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味道

    氣味,是記憶匣子的鑰匙。
      記憶中的味道,總是美好。
      老爸饞極,吃到美味的,都趕緊帶我一嘗。還是豆丁時,隨老爸上冰室鋸扒吃冰,鐵板牛扒滋滋作響,紅豆冰杯子遮了半臉,拿刀起勢切,就管子用力吸,奮力幹掉一半,飽得眯起小眼打盹。

  曉得我愛聖誕,老爸與我賞燈飾,逛累了,帶我吃新口味薄荷雪糕,我啃掉兩大球。

  第一頓正牌西餐有夠火辣,免翁牛柳蓋滿黑椒,老爸看我一口接一口頻頻呼辣,呵呵大笑。

  從事船務,老爸在海上猶魚得水,有次一起看節慶,船隻連接碼頭的懸空板子長好幾米、僅一呎寬,胖老爸在板子上來回疾走,給我拿船家零嘴,如履平地,看得我 眼,知他吃過夜粥,不知他曉輕功!

  遠年記憶猶新,當時只道是尋常,而今空餘刻骨追念——記憶也是牽掛。

  文:Edith
  圖:星島圖片庫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