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居明大師會客室】大紅燈籠行好運 新光睇好戲

很多人見到一張戴着口罩的粵劇海報,上寫「吐笠」二字,才明白古代人也戴布口罩,稱為「吐笠」。今年7月新光好戲連場,繼《共和三夢》、《夢之戀人毛澤東》後,首部以瘟疫為題,戲中出場時人人戴上「吐笠」的粵劇《大紅燈籠蘇東坡》來啦!
此劇講述宋代大詩人蘇東坡如何抗疫平瘟的故事,戴着「吐笠」的粵劇紅伶正是蓋鳴暉!原來古代人也遇到瘟疫,那時的人也戴口罩,就像現在我們一樣,很有趣。這劇是說蘇東坡面對瘟疫時的愛情故事。但此劇的主題是每個人如何在瘟疫中悟人生!每個人如何在瘟疫逆境中要保持「自在清安」, 「人心所安,必是歸處」!

進入蘇東坡真實世界

一直以來,前輩只寫蘇東坡與女妾朝雲的戲,但我想,蘇東坡的戲可以很多層次的發揮。首先是他的詩篇。在撰寫此劇前,我差不多吧蘇東坡一生的著作都草草地看了一次。記得一次去日本見到一本難能可貴的《蘇東坡詩詞集》,要將整整廿多本其他詩人的書一起購買才可擁有,結果我的弟子為人一人一本地帶回了香港。後來發現日本人出版的蘇東坡,內容更為豐富,對我寫作任務有極大的幫助。回港不足三天,又擁有了一個蘇東坡「把酒問青天」塑像,放在我書桌的西北隅,很快便把此劇構思好,覺得有點天意!
太多人為王菲的一曲神迷,正是蘇東坡的「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一詩。我在劇中大膽推論,這首詩不是蘇軾寫給弟子蘇徹子由的,「千里共嬋娟」的「嬋娟」不是指月亮中的嫦娥,而是送給他的第三任妻子「嬋娟」馬盼盼的。 

五行要「火」的蘇東坡

看《大紅燈籠蘇東坡》,要知道我因為蘇東坡一個「貶」字產生極大的興趣。而且是「一貶一貶又一貶」。他一生被貶九次,由北方貶至杭州,貶至廣東惠州,後再貶至海南島。奇怪的是,蘇東坡愈向南方貶,寫出的詩篇愈來愈好。
 我看了蘇東坡的八字,他是癸水日元,生於子年丑月,所以喜火忌水。於是,我想到蘇東坡「日啖荔枝三百顆」的詩詞,荔枝是「火」,蘇東坡要火,每天吃荔枝補火,而且愈向南方生的荔枝愈甜愈大粒,也是愈多火,愈向南貶愈好運。荔枝是他的用神,是他的一生人的「解藥」。貶謫在他人眼中是苦難,但在蘇東坡是寫得好文章的動力。人生「甜苦一如」,坦然面對一切際遇。
蘇東坡晚年在海南島時被皇帝赦罪,召回北方。當他坐船向北返朝時,卻不幸死於船上,蘇東坡的遭遇與我發明的「五行餓命學」理論同出一轍。這段由荔枝引發的故事貫穿整個劇本,有趣又有意境。當然其中的曲折離奇,引人入勝的故事橋段,更令觀眾神馳其中。
相對蘇東坡的仕途「一貶一貶又一貶」,他的愛情生活又是「一妻一妻又一妻」。劇中說到蘇東坡的愛人名嬋娟。嬋娟是十八年前被蘇東坡設的保良堂救助,所以一直仰慕蘇東坡。當她染疫快要離世時,堅持要與蘇東坡結婚。原來蘇東坡命中要經歷三個妻子的離世,當時他已有兩個妻子過身,於是嬋娟死前要同蘇東坡成婚,讓他應了這命,他下一任妻子就不用早死。這段愛情故事非常感人。

蘇東坡與一生宿敵章惇

寫蘇東坡,一定要寫佛印,但不想佛印太譁眾取寵,因此我有意不著筆於他與蘇東坡的傳統鬥嘴戲,因為坊間流傳的笑話太多了,我並不想見一個喜劇人物在此劇中。反之,加強大反派,即蘇東坡半生的怨敵章惇,此人曾是蘇最好的朋友,由於妒忌蘇的才華而為敵,諷刺的是後來其孫都在讀他敵人的詩篇,這諷刺很具戲劇效果。在現實世界中,所有成功人士的背後,或多或少總有這種「小人」。單單一場妒忌東坡肉而逼東坡喝下臭襪湯(香蜜糊),令人難忘。

蘇東坡和「大紅燈籠」有何關係?

「大紅燈籠」是蘇東坡當年送給嬋娟的禮物,一別十多年,二人重遇,嬋娟依然記得蘇東坡送給她的燈籠,深藏寓意「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當大量的紅燈籠高掛起來,來鼓勵東坡被貶回京,要努力振作時,觀眾均為此劇情而激動流涕了。此劇於8月4日公演,尚有少量門票發售,搶飛要快!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