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藝潮博覽會|酒店在地創作 展新媒體藝術創意

酒店是一個有趣的地方,大家在這裏短暫逗留再出發,似家非家,經過一年多的疫情,它的角色似乎起了微妙的變化。在香港年輕一代藝術家的創作下,酒店作為空間,有甚麼值得深思之處?
  疫情爆發前,大家入住自己居住城市的酒店機會應該不多吧。現在,Staycation令酒店成為大家趨之若鶩的享樂地方,需要回港隔離的人又視之如「囚牢」,感到厭惡。第四屆《新藝潮博覽會》即將在銅鑼灣的酒店內進行,除了七十多位本地藝術家參展,大會特別邀請了三位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的年輕藝術家,於酒店進行創作計畫,觀眾可以參與其中,與三位藝術家重新思考「酒店」作為空間的性質與可能性。
  項目名為「一百刻」,取自「晝夜百刻」一詞:「在旅館裏度一晝夜,為一百刻。在此,百方過客駐足停留片刻,並轉身離開,前往各自的目的地。」三位藝術家嘗試以時間作為彼此的載體,並運用不同媒介呈現藝術家們對酒店空間的解讀。根據《新藝潮博覽會》負責人說,促成這次合作的原來是任教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的著名跨領域藝術家及設計師伍韶勁,「每屆新藝潮上我們都會介紹更多年輕藝術家,特別是本地的大學畢業生,他們的作品很多尚未進入市場,充滿想像力和實驗性。今年初策劃期間疫情反覆,最初的構思是利用科技手段,讓大家更容易觀賞展品,不過伍韶勁卻建議假如疫情受控,實體博覽會可以舉行,可以嘗試一個刺激我們六感的體驗過程,畢竟大家利用虛擬手段已一段長時間,會很渴望能夠親身感受藝術,酒店作為展覽場地,正好提供了一個有趣的空間,我們很感謝伍韶勁的幫助。」
  參與的藝術家包括許芷瑋、黃姬雪和李穎儀三位近年畢業同學。許芷瑋的作品名為《外層虛空》,作品解釋是「自製外太空氣味、超聲波擴香器及無聲錄像」,不禁令人莞爾──外太空是甚麼氣味?真是任憑想像了!她一直在創作中探索感官與感知的邊界,尤其對視覺及嗅覺最感興趣,利用光學和幻象探討視覺的限制出發,並積極觀察氣味與人的關係。有趣的是,原來許芷瑋天生是沒有嗅覺的:「外太空並不是絕對的真空,有一些氣味分子有機會停留在虛空中。除了太空人,答案對我們的感官來說仍然是個謎。我通過分析曾於外太空漫步太空人的採訪,還有請人試圖想像這種特殊氣味,創造出一種想像外太空的氣味,散發到酒店房間中。三種香味瀰漫在酒店客房中,與香水的前調、中調和基調呼應。氣味散發的頻率與呼吸的錄像同步,這種氣味讓觀眾彷彿置於遙遠的外太空的空間。」為了製造不同人士想像中的太空氣味,許芷瑋與大會也邀請網友提出,她會盡量將答案融入製作中,至於最終是甚麼氣味能讓大家猶如置身外太空,就要到現場才可分曉。
  黃姬雪的作品名為《離開的演繹(致那無可避免的一天)》, 是一段大約三十分鐘的語音記錄,以邊走邊聽的方式沉浸於關於離開的概念中:「酒店本身就是一個有關暫居的地方。因此離開就恍如這空間的主題,每一天每小時每分鐘都在發生。每個人可以帶着千萬個理由來到這裏,但無可否認的是,每個人都會有自己即將前往的目的地。因此,酒店就像是一個過渡的地點,每個人都注定會離開。」觀眾須一邊聆聽預先錄製的語音,一邊跟隨特定的「過客」,行走於酒店內不同的房間和樓層。參與者同時也是「過客」的旁觀者,通過他們的獨腳戲體悟有關離開的複雜情緒。
  李穎儀是梨木製陶所的創辦人之一,以陶瓷為媒介,創作實用器物,曾於香港文化博物館、不同的私人藝廊展出,現為香港當代陶藝協會會員,同時專注文化學習,如茶學、香道、太極等等。她將酒店房間轉換成茶席體驗的場所,通過器物和茶作為媒介,希望觀眾在「當刻」自觀六感的細膩。
  大會表示,基於限聚令、社交隔離等限制,只能給有限人數參與,有點可惜,不過,也許這種無奈的感覺,正是在酒店緣聚緣滅的眾人心聲,在有限的條件和時間下,在這個細小的空間,希望大家能把握當下,好好共度「一百刻」的晝夜。

文:蘇媛  
圖:《新藝潮博覽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