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載繼續前進進

劇場門外掛起一幅幅前進進戲劇工作坊二十年來演出過的作品海報。

午後,踏進前進進牛棚劇場,門外掛起一幅幅前進進戲劇工作坊二十年來演出過作品的海報,這是一個接通過去現在的時空──不但前進進本身,還有戲劇思潮。一晃間,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前進了二十年,該劇團藝術總監陳炳釗說,前進進仍在繼續前進,總結,或許未是時候。「我一向沒想太多,但前進進這二十年來,算是做到我想做的事情。」譬如平台式創作空間、引薦優秀的新文本戲劇,又或回歸牛棚這個場地,種種定位,仍然持續。

  前進進以小劇場的立場、實驗前 的風格屹立本地劇壇二十年,「許多組織或小公司,經營二十載,又好像不是很困難,難就難在,我們好像做了小販二十年。」不是嗎?小販心態:朝行晚拆、朝不保夕,能量不經意便流失了,難免疲累,「幸好我們後來有了牛棚這個地盤,相對而言是好一點,但小販心態仍然存在,又或者說,牛棚在香港這個空間裏也像小販,這裏只是『檔口』,沒有清晰地在這個社會運作中被認可。」只是他無意走進系統中,但社會似乎沒有提供另一條路給他們,「這二十年好像過了很久。」

  前進進,轉過許多急彎,上上落落,一直在試,譬如「新文本運動」,又譬如這個夏季的三劇目輪演──以「我們的時間」為旨的《對倒.時光》、《建豐二年》、《甜美生活》,已完成首輪演出,緊接於七月底至八月再次上場,加上演出完畢的日本新文本《屋根裏》,四劇合組一場戲劇盛宴,讓這個六月至八月檔期,每周都有一齣新劇演出,當然叫觀眾目不暇給,亦展示出前進進是一個創作平台。

  「我們有自己的劇場。西方擁有自己劇場的劇團,都會推出輪演劇目,我覺得這個做法很吸引。而根據過往經驗,如果延長演出日子,觀眾往往在最後一兩場才趕來,之前的票房,我們都很辛苦催谷,似乎大家都有『睇定 』,或者趕尾場的觀劇習慣。便想,不如就試試輪演吧?首輪亦有優惠吸引觀眾,我也估計,有了兩輪檔期演出,口碑能夠傳開去。」既是前進進駐團導演,也是《甜美生活》編劇、導演的馮程程續道,每星期都有一套新劇演出,能營造氣氛,讓觀眾養成到牛棚看劇的習慣。這不僅對劇團長遠發展有好處,兩輪演出期間,收集各方意見,創作人還能適時微調,予以改進。

反烏托邦世界
  《對倒.時光》、《建豐二年》、《甜美生活》三位導演,包括陳炳釗、甄拔濤和馮程程,都有很強的共識──通過一個故事,映出我們身處的時間以至時代,三人對時間脈絡都很有感覺。比起《對倒.時光》以劉以鬯《對倒》為主、《打錯了》為副,再結合董啟章評論創作《對倒〈對倒〉》,續寫故事的現代版下集大結局,還有以陳冠中同名政治寓言大作改編的《建豐二年》,馮程程的《甜美生活》則是創作劇。

  筆者走進布置了的演出場地,只見一片頹垣敗瓦,像是反烏托邦世界,「這是一個劇場性 事空間,我們就在這種感官裏去講故事──在一個很冷的世界,去講一個相對很熱的故事,張力很大。這也可以是一個心理空間,表達某種心境,不一定表現出一個寫實世界。所以劇中有不同層次在一起行進。」馮程程又笑說,劇中的「甜美生活」是隱藏的,須由觀眾自行尋找,「嘗試,可能失敗,但嘗試顯然是重要的。」這豈不也呼應了我們的當下?

  《對倒.時光》則由陳炳釗導演,他與黃呈欣聯合編劇,「想以這套劇跟時代對話。」劉以鬯剛於六月去世,本地文學界痛失巨匠,叫人惋歎,陳炳釗坦言喜歡他的作品冷靜從容,寫法不見得有野心、很用力,只是把所見所聞用一個很簡單的方法表達出來,叫人看得很舒服。「他的小說善於捕捉時代感覺,焦點放於人物背後的圖畫,隔一段時間重讀,都有得 。」說起來,馮程程首個改編劉以鬯作品的表演,都是前進進的劇作,「我們能在劉以鬯的作品中看到很多視覺元素,幾乎每一句都是畫面,也有很清楚的Storyboard。他的文字給予我們很多空間去轉化。」陳炳釗又說,《對倒》作品時代彷彿遙遠,但藉 劉以鬯的死,卻像走近了我們,「劉以鬯以死的姿態,告訴我們他的作品就在這裏。」

  陳炳釗笑說,前進進二十載,現階段仍未見直路,這些年來的確累積了不少,也似乎有了優勢,但不見得就有新機會向他們招手,「次文化在香港是否正在壯大?政府有沒有措施扶助中間路 的藝團?我們亦看不見晉升階級。」只是,輪演過後,彎了又彎,前進進,還是命(名)定了的繼續前進。

《對倒.時光》
日期:即日(7月26日)至7月29日(日)/8:00pm
   7月28日(六)及29日(日)/3:00pm

《建豐二年》
日期:8月3日(五)至6日(一)/8:00pm

《甜美生活》
日期:8月11日(六)至14日(二)/8:00pm
地點:前進進牛棚劇場
《甜美生活》《對倒.時光》《建豐二年》《屋根裏》

  :黃子翔
  :陳鐵剛、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張志偉、Ka Lam、Eric Hong

陳炳釗(圖左)與馮程程(圖右)分享創作經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