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6%
  • 2022年8月8日 星期一

李夢 – 憂鬱的色彩|夢遊世界

蒙克畫作《夏夜》,藍色湖水與女子寥落的心境互相映照。

  挪威藝術家愛德華孟克(Edvard Munch,1863年至1944年)絕不是一個快樂的人。他的性格,從他作品的主題和用色便能窺見一二。正在英國倫敦科陶德美術館(The Courtauld Gallery)舉辦的孟克回顧展《來自卑爾根的傑作》(《Masterpieces from Bergen》),展出借自挪威海港城市、也是孟克作品主要收藏地之一卑爾根的近二十幅畫作,回顧這位北歐藝術家的憂鬱一生。
  蒙克的不快樂,源於他童年的悲傷經歷。青少年時代,孟克目睹母親、姐姐和父親相繼離世。對於親人離世的悲傷、家族遺傳精神疾病的恐懼,以及對於未來的不安,讓孟克忍不住悲歎命運的不公:「疾病、瘋狂和死亡是圍繞我搖籃的天使,持續地伴隨我一生。」選擇以藝術維生,或許也是因為這位挪威人試圖逃離現實,在想像和色彩的世界裏尋找慰藉。

蒙克筆下的小女孩,甚少展現快樂模樣。
蒙克筆下的小女孩,甚少展現快樂模樣。

 

  儘管孟克曾受到印象派及後印象派畫家的影響,但他畫中的用色,既不像莫奈等印象派畫家那樣溫柔恬淡,也不像梵高等後印象派藝術家那樣鮮亮熱烈,而是呈現出一種詭異又魅惑的觀感。今次展出的作品中,不論極富孟克特色的名作《憂鬱》、《男人和女人》,抑或畫家的自畫像等,皆可見大面積的黃色和綠色運用。黃色,並不是梵高向日葵畫作中的黃;綠色,也非馬蒂斯或畢卡索畫作中極富生命力的綠,而是黏稠的、憂傷的,甚至鬼魅的,宛若糾纏在畫中人物身邊的暗影,揮之不去,引人不安。
  即便是描摹小孩和少女的畫作,畫家也不會特別呈示孩童或年輕女性天真無憂的一面,而每每為畫中主角蒙上一層無形的、憂傷的面紗。在《夏夜》中,白衣女子面無表情地望向身旁一潭寂靜的湖水,藍色湖水與女子寥落的心境互相映照;而在《街頭玩樂的孩童》一畫中,前景中望向畫框外的小女孩,同樣是不開心的模樣,與其身後大片深不見底的綠色、傾斜的道路和靜默的房屋,互為映襯。身為表現主義畫家的孟克,尤其關注如何將畫中人的心境外化,故而他畫中風景與人之間的關係,頗值得玩味。
  憂鬱本無形,而在孟克的畫中,我們通過色彩、通過構圖,彷彿見到了「憂鬱」的模樣。

文:李夢  圖:The Courtauld Gallery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