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即時娛樂

【獨家】樂迷「餓」得耐個唱潮反彈 MIRROR鄭中基Serrini開騷疫境鬥法吸金

21/03/2021 13:58:00
MIRROR在九展開唱掀起搶飛潮;鄭中基今次別開生面地搞戶外自駕演唱會;Serrini火速冒起,以唱功取勝。
MIRROR在九展開唱掀起搶飛潮;鄭中基今次別開生面地搞戶外自駕演唱會;Serrini火速冒起,以唱功取勝。

近日疫情稍作緩和,令停擺了一年多的演藝事業開始復甦,多個演唱會蓄勢待發,打頭陣的有林二汶的3月個唱,成為今年紅館第一人;4月更見蓬勃,鄭中基、RubberBand、梁嘉茵(Serrini)等也宣布開show,令「餓」了多時的樂迷欣喜若狂,秒殺、掃光、一票難求之聲此起彼落;不管是索價6,000元的鄭中基車輛套票、甚至上台與Serrini合唱的天價28,000元的「總理套票」皆全數掃清,RubberBand要加場迎戰,5月還有全城期待的MIRROR演唱會,最貴的門票仲可以睇偶像綵排,誓必掀起搶飛熱潮。 撰文∣娛樂組

疫情陰霾籠罩一年多,重擊各行各業,演藝界大受影響,期間近千個演唱會無奈煞停,去年僅有張敬軒在11月能站上紅館舞台,令過往隨時開show、睇show的常規變得遙不可及,歌手和歌迷都「餓」了一段長時間。隨着疫情緩和及表演場地重新開放,為歌手們帶來曙光、演唱會紛紛出籠,縱使仍限制入場人數,只能招待五成入座,歌迷仍踴躍支持,瘋狂地搶購門票!而歌手們亦未有恃「餓」行兇「交行貨」,各出奇招為樂迷帶來新驚喜。

二汶獻出四個第一次

快人一步的,必定是林二汶於本周六(3月27日)在紅館舉行的《The Beginning of Faith Live》演唱會,門票即日售罄,欠落一身飛債的她隨即宣布加開3月28日一場。今次是二汶的首個紅館處女show、亦是今年紅館第一個show、首次演出四面台、最特別之處是不設山頂座位,創下紅館統一票價680元的先河;除了獻出人生的四個「第一次」,首場演唱會當天,亦是已故at17拍檔盧凱彤的35歲冥壽,對她和歌迷都意義深長。

同樣在紅館開show、同樣要加場的還有《RubberBand Ciao 2021》演唱會。相隔九年再踏紅館的RubberBand,原定於4月4日及5日舉行兩場,門票開售於短短三十分鐘內被掃光,而優先訂購的音樂平台在更一度在開售一分鐘後顯示售完,被質疑「彈弓手」;為平息民憤,馬上新增 4月3日與6日兩場,合共四場以回應樂迷訴求。RubberBand今次以意大利文「Ciao」作為音樂會主題,有Hello和Goodbye的意思,因有感身邊有許多不同形式的分離及散聚。

二汶為了找數,決心紅館開唱,門票亦一早掃光。
二汶為了找數,決心紅館開唱,門票亦一早掃光。
二汶的個唱日子剛巧是拍檔盧凱彤的冥壽。
二汶的個唱日子剛巧是拍檔盧凱彤的冥壽。


揸車入場睇中基

論噱頭,首選必定非鄭中基(Ronald)為香港首創drive in戶外演唱會莫屬!對上一次在港舉行演唱會是2019年在紅館,Ronald選擇於4月24日及25日在中環海濱活動空間舉行兩場《Drive In Ultra – WEE are Ronald Cheng》,是全港首個戶外自駕形式的演唱會,設有四人一車的車輛套票6,000元以及1,080元與880元的座位價,門票於開賣當日早上已火速掃光。

Ronald指今次的創新概念是沿自把外國「drive in」睇戲的模式進化為演唱會;並以人人都係鄭中基為主題,因一個成功的演唱會不能只靠歌手一個,正如抗疫也要全世界團結才能做到,疫情下舉行演唱會,主要是希望行內人有工開,而香港亦未試過這種形式的演唱會,外國已有很多drive in,在疫情下最為適合,Ronald更特別開live親目解答今次自駕show的常見問題及現場的防疫守則,務求大家都能開開心心歡度一晚。

與Serrini台上合唱

拍得住Ronald的貴價門票,要數獨立唱作人Serrini(梁嘉茵)於4月10日和11日在麥花臣場館舉行的《SERRINI 「I」M FINE, THX.」 LIVE 2021》,由於反應熱烈,破天荒的未開賣、先加場,加開11日的下午場,不過即使兩日做三場,580元至1,080元的門票均被秒殺,就連特別安排的28,000元「總理及總理夫人二人套票」亦一票不剩,歌迷瘋狂投訴一票難求,形容搶飛如去年搶購口罩一樣的慘况,至於天價的2,8000元「總理套票」,Serrini笑指會安排持票人士上台頒支票及合唱而設,能與偶像同台幾貴都值得。

伍仲衡群星拱照

著名作曲兼唱片監製伍仲衡本周六(3月27日、28日)假麥花臣場館舉行的兩場《搞乜花臣音樂會》,不單止門票全數售罄、更開設了網上直播的門票,供海外地區樂迷購買,而伍仲衡邀得王馨平、黎瑞恩、阮兆祥、羅敏莊、何嘉莉、石詠莉、布志綸、海俊傑、湯寶如、黃翊、韋綺珊等二十位歌手獻聲,估計將會成為今年人數最多的演唱會,雖然門票售罄,但伍仲衡表示收支仍未平衡,因為目前只能賣一半門票,他希望政府能夠放寬至七成半入座率,多些人能夠入場欣賞,同時減輕主辦單位的營運壓力。

RubberBand相隔九年再踏紅館開演唱唱。
RubberBand相隔九年再踏紅館開演唱唱。
鄭中基引入外國演唱會模式,是一次新嘗試。
鄭中基引入外國演唱會模式,是一次新嘗試。


睇埋MIRROR綵排

5月演唱會就有當時得令的MIRROR,MIRROR 5月6-8日於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匯星Star Hall舉行三場演唱會,以目前人氣聲勢絕對可以踩上紅館舞台,不過,MIRROR卻選擇了九展,令不少人大跌眼鏡。早於2018年12月,剛成軍個半月的MIRROR就在九展舉行了一場《2018 THE FIRST MIRROR LIVE CONCERT》,當時被指「九展騷,紅館價」,門票索價780元,跟同年Supper Moment的紅館演唱會票價一樣,門票都被搶購一空 。

今次三場演唱會,MIRROR的票價跟其人氣成正比,分別為1,280元、780元、580元,當中最貴的1,280元為VIP套票包了一張780元門票外,還可以欣賞MIRROR綵排兼有限量版演唱會紀念品,MIRROR留言︰「MIRROR成軍兩周年演唱會,其實應該早點舉行,但期間出現更多的考驗,更多的感慨,MIRROR十二子與鏡粉只有一起期待……現在我們終於可以正式宣布,珍惜這次跟你見面的機會,縱使入座率只可有50%,MIRROR都會付出120%的努力,與你一起感動,一起喝采,We are One and All,從不只你一個。」

本身Star Hall只能容納三千多名觀眾,在疫情下只能開賣五成門票,每場只有一千五百名觀眾,再加上內部認購,贊助商扣起的門票等,估計對外發售的門票極之少,誓必掀起全城搶票熱潮,很多粉絲亦打定輸數,紛紛留言「未開售已經知根本無乜可能買到」、「得50%位,好驚買唔到飛」、「三場點夠呀!十場吧」、「三場……起碼要紅館」,MIRROR仍有加場的空間,為粉絲們帶來的希望。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名人雜誌(逢周日見報)

伍仲衡找來一班好友和合作過的歌手同塲獻藝。
伍仲衡找來一班好友和合作過的歌手同塲獻藝。
MIRROR推出VIP票,可以睇埋他們的綵排。
MIRROR推出VIP票,可以睇埋他們的綵排。
Anson Lo和Edan不但唱得,近日還拍劇集《大叔的愛》玩hehe。
Anson Lo和Edan不但唱得,近日還拍劇集《大叔的愛》玩hehe。
其他文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