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日報娛樂

《長津湖》成功感激台前幕後付出 導演林超賢明年回港拍戲望為傳承出力

24/11/2021
■林超賢計劃明年返港拍戲,仲會為兩名新導演作品出任監製。
■林超賢計劃明年返港拍戲,仲會為兩名新導演作品出任監製。

        由陳凱歌、徐克及林超賢三大導演聯合執導的電影《長津湖》,在內地票房已衝破58億人民幣,成為2021年全球最高票房冠軍,更有望成為內地電影史上最賣座電影。身為導演之一的林超賢認為在不少困難下完成作品,絕對是台前幕後的功勞,又感激合作無間的老闆楊受成多年來支持。而近年執導多部大製作電影的林導,拍攝大場面雖然壓力大,但依然很享受這種製作模式,明年他有意回歸香港拍戲,更計劃為兩名新導演出任監製,為香港影壇傳承出一分力。撰文:杜淑霞

        對於《長津湖》得到的佳績,林超賢不忘多謝一班「出生入死」台前幕後工作人員,以及觀眾支持,「當然好欣喜,拍一齣戲最重要得到觀眾認同,拍攝時不會特別去想票房,這種範疇應由投資方去想,我們最重要是拍出好作品,將故事與人物完美呈現到觀眾眼前,就是導演責任,能夠打破這麼多紀錄,亦有機會成為內地電影史上票房冠軍,絕對是台前幕後所有工作人員功勞。首先要多謝跟我一起打這場仗的工作人員,在疫情壓力下,大家給予最大支持,極短時間便能籌備,要衷心感謝他們參與。其次要多謝觀眾,全靠他們才令這部電影成功傳達志願軍精神。」不過他沒打算作特別慶祝或獎勵自己,「完成一齣電影,能有這個成績,已心滿意足。」

三大導破天荒合作

  講到拍攝時遇上了眾多困難,特別是嚴寒天氣,林超賢認為是意志力大考驗,亦令他有所省悟,「在零下25至30度嚴寒天氣,連續開了60晚通宵,在山上經歷冰雹、大風雪,再加上暴雨,以前的拍攝經驗好像完全用不上,但試想,當年志願軍在零下40幾50度、更惡劣天氣之下,他們是如何打贏這場仗呢?就是這份意志,可以激勵每位工作人員做好這件事!這種天氣,意志對工作人員最難一部份外,最重要是知道難題在那裏,由我幫他們解決,過程中我要做出很多應變調整,轉數一定要快,如果這些難題打擊到任何核心工作人員,會令某個部門崩散,招致很大問題發生。這次經驗對我最大省悟是不能太壓迫去做一件事,不是每次都這般幸運,工作人員陣容由頭到尾均能保持完整,在這般高壓狀況下,殊不容易。」

  跟前輩陳凱歌和徐克合導,林超賢認為是個很高難度合作,「我們透過多次視像會議,開機前已溝通清楚,陳凱歌導演負責開頭部分,我主理中段,徐克導演則接力尾段。幾個人一起執導一部電影,對我可說是破天荒,在整個運作上有很高難度,要在短時間內大家同步拍攝,太多製作上的配合,有時會令部門與部門之間疲於奔命,反而溝通上難度不太高。」

享受挑戰帶來滿足感

  近年林超賢多部作品《紅海行動》、《緊急救援》及《長津湖》都是有好多大場面的戲份,他很享受接受這種挑戰,「 拍這類型電影的心得,我認為是種信心表達,可能之前已拍了多齣大規模的電影,在判斷上或構思劇情,都要好有把握與信心,才能帶領這樣龐大的團隊跟你一同走下去,因為只要走歪一步,或自己帶領錯誤,往往會造成很大損失,令團隊出現問題,製作上需要非常慎重去處理。拍攝大場面、大製作,滿足感會比較大,有很多特別情況要處理,以往從未遇過的問題都要立即解決,我較喜歡這種挑戰,面對大故事、大製作,怎樣詮釋細緻小情節,兩者取得平衡,才是我所追求方向。」

  林導演已有一段日子沒在港拍戲,他透露明年有意返港拍戲,更出心出力為香港影壇培育後輩,「我已很久沒在香港拍戲,好希望構思個故事在香港拍攝,另一個計劃,也希望帶領一些新導演出來,環顧現今香港影壇,很多新導演極需機會冒出頭來,基於緣份,我對某幾位導演有較深認識,好想幫助他們走出第一步,我計劃擔任兩部電影的監製,一部是動作電影,另一部是劇情片,也希望藉此繼續為香港影壇出一分力。」

  林導多部作品都跟英皇電影老闆楊受成博士合作,談到兩人的緣份,他特別要感恩楊生多年來給予的支持,「楊先生是個大器的老闆,好有英雄味,初相識時,我有段時間沒拍戲,一直在想自己應該走一條怎樣的路,是楊老闆將我的信心重新帶出來,他覺得我要拍自己擅長的動作片或警匪片,衝着自己認為最好的方向去做,只要我想得出來,他便會支持我,當時好感恩有他的支持,拍《証人》時,楊先生將謝霆鋒交了給我,對我的信任完全可以感受,亦因為《証人》,才有往後的《線人》、《逆戰》、《魔警》等等。」

其他文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