾結良久,最終還是愛馬心切,寧讓牠提早歇暑。

  自九三/九四年度馬季的「翠河」成功闖關後,再無出過三冠馬王,本來剛季勝出三冠首兩關的「金鎗六十」有望圓這大業,但幕後最終決定棄爭尾關遮打盃。回想起這個艱難決定,陳家樑說 :「『金鎗六十』棄爭遮打盃,無緣繼『翠河』後成為另一匹三冠王,是威哥(呂健威)訓練『金鎗六十』以來最艱難的決定。何澤堯則向我表明,他認為馬兒的長力極限是二千米,對牠跑二千四百米並無把握,我自然也尊重他的判斷。不少人曾對我說,『金鎗六十』既有級數,若挑戰遮打盃除可望成為三冠王之外,還有機會獲一千萬元獎金。坦白講,下決定前我內心也掙扎良久,最終我還是覺得不值得為了一千萬硬要牠跑不合適途程,於是我便鼓起勇氣決定避戰。」

  回想當初購入「金鎗六十」時,陳家樑從未想過牠有如此輝煌成就:「當初威哥替我選購『金鎗六十』時,我想如果牠能躋身二班已不錯,根本無想過牠可登上馬王寶座,完全喜出望外。整個過程都很神奇,又夾啱練馬師、騎師及馬主屬全華人班底,更加難能可貴。能夠共同創造這些美好回憶,可能是我們三人的彩數吧!」

  談及「金鎗六十」來季展望,陳家樑表示會放眼國際:「『金鎗六十』新馬季將於十月復出,首個目標是衞冕十二月份的香港一哩錦標。另計畫遠征明年六月的日本安田紀念賽,一來路程千六米是其首本戲;二來日本六月的天氣與香港相若,有利馬兒適應;三來日本與香港算近,是最理想的遠征目的地。」

文︰陳嘉甜

想睇最新消息,立即 like 頭條日報FB專頁!

馬場浮世繪——澳洲維省爆疫閉門作賽

張氏理論——日賽最好「十場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