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即時娛樂

【獨家】入行十載 愛情事業雙贏 JW走過快樂的兩極

09/08/2020 19:04:00
JW入行十年,自覺十分幸運,未遇過太大的風浪。
JW入行十年,自覺十分幸運,未遇過太大的風浪。

十年可說是一個藝人的關卡,也是星途其中的一張成績表,有些人無聲無息的消逝,然而也有人堅持向夢想進發,不言放棄;有人成績平平,亦有人像JW(王灝兒)一樣做出了漂亮的成績表,將歌唱事業推向高峰,除擁有好幾首熱爆歌曲、還有機會踏上紅館,展現事業新一頁,為下一個十年打穩根基。

撰文∣鍾舜英 攝影∣譚志光

一個藝人會用多少年去建立和衡量自己究竟有多成功?還差多少才真正達標?也許十年剛好是交出一張成績表的時間,也是一道關卡,好好去回首一下自己為歌迷、影迷帶來了多少難以忘懷的金曲和影視作品,能給大家的內心留下深刻的印記。

被罵貪錢 最不開心

雖然《矛盾一生》爆紅成為JW的代表作,但她的星途卻沒跟這首歌一樣並肩「升呢」,成績一直保持平平穩穩。慶幸入行十年,帶給她的差不多完全是好的一面,你可能說這是她的幸運,但她卻是個不愛把不快事情記在腦海的人,遇上不開心、講完便算。問到她這十年裏可有難以忘卻的不快事,她花盡腦汁、想了良久也未能說出口。沉默了一會,終於給她想到了:「入行後發生在我身上最不開心的一件事,就是剛開始與現任男友葉韋彤(Tarzan)拍拖時,很多人說很多極難聽的說話,說我是貪錢的人,那刻大家好像完全忘記了我在工作上的努力似的,那段日子真的令我很不開心。」

踏紅館 人生最滿足

在娛圈打滾十年,JW的砍曲《矛盾一生》、《多少年》及《原來只因深愛着》也甚受歡迎,在這段日子裏經常於公開演出中累積經驗,她坦言:「很多人都鍾意唱歌,但未必能成為歌手,我真的好好彩能成為歌手,開過幾場大大小小的演唱會,可以對着台下觀眾唱歌,觀眾又會跟隨我一起唱,那份滿足感真的很大。」

對JW來說,當歌手這十年間最開心的,當然是能夠在紅館舉行自己個人演唱會《JW 王灝兒Never Too Early 2018》,大多當歌手的夢想也是在紅館開Show,而JW能有機會走上紅館舞台演出,真真正正感受到那股奇特的力量。她說:「我回看當晚錄影片段,我也不知道當時的力量從那裏來,在紅館的演出真是我這十年來最開心能夠做到的一件事情,雖然壓力大到不得了,完成奇妙之旅後走落舞台,我的感覺就像發了一場夢似的。不過,吸取了今次舞台經驗後,對自己的歌曲和演出水準又再提高了要求,也要再次尋求新的突破,每次揀歌也會想得更全面,現在希望製作一些新歌能像英國樂隊Coldplay般,擁有一些大家一聽到便會跟着一起唱的好歌,若然大家在演唱會上跟着我一起唱,我便會有起雞皮的感覺,真的好正呢!」

JW深深記住舊老闆黎明的教訓。
JW深深記住舊老闆黎明的教訓。
踏足紅館是JW人生中最開心的一件事,也令她提升了自己的要求。
踏足紅館是JW人生中最開心的一件事,也令她提升了自己的要求。

感恩有黎明提拔

這些日子JW很感恩能遇上第一位老闆黎明(Leon),令她踏入娛圈可以順利地走到現在,再遇上現在唱片公司的老闆,讓她有更多工作的機會。JW坦言:「不會忘記Leon的一項教誨,我很記得Leon曾教我出席活動時,若未化妝,要到現場後台化妝的話,一定不可以戴太陽眼鏡,可能他覺得室內戴太陽眼鏡太扮嘢吧!所以到現在我都謹記一會這樣做。」

她又指出,「初出道時每次演出也會十分緊張,Leon用自己的經驗教導我,若然因為驚而影響到台上的演出是一件很浪費的事情,所以上台演出時盡量不要理會驚這回事。我很記得一次拍攝MV時要跳舞,但Leon卻沒有找排舞師給我,他要求我以隨意方式去跳,因為我是個不懂跳舞的人,當時壓力很大,他的用意就是要逼你爆發內在的能量去做到,我當然為了怕做得不好而哭過,現在才發覺有些勇氣是要逼出來的。他真的幫了我很多,給予我機會加入A Music當歌手,可以直接跟他學習,這個機會就是最大的禮物,很多人只可從電視上見到他,而我則可以面對面見到他,我可以跟其他人說,曾經和Leon一起工作、一起吃飯、更是我的舊老闆,我也感到好自豪。」

40歲前結婚生仔

原定JW打算舉行小型音樂會及推出一張大碟與歌迷一起慶祝入行10周年這大日子,可惜因疫情關係打消了這個念頭,現在只能推出新歌《輕熟女》作為10周年紀念的一份禮物。至於10周年紀念音樂會,JW笑言:「可能留待20周年才舉行紀念演唱會,屆時我可能帶同孩子一起在舞台上慶祝。哈哈!」

入行以來最不開心,JW認為是因為和男友(左)拍拖惹來太多閒言閒語。
入行以來最不開心,JW認為是因為和男友(左)拍拖惹來太多閒言閒語。
抗疫期間,JW也曾為搞過抗疫演唱,但很多工作亦受疫情影響到。
抗疫期間,JW也曾為搞過抗疫演唱,但很多工作亦受疫情影響到。

至於何時結婚這問題?JW開心表示,現在與Tarzan的感情十分穩定和開心,但婚姻一事只能着抱順其自然的心態面對,二人還是以事業為先,她坦言:「結婚和生孩子的想法,我只希望能在40歲前完成,這對我來說,還是很遙遠的事呢!若這幾年真的生孩子的話,我便沒時間在事業上衝刺,還是給我一點時間吧!但我也不會為自己預設任何條件,總不會要等到自己拿到《女歌手金獎》後才結婚,因為能否拿到獎項有太多因素,我只會抱着有就開心,無便繼續加油,不會強逼自己要拿到獎才結婚。哈哈!」

總結10年經歷,JW認識了很多朋友,推出了多首讓人鍾意的歌曲,又獲得「叱咤樂壇女歌手銅獎」,已讓她大感滿足,亦深深覺得這段日子付出過的努力沒有白廢。30歲對她來說,是一個全新階段,往後日子她想作出多些新嘗試,不再局限於同一位置,希望成績可再有大進步。因她深明,人永遠有進步空間,也不可太容易便滿足,所以她想嘗試拍電影或劇集,享受一下演出的慾望。另方面,JW很想待疫情過後,可以繼續之前美國的巡迴演唱會,遲些再到馬來西亞舉行演唱會,讓她可與世界各地的歌迷見面,與大家分享音樂帶來的喜悅。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名人雜誌(逢周日見報)

JW打算40歲前才結婚生仔,現階段努力衝刺事業。
JW打算40歲前才結婚生仔,現階段努力衝刺事業。
曾奪女歌手銅獎的JW,笑言唔會等到攞金獎至結婚。
曾奪女歌手銅獎的JW,笑言唔會等到攞金獎至結婚。
JW入行十年,自言成績表還不錯,對歌迷也有交代。
JW入行十年,自言成績表還不錯,對歌迷也有交代。
其他文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