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含劇透】善良的謊言真的善良?Netflix新動畫《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讓人反思!

日本動畫電影《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6月18日在影視串流平台Netflix全球獨家上架,喜歡日本動畫以及貓貓的讀者值得一看。作品以日本愛知縣常滑市作背景,常滑市被稱為《招財貓的故鄉》,與電影中以人類和貓為軸心的故事有種不言而喻的聯繫。

為免劇透,電影詳情小編不詳説,希望有興趣的讀者看完以下少少簡介後,趁週末假期的時候,花兩小時的時間享受這套作品。故事講述女主角笹木美代因為厭倦身邊的人和事,一次機緣巧合得到了一個可以變成貓的面具,變成貓後遇上了自己的同班同學,亦即是電影的男主角日之出賢人,令美代對人重新有了期待。整套電影的中心思想,都包含着日本「口是心非」的社會文化,面對其他人時從來不會講真話,習慣以善言的謊言應付別人,但現實上這些善良謊言有時候卻傷害了別人,傷害了自己。

這套電影以貓和人的相處,給人和人相處的關係留了個問號,到底人與人的相處能不能好像我們和寵物相處時般坦誠真心。電影以貓為主題,雖然小編是狗奴不是貓奴,但同樣明白有時候寵物的神奇作用,因為牠們會默默陪着自己,不會背叛。而且,有時人很怕自己的一句說話傷害了別人,開始用善良謊言應付別人,甚至將自己封閉起來不與人聯繫。這種社會現象,或者說人的心理,在日本神作《新世紀福音戰士》中亦包含甚多,當中的A.T力場,看似是一種科幻神奇的力量,其實本質就是人類的「心之壁」,當人們將自己的心扉關上,就好像一道無形的牆將自己和別人分隔開。《福音戰士》和《想哭的我》都有著共同的元素,就像作者在質問到底人應該繼續與人保持距離,用謊言應付麻煩,盡量不去插手別人的事,還是應該開心見誠與人相處。這個問題一直有很多爭論,甚至由《福音戰士》推出的 1995年到2020年的今天,問題都依然存在,所以小編就不為此作結了。

如果單純論電影的劇情,在故事題材和敘事手法上是不錯的,但鋪排方面在電影最後30分鐘才開始高潮的階段,而前大半部份的劇情推進較為緩慢,需要讀者知道的訊息很多,令到進入高潮部份時劇進的發展有點突兀。不過這套電影卻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拯教了它在小編心目中的印象,就是它的插曲是由日本的搖滾二人組合Yorushika演唱,而小編最近亦十分喜歡這個日本組合,所以讀畢這篇文章後,除了要看《想哭的我》,也可以聽聽Yorushika的歌。如果讀者們有養貓做寵物,看這套電影時,說不定會懷疑貓咪的真正身份其實是人類呀。

文:Jack
圖片來源:《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電影宣傳圖片、電影截圖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