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0º
  • 74%
  • 2022年5月28日 星期六

半夕時代|花牌紮作疫情下零收入 「看不見前路」

半夕時代|花牌紮作疫情下零收入 「看不見前路」

代表喜亦可代表哀

花牌紮作每一每一每一每一每一都是由人手注入温度。

榮基花牌第二代傳人, 蔡榮基師傅
榮基花牌第二代傳人, 蔡榮基師傅

 

《半夕時代》今次主持人吉吉訪問花牌紮行業,請到榮基花牌第二代傳人蔡榮基師傅。蔡師傅自小跟隨爸爸學習花牌紮作,他表示:「每逢放假爸爸就會拿一些紙花回,叫我打開紙花,給我任務。中學就開幫他上花,中學畢業,我就直接入,爸爸也非常贊,因為始終自己兒子幫忙會好一。」

5080年代是花牌最興盛時,榮基花牌(前身榮益花牌)1960年由爸爸蔡創師傅主理,當年大型節、開張誌、喜慶婚嫁、喬遷之喜等,一個巨型花牌絕對是不能少。以前未有互聯,報紙又不算很流,花牌就是最有效的宣傳一個花牌兩三層樓,遠處可以看到花,就知道那裏有新店開。時至今日,花牌變成了一個特,蔡師傅:「做一個花牌很懷舊在鬧市中做一個花會很搶眼很吸每次掛完花牌也會覺得很代表到香港的特花牌只有香港才台灣及內地也沒有花牌這東西他們會用木板代替花我覺得在鬧市中掛好一個花掛完後覺得很有香港味道。」

 

早期的花牌使用鮮花,因此花牌紮作店多被稱為花由於鮮花保鮮期短容易枯後來轉用紙紙花不耐戶外風再轉用銻其他轉變包括以LED燈泡代替鎢絲燈以電腦打印取代手寫文字等。蔡師傅接手爸爸的傳統行都與時並進加入新元素:「爸爸起初也有點抗拒新元素後來看到反應不後來慢慢放手給我嘗到公司交給我我決定權大了我的發揮空間更,加入新的元新的嘗新的配。通常傳統花牌是紅色綠我用紫之前的花牌用銻紙我就用燈膽轉用LED各適其適的想法放進去。」

美國華盛頓建花牌
美國華盛頓建花牌

2014年蔡師傅獲邀到了美國華盛頓一個民族做花那個花牌是民族節以來最大的建築35610,蔡師傅憶述:「做了第一個在美國的花當然是很開能夠將花牌帶到那麼遠的地在外地展示到自己的作覺得真的很高很夢幻,打開了我到外地做花牌的大門。他們在美國生活了很多他們說很久沒見過搭棚架簡直比我們更開好像失散多年後重遇一滿足感及成功比賺到錢更開因為能夠將香港傳統文帶去外那個滿足感很大。」

蔡師傅與吉吉合照
蔡師傅與吉吉合照
蔡師傅教授插竹蔑技巧
蔡師傅教授插竹蔑技巧

吉吉即席跟蔡師傅學習花牌製作,先學習釘銻花,銻花有五種顏順顏色次以釘槍釘上。之後到換字利用竹蔑一支一支地插入龍柱中,過程不用任何膠水也可以,完成後可以把字牢牢貼緊龍柱。吉吉說:「看似很容易,但其實很考功夫,因為插到龍骨上是插不入竹蔑的,而且竹蔑很容易割手。」

 

時移世易,傳統花牌近年慢慢被淘60、70年代最多有20、30間花牌公到今時今日只剩5間左。加上疫情影響下,蔡師傅的生意額大跌八成,甚至大半年零收入:「現在這刻我看不見前燈光一盞也沒有,做花牌投資很材料一點也不報紙也很便是人工很例如紮一個龍柱組要破竹削紮完一對龍的可能要三四萬人連畫畫等工你想想一個花牌要多少組還有我們倉內要投資多少對龍還要有地方存租金是主要的問題,還有主要花牌不是必需現在受疫情影它完全變成了陪襯品。」

花牌工作坊
花牌工作坊

 

2014 年花牌紮作技藝被列香港非物質文化遺近年花牌紮作慢慢變成一種藝術。因為這個稱號,蔡師傅能夠將花牌帶入學校、社區,舉辦大小不同的工作坊:「多謝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這個稱號,有多了很多內地人的欣還有一些香港文化界的朋他們覺得花牌很特做生意也或者送禮也想到不如做花牌會比較特。分享花牌是我第一之後到做好作品成功滿足第三才是利花牌是我爸爸交給我的任希望完成到他的心就算不能發揚光也不要令他失禮。」

建棚架
建棚架
蔡師傅生意額大不如前
蔡師傅生意額大不如前
倉內存放有大量花牌組件
倉內存放有大量花牌組件

或許1020香港街上已經不會見到花牌足但我們要記時代的進是前人一步一步建立得蔡師傅秉承傳統用最大的努力為這個文化留下印記。
 

立即下載 | 全新《星島頭條》APP 

更多新冠疫情資訊,請到以下專頁瀏覽 按此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