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市品牌進退有據 瑞士表展新走勢

Baselworld及Watches and Wonders兩大表展,今年會以無縫接合的日期舉行,傳媒要接連由日內瓦趕往巴塞爾採訪,令整個行程長達兩個多星期。

  每年首個季度都是舉行瑞士表展高峰期,不過,今年多個品牌也基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退出Baselworld及Watches and Wonders。早前,很多品牌亦取消了海外宣傳活動,但仍有樂觀的支持者。今次請來腕表品牌CEO及業界公關公司負責人,詳談兩大陣型表展的動向及剖析市況走勢。

表壇年輕正能量 Edouard Meylan:暫不受疫情影響
  H. Moser & Cie.的CEO Edouard Meylan是瑞士製表界五大家族傳人之一,父親Georges-Henri Meylan曾任多個腕表品牌要職,現任瑞士製表文化基金會主席。Edouard向來敢言,他認為瑞士製表業界應追求百分百瑞士原產,他曾以電影《星球大戰》開場字幕作二次創作及扮演瑞士牧牛童諷刺現今「Swiss Made」不斷降低標準。去年以環保生態概念製作的Moser NatureWatch概念表,更成為表壇熱話。最特別的是,Edouard旗下品牌很早已在Baselworld期間舉行小型表展,是體現自設表展觀察市場反應的先鋒。  

  我們旗下多個品牌,一直有舉辦小型聯合表展,2018年亦有參加SIHH日內瓦高級鐘表展,雖然今年更改了日期及改名為Watches and Wonders(下稱WW),但我們聯手MB&F進軍主場區。新型肺炎疫情並未對我們旗下品牌於2020年WW表展有太大影響,因我們主要銷售及增長並非只來自大中華及內地市場,然而若疫情波及世界各地,影響便變得直接。不過現階段中國及香港積極控制疫情,預計問題應不大。」

預料輕微增長

  多次在逆市中品牌的腕表仍能大賣,Edouard面對今次疫情,信心會否減少?「雖然2019年香港有很多事發生,但我覺得不宜太早下定論,好像2018年的貿易戰期間,大中華市場的需求一樣減少過,但不到幾個月,情況已有所改變,我們當時仍錄得很好的銷售增長,而且高級鐘表的定單更是超乎想像。因此,面對今次疫情,雖未能估算2020年WW表展後鐘表業趨勢,不過,我預計仍會有輕微增長。據知,不同品牌亦會將宣傳及產品 設計投放於不同市場,以彌補於亞洲地區市場所受的影響。」

  「除了嚴控參展成本,基於用家消費心理日漸成熟,產品要以創新為主導,故無論是參與獨立或大型表展,品牌也必須展示嶄新獨特的設計,才可致勝。今年在WW中,我們將展出與其他品牌合作的新表款,希望以聯乘作品擦出意想不到 的火花,這亦是我營運品牌的方向之一。」

  文:伍旋卓
  圖:星島圖片庫、被訪者提供

Baselworld及Watches and Wonders兩大表展,今年會以無縫接合的日期舉行,傳媒要接連由日內瓦趕往巴塞爾採訪,令整個行程長達兩個多星期。
今年Baselworld雖然有多個品牌退出,但Rolex、Tudor及Patek Philippe等名牌,仍然是台柱之一。

Edouard是製表業的正能量生力軍,很早已為旗下多個品牌舉行獨立主題的聯合表展,他認為不論參與任何形式表展,提高製作及設計水準,才能獲得用家青睞。
SIHH於2018年設計的獨立展館,吸引了大量獨立製表品牌加盟參展,開創了展品多元化的趨勢。
Audemars Piguet同樣退出SIHH表展,筆者聽說原因是品牌於每年表展中能展出的表款不多,反而較傾向於整年度的分段推出形式,以配合自家的新品大型發布會。
Richard Mille(RM)在任何市況下一直保持極佳銷情,不少零售商笑稱只要有RM賣,一定賺錢。品牌今年退出SIHH表展,據知原因是新表設計極複雜,故產量太少,貨量不足以應付表展定單。
Seiko及Grand Seiko是Baselworld多年重要參展名牌,亦是罕有能進入Hall 1主展館的日本腕表品牌,早前已宣布退出今年Baselworld,據知品牌將於日本舉行多個不同主題活動,以另一角度介紹新表。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