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當下 愛要及時

她肺癌復發後對所有治療無效,全基因圖譜也找不到合適的藥物,我深知道她餘下的日子不多了。
  去年十月初曾到威院探望她,我看見那些擴散到她頸項兩旁的腫瘤,很多、很堅硬,彷彿一隻載滿積木的絲襪。儘管她有一點氣促,並表示身體多處疼痛,但她仍然清醒,仍能吃喝,仍能跟我聊天。出院不到三天,她又因為呼吸困難再度入院。醫生說癌細胞很惡,擴散得很快,家人要有心理準備。
  再度入院的第二天,她開始聞氧氣,由4度增至6度、8度……最後是10度;由最初服用嗎啡藥水,到後來經靜脈給予嗎啡,她大部份時間都在昏睡,只偶爾張開眼睛,神智也有點亂。她的四肢冰冷,卻總是說覺得熱,要老公開小風扇吹着她。
  她很快要走已是定數,有緣送她最後一程卻是因為擔心她的女兒。那天早上我心血來潮致電她的女兒,她女兒剛巧收到醫院打來的電話,正乘的士趕赴醫院。她在電話裏哭得好厲害。
  到了醫院,她已在彌留狀態,四個女兒在病房外哭着對我說……
  「媽病了這麼久,我知道她會離開我,但我以為還有三數個月,沒想到那麼快。我真的捨不得她啊!」
  「媽昨天仍能喝一點點流質,她說想飲木瓜雞腳湯,我今天一早便煲好帶來醫院,但她已經無法飲。」
  「這些日子以來,媽入醫院,我無法天天來看她。因為我有一名一歲半的兒子,我要等老公星期天放假照顧兒子,我才能到醫院看媽。昨天醫院通融讓我帶兒子見婆婆,媽很高興,她最疼這個孫兒,但同時她又心知不妙,因為醫護人員竟容許幼兒進病房……」
  「自從媽三年前得病,我們帶過她到泰國、韓國、日本和台灣,我已答應帶她去英國,但如今無法實行了……」
  「我也答應媽帶她去澳門吃自助餐,看來去不成了。」
  「對呀對呀!媽好嘴饞的,她最愛吃大閘蟹,我本想今晚下班買來醫院給她,她能吃多少便吃多少,豈料……」
  我為她們遞上紙巾,然後說:「其實你們已經做得很好,媽媽也知道你們疼錫她。每一次見面,她都會告訴我:『我幾個女好乖㗎!』你們都很愛大家,一個如此有愛的家庭,是幸福的。媽媽會想你們開開心心,好好生活,愛自己。」
  陪了她們一會兒,我也告辭了。我步出威院正門,沿着斑馬線往巴士總站走,腦海裏忽然浮現了八個字:活在當下,愛要及時。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