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期癌症非末路 「寡轉移」有望收復失地

「嘩!阿媽,你擴散呀!」
「啋啋啋!咩擴散呀?」
「你啲白頭髮擴散呀!」
筆者一把年紀,早已滿頭花白,只因忙碌(和懶惰),加上最近疫情關係盡量減少外出,已經兩個月沒有處理煩惱絲,頂上白髮已長至三吋,難怪女兒驚叫。不過,她錯用了癌症患者最忌諱的「擴散」一詞。
  癌細胞擴散,醫學上稱為「遠端轉移」(Metastasis),意指癌細胞從原發部位藉由侵入循環系統,轉移到身體其他部位繼續生長,情況就好比侵略者開疆闢土,成功佔領後落地生根,開枝散葉,甚至繼續攻佔其他地方,擴充版圖。
  癌症轉移之所以可怕,是因為一直以來都認為發生轉移的患者預後都比較差,同時因為癌細胞轉移到身體各部位,治療上變得更為困難,幾乎無法根治,只能採用全身性治療(例如化療)來控制腫瘤。再者,不少癌症患者的死亡都是由於癌細胞轉移至身體其他重要器官之後,影響器官功能所致。因此,「擴散」或「轉移」往往是癌症患者揮之不去的夢魘。
  然而,隨着過去十多年來醫學界對腫瘤遠端轉移特性的了解加深,這種觀念已慢慢改變過來。部份轉移性(即第四期)癌症,若受影響的範圍不大、腫瘤的數目較少,醫學上稱之為「寡轉移」(Oligometastases),目前除全身性治療外,也可配合有效的局部治療方案(例如手術或放射治療),長期控制甚或根治疾病。

三個成功收復失地的「寡轉移」病例

  筆者家中三位長輩都是第四期癌症患者。
  玉蓮是大姊,71歲確診第四期三陰性乳癌,除了左邊乳房的主瘤外,腋下也有多顆淋巴結受影響,並同時有一處位於頸椎C3位置的寡轉移。她完成八次術前化療後,正電子掃描顯示乳房和腋下淋巴的腫瘤顯著縮小,頸椎的寡轉移已回復正常;手術後亦達到「病理完全緩解」(Pathological Complete Remission),即病理報告顯示乳房組織中已無癌細胞存在。隨後,玉蓮接受了十五次放射治療以鞏固治療效果,目前已完全康復。玉蓮是烹飪高手,治療期間因體倦少下廚,如今我有口福了,謝謝她送我的自家製鹹水角、豆沙角、糉子、南乳齋、蓮藕燜豬手……
  國華是二哥,68歲確診第四期大腸癌,大腸的主瘤達7.8厘米,連內窺鏡也幾乎無法通過,同時癌細胞亦轉移至肝臟,幸好只有一顆轉移的腫瘤,因此屬於寡轉移。經醫生評估後,他接受手術同步切除大腸和肝臟的腫瘤,並在術後完成了八次輔助化療,以減低將來復發的機會。他完成治療至今接近兩年了,他的中氣比我還好,唱粵曲聲音嘹亮,拉小提琴更是有姿勢有實際。
  國輝是老么,52歲確診第三期直腸癌,在同步放化療後接受手術,卻不幸在數個月後原位復發,後來又在正電子掃描中發現一顆轉移至肺部的細小腫瘤,醫生評定為寡轉移,建議手術切除或以放射治療處理,國輝選擇了後者。在三次高劑量的放射治療後,他肺部的腫瘤消失了。雖然他在治療後有一段時間感到氣促,但他堅持每天做運動、積極鍛煉身體,體魄很快便恢復過來。筆者曾與他一起爬樓梯,他一口氣爬上五樓也面不改容,筆者反而氣喘如牛,要停下來休息兩次。昔日,第四期癌症患者活上五年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如今,國輝正是活生生的例子,由確診至今,他已踏進第五個年頭了。
  希望羅氏這一家的故事,能為抗癌路上的您帶來一點安慰和希望。時至今天,即使是第四期癌症也未必是絕路,辦法總比困難多;您或許會感到洩氣,但請不要放棄!

海倫
醫學作家,癌症康復者及照顧者,致力以義工身份與同路人分享經驗。
《陪您度癌關》及《海倫的醫患世界》博客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