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5º
  • 96%
  • 2022年9月30日 星期五

王文宇 - 一生霓裳傳奇 解讀張愛玲衣戀情深|慢讀樂趣

  作者現居上海,是劇作家、專欄作家,作品散見於全國數百種報刊雜誌,多次入選各類選刊、選集,並創作有多部影視劇。本書解析著名作家張愛玲對服飾的熱情與依戀。
  這是一本唯美派文筆鑄煉而成、集時裝考古及文學研究於一身的精品著作,作者如化身張愛玲旁邊的精靈,用主觀鏡、廣角鏡,甚至如航拍般高度,細膩流暢的,帶我們飄過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盡覽當年的上海、香港,當然還有張愛玲的人與物、事與情。


人衣合一的穿着境界
  甚麼是霓裳,這是一種境界。今天的我們未必理解其深處,作者借用張愛玲式文字直白,最是精確。張愛玲曾經說過︰再沒有心肝的女人,說起她「去年夏天那件織錦鍛夾袍」的時候,也是一往情深——一句話說到女人骨子裏,再沒有心肝的女人,對穿過的衣裳,也有一份發自內心的依戀——「依」字應該將「人」字旁去掉,改成「衣」,依戀在張愛玲眼中就是衣戀、戀衣。
  以上是張愛玲人衣合一的「霓裳觀」,對於時裝,她也寫過有關的定義︰「時裝的日新月異,並不一定表現活潑的精神與新穎的思想。恰巧相反,它可以代表呆滯。」甚麼意思?單是時裝,是少了靈性。


缺乏內涵變成衣架子
  可以這樣說吧,一般而言,你以為自己很Fashion,只代表你是一副衣架子,穿甚麼像甚麼,不過,你缺乏了個人創造身邊環境的內涵,脫一套換一套,對周圍不留痕迹,也沒有觸動,包括你對衣服的感覺,以及別人對你衣服的感覺。怎樣理解這份微妙的關係?說個故事足以明解。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上海灘,歌星、影星多如過江之鯽。據說一個小明星叫楊耐梅,演了一部電影叫《奇女子》,艷名遠播。有一天,她穿了一身新設計的裙子到卡爾登跳舞,「全身珠光閃耀奪目,一進舞池,所有女客都投以驚羨的目光,男客們更是目眩神迷——楊耐梅在眾目睽睽之下絲毫不窘,勁歌狂舞,眾人的目光就像聚光燈,將其他人掩在黑暗中,惟獨她光芒四射,艷壓群芳。」一星期後,全上海都流行起這套珠光閃閃的衣裙。
  我們常看的Catwalk,見到那班用急促步伐、冷漠神情走過場的模特兒,就是沒有「過電」的平凡表現,要再高一個層次,改造了環境,也創造了氛圍,方可稱之為霓裳,如楊耐梅所穿過的那一身珠光閃裙,以及她發自內心的過人光芒和魅力。
  不幸的是,《奇女子》上映賣座,楊耐梅卻染上賭博和吸毒的惡習,家產揮霍一空,流落香港街頭成丐婦,後來由女兒接到台灣定居,1960年無聲無色地病逝於台北。然而,她的閃亮亮霓裳永遠留在上海,烙印於時代之中。


張曼玉是旗袍一代宗師
  大家公認同是姓張的香港明星張曼玉,與張愛玲都是穿旗袍的高手,電影《花樣年華》中張曼玉每每着旗袍出場,款款驚艷國際,不過,作者認為上海灘年代的旗袍,具備「濃郁撩人,卻又高貴典雅的色彩,既復古又時尚,既含蓄又開放。」可是旗袍的花樣年華也沒有回歸,也無法回歸。作者慨歎,一個古典唯美的時代已經逝去。
  等等,重點是張曼玉穿旗袍及格嗎?作者這樣比較︰「李安拍《色,戒》,旗袍秀遠不及王家衛的《花樣年華》,據說是湯唯的曲綫撐不出一片妖嬈。因為張曼玉把旗袍穿得太漂亮,所以我們已經習慣拿張曼玉穿旗袍的樣子做標準。」作者對張曼玉的評價是,「其實張曼玉那般顴骨高高,寬肩細腰,骨感雕琢的美,過於現代了。」對,張曼玉穿出香港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中環旗袍風格,當然展現了上海灘沒有的現代感,但我不認為「過於」甚麼的,而是另成一派,張曼玉是旗袍的一代宗師。
  那麼很地道的上海灘風格是如何的呢?「上海淑女穿旗袍的樣子恰恰應該是鵝蛋臉龐、斜肩加豐滿的胳膊,不信的話,對照一下那些老上海畫報裏的女人就知道。」比較結果是湯唯的身形才是貼近「新復古的上海摩登」,由於張曼玉成為「經典」,是無法可以超越,如是者,既生瑜又生亮,實在難以取捨定奪,我們不如擱置評論,打出Different styles、各自各精采作結好了。
  本書有太多關於霓裳的精采文章,足夠你作放長假的精神食糧,無論是否張迷,你都會愛不釋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