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即時娛樂

東張西望|31歲女健身教練突中風住護老院 親母吞保險賠償加津貼懶理女兒死活

09/11/2022 23:30:00


無線節目《東張西望》今日播出一個令人心酸的故事,31歲年輕女教練Kit去年10月突發中風,失去說話能力,身體亦只剩下左邊身可以作有限度活動,現時住在護老院接受護理已經半年。幸得未婚夫Ron不離不棄照顧,請假陪Kit接受治療,自己掏錢讓她針灸。Kit其實也有家人,不過Kit媽媽一年間對女兒不聞不問,陪伴覆診等全部拒絕,Ron更指Kit的津貼、保險等全落到Kit媽媽手中,從未拿出來給愛女,半年間的院費亦從未付出一分一毫,雖然如此,但Ron依然堅持照顧Kit,讓人相當感動。

相關閱讀:東張西望|女健身教練中風被母私吞保險金 網民深夜湧入IG送祝福曝光身份

【點擊睇年輕女教練Kit慘況】

年輕女教練Kit去年10月中風,現於一間護老院接受護理已經半年,Kit出事後只剩下左邊身體可作有限度活動,而且喪失語言能力。
年輕女教練Kit去年10月中風,現於一間護老院接受護理已經半年,Kit出事後只剩下左邊身體可作有限度活動,而且喪失語言能力。
年輕女教練Kit去年10月中風,現於一間護老院接受護理已經半年,Kit出事後只剩下左邊身體可作有限度活動,而且喪失語言能力。
年輕女教練Kit去年10月中風,現於一間護老院接受護理已經半年,Kit出事後只剩下左邊身體可作有限度活動,而且喪失語言能力。
Kit的房間內,還貼有多張她過往的照片。
Kit的房間內,還貼有多張她過往的照片。
Kit在出事前是一位瑜伽、健身教練,去年更在比堅尼小姐選舉獲得亞軍。
Kit在出事前是一位瑜伽、健身教練,去年更在比堅尼小姐選舉獲得亞軍。
Kit在出事前是一位瑜伽、健身教練,去年更在比堅尼小姐選舉獲得亞軍。
Kit在出事前是一位瑜伽、健身教練,去年更在比堅尼小姐選舉獲得亞軍。
Kit在出事前是一位瑜伽、健身教練,去年更在比堅尼小姐選舉獲得亞軍。
Kit在出事前是一位瑜伽、健身教練,去年更在比堅尼小姐選舉獲得亞軍。
Kit在出事前是一位瑜伽、健身教練,去年更在比堅尼小姐選舉獲得亞軍。
Kit在出事前是一位瑜伽、健身教練,去年更在比堅尼小姐選舉獲得亞軍。
Kit未婚夫Ron一年來對未婚妻不離不棄,受訪當日一個人帶Kit到醫院接受物理治療:「因為朝早要返工,唯有夜晚帶她去針灸。」
Kit未婚夫Ron一年來對未婚妻不離不棄,受訪當日一個人帶Kit到醫院接受物理治療:「因為朝早要返工,唯有夜晚帶她去針灸。」
Kit未婚夫Ron一年來對未婚妻不離不棄,受訪當日一個人帶Kit到醫院接受物理治療:「因為朝早要返工,唯有夜晚帶她去針灸。」
Kit未婚夫Ron一年來對未婚妻不離不棄,受訪當日一個人帶Kit到醫院接受物理治療:「因為朝早要返工,唯有夜晚帶她去針灸。」
Kit未婚夫Ron一年來對未婚妻不離不棄,受訪當日一個人帶Kit到醫院接受物理治療:「因為朝早要返工,唯有夜晚帶她去針灸。」
Kit未婚夫Ron一年來對未婚妻不離不棄,受訪當日一個人帶Kit到醫院接受物理治療:「因為朝早要返工,唯有夜晚帶她去針灸。」
Ron與Kit六年前開始拍拖,之後同居,兩人原定去年結婚,可惜Kit後來中風。
Ron與Kit六年前開始拍拖,之後同居,兩人原定去年結婚,可惜Kit後來中風。
Ron與Kit六年前開始拍拖,之後同居,兩人原定去年結婚,可惜Kit後來中風。
Ron與Kit六年前開始拍拖,之後同居,兩人原定去年結婚,可惜Kit後來中風。
Ron與Kit六年前開始拍拖,之後同居,兩人原定去年結婚,可惜Kit後來中風。
Ron與Kit六年前開始拍拖,之後同居,兩人原定去年結婚,可惜Kit後來中風。
Kit中風當日,現場幸有兩個護士,立即送她到醫院搶救,Ron說當時情況危急:「入手術室已經瞳孔放大,打咗兩劑強心針救佢返嚟。」
Kit中風當日,現場幸有兩個護士,立即送她到醫院搶救,Ron說當時情況危急:「入手術室已經瞳孔放大,打咗兩劑強心針救佢返嚟。」
Kit中風當日,現場幸有兩個護士,立即送她到醫院搶救,Ron說當時情況危急:「入手術室已經瞳孔放大,打咗兩劑強心針救佢返嚟。」
Kit中風當日,現場幸有兩個護士,立即送她到醫院搶救,Ron說當時情況危急:「入手術室已經瞳孔放大,打咗兩劑強心針救佢返嚟。」
Kit中風當日,現場幸有兩個護士,立即送她到醫院搶救,Ron說當時情況危急:「入手術室已經瞳孔放大,打咗兩劑強心針救佢返嚟。」
Kit中風當日,現場幸有兩個護士,立即送她到醫院搶救,Ron說當時情況危急:「入手術室已經瞳孔放大,打咗兩劑強心針救佢返嚟。」
Kit所患的是遺傳性腦動脈血管瘤,由於是隱性,一般腦部檢查亦難以發現。
Kit所患的是遺傳性腦動脈血管瘤,由於是隱性,一般腦部檢查亦難以發現。
Kit所患的是遺傳性腦動脈血管瘤,由於是隱性,一般腦部檢查亦難以發現。
Kit所患的是遺傳性腦動脈血管瘤,由於是隱性,一般腦部檢查亦難以發現。
中風後,醫生為拯救Kit,切除了她的左腦動脈,令Kit失去語言能力外,認知能力及身體機能亦大幅受影響。
中風後,醫生為拯救Kit,切除了她的左腦動脈,令Kit失去語言能力外,認知能力及身體機能亦大幅受影響。
中風後,醫生為拯救Kit,切除了她的左腦動脈,令Kit失去語言能力外,認知能力及身體機能亦大幅受影響。
中風後,醫生為拯救Kit,切除了她的左腦動脈,令Kit失去語言能力外,認知能力及身體機能亦大幅受影響。
手術至今,Kit左邊頭蓋骨至今仍未縫合,正等待再做手術,不過手術費要50萬。
手術至今,Kit左邊頭蓋骨至今仍未縫合,正等待再做手術,不過手術費要50萬。
手術至今,Kit左邊頭蓋骨至今仍未縫合,正等待再做手術,不過手術費要50萬。
手術至今,Kit左邊頭蓋骨至今仍未縫合,正等待再做手術,不過手術費要50萬。
對Kit不離不棄的Ron眼濕濕說:「頭半年都瞓唔到覺,一返到屋企,張床又係佢陣味,隔籬個枕頭係佢洗頭水味,瞓唔到,要瞓就要瞓廳,喺房會崩潰。」
對Kit不離不棄的Ron眼濕濕說:「頭半年都瞓唔到覺,一返到屋企,張床又係佢陣味,隔籬個枕頭係佢洗頭水味,瞓唔到,要瞓就要瞓廳,喺房會崩潰。」
對Kit不離不棄的Ron眼濕濕說:「頭半年都瞓唔到覺,一返到屋企,張床又係佢陣味,隔籬個枕頭係佢洗頭水味,瞓唔到,要瞓就要瞓廳,喺房會崩潰。」
對Kit不離不棄的Ron眼濕濕說:「頭半年都瞓唔到覺,一返到屋企,張床又係佢陣味,隔籬個枕頭係佢洗頭水味,瞓唔到,要瞓就要瞓廳,喺房會崩潰。」
雖然半年來只有Ron照顧Kit,其實Kit有個媽媽,不過媽媽知道她中風後,態度非常冷淡。
雖然半年來只有Ron照顧Kit,其實Kit有個媽媽,不過媽媽知道她中風後,態度非常冷淡。
雖然半年來只有Ron照顧Kit,其實Kit有個媽媽,不過媽媽知道她中風後,態度非常冷淡。
雖然半年來只有Ron照顧Kit,其實Kit有個媽媽,不過媽媽知道她中風後,態度非常冷淡。
Ron:「發生時嗰日我打畀佢媽媽,但佢當時話『我工作上行唔開,趕唔到過嚟,就算我過嚟都幫唔到手。』之後就不了了之,直至做完手術三、四日。」
Ron:「發生時嗰日我打畀佢媽媽,但佢當時話『我工作上行唔開,趕唔到過嚟,就算我過嚟都幫唔到手。』之後就不了了之,直至做完手術三、四日。」
Ron:「發生時嗰日我打畀佢媽媽,但佢當時話『我工作上行唔開,趕唔到過嚟,就算我過嚟都幫唔到手。』之後就不了了之,直至做完手術三、四日。」
Ron:「發生時嗰日我打畀佢媽媽,但佢當時話『我工作上行唔開,趕唔到過嚟,就算我過嚟都幫唔到手。』之後就不了了之,直至做完手術三、四日。」
Ron續言:「其實媽媽好少嚟睇佢,我都要請假抽時間陪佢覆診,都想媽媽會唔會有時間幫下手,佢都係拒絕,佢話『唔得閒,要返工』,都唔知點解有媽媽咁對個女。」
Ron續言:「其實媽媽好少嚟睇佢,我都要請假抽時間陪佢覆診,都想媽媽會唔會有時間幫下手,佢都係拒絕,佢話『唔得閒,要返工』,都唔知點解有媽媽咁對個女。」
Ron續言:「其實媽媽好少嚟睇佢,我都要請假抽時間陪佢覆診,都想媽媽會唔會有時間幫下手,佢都係拒絕,佢話『唔得閒,要返工』,都唔知點解有媽媽咁對個女。」
Ron續言:「其實媽媽好少嚟睇佢,我都要請假抽時間陪佢覆診,都想媽媽會唔會有時間幫下手,佢都係拒絕,佢話『唔得閒,要返工』,都唔知點解有媽媽咁對個女。」
Ron更指Kit媽媽不肯拿出女兒應得的津貼:「出事時,醫生批咗好多醫療津貼,仲有啲保險,一切都交返去佢媽媽手上。媽媽拎啲支援好爽快,但當佢拎到呢啲支援後,就冇再拎返出嚟。」
Ron更指Kit媽媽不肯拿出女兒應得的津貼:「出事時,醫生批咗好多醫療津貼,仲有啲保險,一切都交返去佢媽媽手上。媽媽拎啲支援好爽快,但當佢拎到呢啲支援後,就冇再拎返出嚟。」
Ron更指Kit媽媽不肯拿出女兒應得的津貼:「出事時,醫生批咗好多醫療津貼,仲有啲保險,一切都交返去佢媽媽手上。媽媽拎啲支援好爽快,但當佢拎到呢啲支援後,就冇再拎返出嚟。」
Ron更指Kit媽媽不肯拿出女兒應得的津貼:「出事時,醫生批咗好多醫療津貼,仲有啲保險,一切都交返去佢媽媽手上。媽媽拎啲支援好爽快,但當佢拎到呢啲支援後,就冇再拎返出嚟。」
Ron:「事發一年,所有開支,推出推入覆診,甚至是額外醫療,例如我掏錢去針灸等等,都係我一個人負責。」
Ron:「事發一年,所有開支,推出推入覆診,甚至是額外醫療,例如我掏錢去針灸等等,都係我一個人負責。」
Ron:「事發一年,所有開支,推出推入覆診,甚至是額外醫療,例如我掏錢去針灸等等,都係我一個人負責。」
Ron:「事發一年,所有開支,推出推入覆診,甚至是額外醫療,例如我掏錢去針灸等等,都係我一個人負責。」
Ron:「到我問佢拎錢,佢咩理由都有『我收唔到、我冇申請、我唔識用櫃員機、我唔知銀行喺邊』。」
Ron:「到我問佢拎錢,佢咩理由都有『我收唔到、我冇申請、我唔識用櫃員機、我唔知銀行喺邊』。」
Ron:「到我問佢拎錢,佢咩理由都有『我收唔到、我冇申請、我唔識用櫃員機、我唔知銀行喺邊』。」
Ron:「到我問佢拎錢,佢咩理由都有『我收唔到、我冇申請、我唔識用櫃員機、我唔知銀行喺邊』。」
Kit入住護老院半年,院費約10萬元,但媽媽從未繳交,院舍職員指半年來只見過Kit媽媽不夠10次。
Kit入住護老院半年,院費約10萬元,但媽媽從未繳交,院舍職員指半年來只見過Kit媽媽不夠10次。
Kit入住護老院半年,院費約10萬元,但媽媽從未繳交,院舍職員指半年來只見過Kit媽媽不夠10次。
Kit入住護老院半年,院費約10萬元,但媽媽從未繳交,院舍職員指半年來只見過Kit媽媽不夠10次。
院舍職員表示曾向媽媽追討院舍費用,職員曾向Kit媽媽說:「有傷殘津貼返嚟,麻煩有幾多交住幾多先吖。」不過Kit媽媽卻說:「我返去睇睇先。」之後又冇下文。
院舍職員表示曾向媽媽追討院舍費用,職員曾向Kit媽媽說:「有傷殘津貼返嚟,麻煩有幾多交住幾多先吖。」不過Kit媽媽卻說:「我返去睇睇先。」之後又冇下文。
院舍職員表示曾向媽媽追討院舍費用,職員曾向Kit媽媽說:「有傷殘津貼返嚟,麻煩有幾多交住幾多先吖。」不過Kit媽媽卻說:「我返去睇睇先。」之後又冇下文。
院舍職員表示曾向媽媽追討院舍費用,職員曾向Kit媽媽說:「有傷殘津貼返嚟,麻煩有幾多交住幾多先吖。」不過Kit媽媽卻說:「我返去睇睇先。」之後又冇下文。
照顧Kit的重擔落在Ron身上,也曾被家人勸說放棄,他坦言:「曾經有諗過放棄,但後調返轉諗,如果連一個自己認定嘅人都放棄,點樣面對我父母?就算我放棄咗佢,我又點面對自己下一位?」
照顧Kit的重擔落在Ron身上,也曾被家人勸說放棄,他坦言:「曾經有諗過放棄,但後調返轉諗,如果連一個自己認定嘅人都放棄,點樣面對我父母?就算我放棄咗佢,我又點面對自己下一位?」
照顧Kit的重擔落在Ron身上,也曾被家人勸說放棄,他坦言:「曾經有諗過放棄,但後調返轉諗,如果連一個自己認定嘅人都放棄,點樣面對我父母?就算我放棄咗佢,我又點面對自己下一位?」
照顧Kit的重擔落在Ron身上,也曾被家人勸說放棄,他坦言:「曾經有諗過放棄,但後調返轉諗,如果連一個自己認定嘅人都放棄,點樣面對我父母?就算我放棄咗佢,我又點面對自己下一位?」
Ron更對Kit說:「你唔放棄,我唔放棄,好嗎?」令人非常感動。
Ron更對Kit說:「你唔放棄,我唔放棄,好嗎?」令人非常感動。
其實過往Kit也曾在社交網貼出與媽媽的合照。
其實過往Kit也曾在社交網貼出與媽媽的合照。
其實過往Kit也曾在社交網貼出與媽媽的合照。
其實過往Kit也曾在社交網貼出與媽媽的合照。
Kit被問到會否因媽媽的行為感到不開心,她點頭示意;不過被問到會否嬲媽媽,她就立即搖頭。
Kit被問到會否因媽媽的行為感到不開心,她點頭示意;不過被問到會否嬲媽媽,她就立即搖頭。
Kit被問到會否因媽媽的行為感到不開心,她點頭示意;不過被問到會否嬲媽媽,她就立即搖頭。
Kit被問到會否因媽媽的行為感到不開心,她點頭示意;不過被問到會否嬲媽媽,她就立即搖頭。
Kit被問到會否因媽媽的行為感到不開心,她點頭示意;不過被問到會否嬲媽媽,她就立即搖頭。
Kit被問到會否因媽媽的行為感到不開心,她點頭示意;不過被問到會否嬲媽媽,她就立即搖頭。
《東張》找到Kit媽媽,媽媽所給的理由依然是「唔得閒,要做嘢」,又反指:「佢冇訊息畀我,又冇打畀我。」
《東張》找到Kit媽媽,媽媽所給的理由依然是「唔得閒,要做嘢」,又反指:「佢冇訊息畀我,又冇打畀我。」
之後Kit媽媽更拿出一個夾萬,指自己有錢:「我唔駛佢養我!」至於媽媽其他解釋,是否有虧空女兒的醫療津貼,要留待明日《東張》揭曉。
之後Kit媽媽更拿出一個夾萬,指自己有錢:「我唔駛佢養我!」至於媽媽其他解釋,是否有虧空女兒的醫療津貼,要留待明日《東張》揭曉。

【其他閱讀】

東張西望丨街市逾百老鼠傾巢而出 梁敏巧著短T加瑜伽褲超興奮追住睇

黃一山與80年代三大女神飯敍 54歲翁虹凍齡靚樣勁吸晴激有少女味

TVB色誘戲花旦博盡!陳偉琪罕有濕身透視 黑bra陳敏之與唐文龍鴛鴦浴

《星島頭條》APP經已推出最新版本,請立即更新,瀏覽更精彩內容:https://bit.ly/3yLrgYZ

其他文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