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品│本地山田錦 首支香港人的清酒

「我小時候,15、17歲時,有一個抱負,就是想令我們這班住在這裏的人,自豪自己身處的地方,當你飲這瓶酒時,知道是這裏的出品,從而了解這地方,這瓶酒的價值,就在這裏」,香港酒造的創辦人 Tom,由國際品牌顧問、市場推廣總監,搖身一變成農夫,穿着水靴,彎下腰,於稻田間除草。



「香港這地方很難得,這是大帽山,這裏的水源自山上,這泥土,大約幾十年未曾用作耕種」Tom深深被這地方吸引,感覺到這地方連繫了其小時候的抱負。「試試由這裏開始,發掘有甚麼可能性,一開始,這片田跟旁邊的一模一樣,是我跟拍擋二人,用機器開墾」,門外漢翻土同時,連機都反轉了。



打着「香港」牌頭,卻用日本米種,「日本清酒用的酒米,是特別研究出來,酒米內有澱粉質、蛋白質」,看着又圓又肥的山田錦種子,跟香港米種完全不同,折衷方法是香港種的山田錦。



 

日本來的山田錦,意外地跟大帽山下的農地合拍,10月底就迎來第二造收成。
綠色一瓶是本釀造「謙」,深色一瓶是純米吟釀「可」,各$480。

百年酒廠合作



為追求質素,決定把米運到日本,找專業的去釀製,「找了10間以上酒廠,他們的回復很簡單,香港種的米,跟酒廠沒有關係,沒有興趣,我們想加沉香,酒廠更會推翻這概念,反介紹自己的產品,就換上酒標就可以」,疫情期間,就靠日本當地的工作伙伴,最後尋上了靜岡縣、157年歷史的花之舞,其下一代剛接手生意,對這新概念深感興趣,然後,順利展開釀酒工序。



「我們一直提醒酒廠,品牌是以農業思維作基礎,非清酒思維,所以我們不會追逐清酒界別,那些30%精米步合,因為這樣對我們來說,是很浪費」,當過農夫,明白粒粒皆辛苦,現在的出品,精米步合是60%,只磨走表層粗糙的40%,保留了60%米白來釀酒。



「沉清就是沉香加清酒工藝,一種新酒體,將來亦會以沉香為主,或許是其他品種的沉香,米亦可以轉用其他品種」,Tom正準備下一項目,將會繼續發掘其他農產品的可能性,更在構思一款香港沒有的酒種,香港酒造,令人期待。






香港酒造



網址:www.yuedobrewery.com

轉型做農夫,短時間內,學習各種農藝。
採⽤⿂稻共⽣概念,⿂可於四邊遊動,⽽稻米則種在中央。⽔稻引來的昆蟲為魚提供食物,做成⾃給⾃⾜的環境。
山田錦被稱為「酒米之王」,口味平衡,而Tom現時再挑戰其他酒米,包括雄町及五百萬石。
多次碰壁,終尋上花之舞的年輕莊主,一起挑戰加入沉香的新酒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