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即時娛樂

頭條獨家丨李海清靠做健身教練撐住 為實現跳唱歌手夢瞓晒身

28/10/2021 23:45:00
Jojo最初考健身教練牌只為幫自己慳錢,後來才決定教人來幫補。
Jojo最初考健身教練牌只為幫自己慳錢,後來才決定教人來幫補。

跳唱歌手成本特別高,冇公司支持絕對是燒銀紙之舉,但前組合Mascara成員李海清(Jojo)散團單飛後,為實現歌手夢,堅持自資製作歌曲,靠做健身教練及美容KOL等副業撐住,繼年初推出《話CYBERBULLY》後,好叻女早前再推出第二首單曲《I Hate That!》,為追夢真係可以話瞓晒身。撰文:杜淑霞 攝影:沈健程 場地:King's Fitness

邊儲錢邊製作歌曲的Jojo,《I Hate That!》MV拍足兩年。
邊儲錢邊製作歌曲的Jojo,《I Hate That!》MV拍足兩年。
MV多達9個造型,Jojo很感謝有一班很幫手的團隊。
MV多達9個造型,Jojo很感謝有一班很幫手的團隊。



15歲開始做兼職模特兒的Jojo,入行前曾任美容師,後轉做全職模特兒及以「DJ Barbie」之名做DJ打碟,再經朋友介紹到酒廊唱歌。之後她跟好友莫曉欣(Hy)及貝貝(Buibui)自資組女團Mascara正式出道,19年更獲公司賞識簽約,但推出兩首歌後散團收場,「我哋3個人本身工作唔同工種,宣傳都夾唔到一齊做,有啲人又冇咗嗰團火,所以最尾就冇咗。」


望兩年後開音樂會

散團後Jojo那團火依然燒得勁,仲好勇自資6位數出歌,今年已先後推出兩首歌,「第一首歌叫《話CYBERBULLY》講網絡欺凌,《I Hate That!》似係延續篇,俾人欺凌之後仲係好嬲,主要帶出一個訊息,我哋好多時同人有唔同意見就唔敢出聲,好驚俾人排斥,《I Hate That!》想話畀大家聽,應該坦白表達自己感受,勇敢去做真正嘅自己,咁樣先至可以活得自在。」

幸好可以教健身搵錢,支持Jojo疫情下仍可追夢。
幸好可以教健身搵錢,支持Jojo疫情下仍可追夢。
Jojo即場示範3個簡單動作,女仔可以在家也可keep fit。
Jojo即場示範3個簡單動作,女仔可以在家也可keep fit。



Jojo坦承做跳唱歌手經濟壓力好大,「出面歌手會上跳舞老師私人堂,我真係冇辦法咁樣,每堂真係好龐大,我就上啲group class,百幾蚊,學多啲唔同嘅嘢,但學唱歌冇辦法,公價真係好貴。」她唯有靠做健身教練及美容KOL等儲錢追夢,「教學生收入都可觀,每個月都有5位數,因為女仔健身教練真係比較少,加上我係做私人單對單,同埋我有做KOL去介紹啲美容產品,靠呢兩樣嘢撐住我,都儲咗一段時間錢先夠膽出歌,同埋要諗方法慳錢,好多謝我嘅團隊幫手,個人出歌冇公司真係唔容易,乜嘢都係自己,做完隻歌宣傳費先至係最龐大,所以keep住努力儲子彈去追夢。」講到目標她期望兩年後開到小型音樂會,「好希望以歌手身份喺樂壇得到一個肯定。」

Jojo(上)曾跟好友莫曉欣(Hy)及貝貝(Buibui)組成女團 Mascara。
Jojo(上)曾跟好友莫曉欣(Hy)及貝貝(Buibui)組成女團 Mascara。
其他文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