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媛 – 狗仔隊鏡頭下的羅馬|藝術有價

費里尼(左)和帕索里尼(中)一起出現在《乞丐》的拍攝現場。(黑白照片)

說起狗仔隊,大家可能不屑他們侵犯別人私隱,同時卻因為對名人生活感好奇而樂於跟着狗仔隊的鏡頭一窺究竟。1960年代的羅馬,在狗仔隊的鏡頭下,是怎樣的光景?
文:蘇媛  圖:諾瓦利斯藝術設計畫廊

「狗仔隊」一詞在香港甚麼時候興起,無從得知。不過據知英文的「Paparazzi」 一詞,是來自1960年意大利著名導演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的經典作品《甜蜜生活》(《La Dolce Vita》),電影通過一名整天混在羅馬上流社會找新聞的記者,描述當時社會的種種面貌以及人性的光怪陸離,電影中一名專門跟蹤偷拍人的攝記名字正是「Paparazzo」,慢慢這名字亦成為這行業的代名詞。這部電影被不少影癡奉為經典傑作,也是費里尼最著名的代表作。

與費里尼同期的另一位意大利著名作家兼導演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 ,在同一年決定拍攝他第一部描繪羅馬低下層社會的電影《乞丐》,與《甜蜜生活》中的聲色犬馬繁華一面,形成強烈的對比,他並邀請了當時擅長突擊拍攝的記者塞奇亞羅利(Tazio Secchiaroli)合作。這兩部電影經歷了半個世紀,近日以另一種方式重新遇見,不僅讓影癡有機會重溫經典場面,也讓大家從另一個角度欣賞所謂「狗仔隊」的攝影作品。

塞奇亞羅利的鏡頭捕捉了街頭上的羅馬市民。(黑白照片)
塞奇亞羅利的鏡頭捕捉了街頭上的羅馬市民。(黑白照片)
帕索里尼(左二)在羅馬拍攝《乞丐》時的照片。(黑白照片)
帕索里尼(左二)在羅馬拍攝《乞丐》時的照片。(黑白照片)
《乞丐》中的一幕。
《乞丐》中的一幕。
諾瓦利斯藝術設計畫廊現正舉辦《甜蜜生活的另一面》展覽。
諾瓦利斯藝術設計畫廊現正舉辦《甜蜜生活的另一面》展覽。
帕索里尼在拍攝現場。
帕索里尼在拍攝現場。

 

繁華與骯髒
目前在上環諾瓦利斯藝術設計畫廊展出的《甜蜜生活的另一面》(《The Other Side of La Dolce Vita》),是由意大利駐港文化處策劃,並作為《我的意大利》文化節與帕索里尼百歲冥壽的其中一項活動。大約兩年前,畫廊曾經展出第一部分作品,這次展覽將《甜蜜生活》和《乞丐》分別描述的世界結合起來,展示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社會經濟慢慢步向繁榮穩定而衍生的矛盾。展覽把塞奇亞羅利為探索實境和電影而拍攝的大部分未發表的照片,與他曾刊登的最著名的照片並列,例如他在羅馬市中心偷拍的電影明星照。

展覽以兩種角度探視當時羅馬社會和百姓的生活,一部是帕索里尼與塞奇亞羅利在羅馬街頭搜尋拍攝場景時留下的照片,這批照片已成為羅馬的城市學、建築學和社會學的見證。塞奇亞羅利的鏡頭不單捕捉了環境外觀,它更是一種分析性的描述,攝影師的目光聚焦在街頭上的羅馬市民,有些在陽光普照的街頭聊天,有賣花、賣氣球的攤販,有三五成群的少年,雖然與另一組捕捉穿着名貴禮服的明星出入高貴場所的作品感覺截然不同,然而他們同樣是羅馬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說是更真實、有血有肉的一部分。

黑白的魅力
黑白電影和攝影本來就有無窮魅力,而關於電影的攝影作品更是讓人目眩神馳,至少對一直鍾愛那個年代電影的筆者來說是這樣!在遇上突擊拍攝時美豔女星表現的無奈神態、狗仔隊坐在跑車上追逐女星的場面,感覺既真實,又有如電影情節,觀看照片時幾乎可以感受到當時的速度和快感。至於低下階層照片中出現的人物場景,同樣充滿張力,柏索里尼電影《乞丐》 描述一個邊緣人的生活故事,一個靠剝削年輕女孩而生存的「扯皮條」,無法從艱難的生活中解脫。可惜筆者沒有看過這部電影,但是從當時取景的照片來看,導演與攝影師希望從鏡頭下顯示的城市與人物,也許同樣骯髒,正處於腐壞的狀態。是次展覽還特別展出了塞奇亞羅利拍攝時使用過的相機和鏡頭,以及當年以他偷拍得來的照片作為封面的「八卦雜誌」,令觀眾更能了解當時的社會環境。

展覽其中一幅作品,是費里尼和帕索里尼一起出現在《乞丐》的拍攝現場,兩位具曠世才華的藝術家,創造了上世紀六十年代意大利電影與文壇的輝煌,也見證了一個時代的光輝。斯人遠去,費里尼留下的不少作品,與帕索里尼的早逝,都令人唏噓。而在他們交會的年代,還有一位處於幕後的傑出攝影師,雖然也許有人覺得他不過是一名「狗仔隊」,但正是因為塞奇亞羅利無處不在的鏡頭,才讓一代芳華更添魅力。

《甜蜜生活的另一面》
日期:即日至12月23日
時間:12:00nn至7:00pm(星期日休息)
地址:上環荷李活道197號地下諾瓦利斯藝術設計畫廊
網頁:http://novalisartdesign.com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