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6º
  • 92%
  • 2022年10月1日 星期六

飲食故事|上水70年歷史街坊老醬園 姊妹接手創出腐乳粉

飲食故事|上水70年歷史街坊老醬園 姊妹接手創出腐乳粉

我城步伐急促,有不少舊時物被淘汰,需以時間浸淫的醬園行業,更是首當其衝,包括上水這一家街坊醬園,「爺爺陳根秀由鄉下來港,在朋友醬園學做醬油,於1952年創立正和隆,以生抽、老抽開始」,陳家就紮根於上水超過60年,2020年舖頭結業,剩下上水的小廠房,「跟現在的分別都有一點,過去我們在舖頭是賣散裝的,我們不是甚麼大廠房,只是一些家庭式手作,以往只供貨給自己舖,賣清了就再做」,雖然如陳家大女兒Ruby所說規模細了,部分亦搬到內地生產,但生抽、老抽外,麵豉、醃製品(如茶瓜、五柳、蕎頭、酸梅)都是陳家自己一手做。

爺爺陳根秀由鄉下來港,在朋友醬園學做醬油,後於1952年創立正和隆。
爺爺陳根秀由鄉下來港,在朋友醬園學做醬油,後於1952年創立正和隆。
現在正和隆已沒實體店,工場就分香港及內地。
現在正和隆已沒實體店,工場就分香港及內地。

老醬園一家
「我們小時候,小學三年級時,已在舖幫忙,一直都不希望接手正和隆,但於2016年尾,我們父親決定不再經營,我們發現自己不捨得這品牌」,因一句「你沒嘗試 怎知道」,Ruby、Agnes兩姊妹明知辛苦,依然決定回家接手,於2017年1月正式接手。Agnes回想當時的熱血,「我上班,很努力,如我把這副心機放在舖的時候,應有一番作為。」
兩人由朝到晚,做醬、看舖外,更四處擺檔,「但付出多少,不等同收回多少,返來接手後發現是十級難的」,經歷四年,兩姊妹重返老本行,以兼職形式支持家族生意,Ruby感恩老闆體諒其家庭生意,「他說『你可以做點(家的)工作』,但我說,我回來打工,不想用你的時間做我自己的事,那麼我就以空餘的時間做這裏的工作,所以我很晚才覆你(電話)。」

兩姊妹接手後,努力到各區擺檔,希望讓更多人認識。
兩姊妹接手後,努力到各區擺檔,希望讓更多人認識。
二人坦言腐乳製作需時,又味道濃,放工後亦怕別人聞到自己身上的腐乳味。
二人坦言腐乳製作需時,又味道濃,放工後亦怕別人聞到自己身上的腐乳味。

做醬令人厭惡
「有一陣子覺得,很厭惡,想快點離開,盡量不想面對」,「如只是一磚腐乳,是很香的,但若是一堆,就在面前時,那濃烈的味道」,「走上街,身邊的人都會聞到這陣味」,「覺得很臭,要立即回家沖涼」,兩姊妹雖然口說厭惡,但依然對自家品牌有感情,不捨得放棄,「我們是街坊品牌,一個屋企的味道,給顧客一些屋企的味道,是一些以前的味道。」

研創新產品
街坊小品牌,沒有大集團撐腰,但陳家亦按捺不住對做醬的熱愛,近年研發不少新口味,如紫薯辣醬、大檸辣醬,更有超乎一般想像的「腐乳粉」,「傳統腐乳運輸上很麻煩,既有玻璃,又有水又重,亦會滲漏,現在發明了腐乳粉,多了客人來買」,花心機地將每一磚腐乳𠝹開,然後用焗爐烘上十多小時,不時打開爐門檢查,至腐乳抽乾水份成固體,打粉、篩滑,最後入樽方完成,「現在很多人移民外地,腐乳粉方便運輸,如果可以將傳統口味流傳給海外朋友,都是值得的。」

不似傳統腐乳般重,腐乳粉輕巧方便,可帶到國外。
不似傳統腐乳般重,腐乳粉輕巧方便,可帶到國外。
口說討厭,但Agnes研發腐乳粉,希望這家的口味,更易保存。
口說討厭,但Agnes研發腐乳粉,希望這家的口味,更易保存。
同時,腐乳粉更可用於不同料理,如雪糕、薯條等等。
同時,腐乳粉更可用於不同料理,如雪糕、薯條等等。

「我爸爸雖然說不希望下一代都這麼辛苦去搵錢,但至我們接手,我覺得他是開心的」,Ruby、Agnes攜手延續陳家老業,雖然未知將來,就盡自己努力,讓品牌走得多遠。「我們不懂做生意,靠傳統方法,人傳人,有街坊來讚醬料好吃的時候,那滿足感、成功感,很重要。」

正和隆
網址:www.chingwoolung.com

星島新聞集團慶回歸25周年專題網站,請即瀏覽:https://bit.ly/39AQC3m

立即下載|全新《星島頭條》APP:https://bit.ly/3yLrgYZ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