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18º
  • 82%
  • 2023年2月4日 星期六

蘇媛 – 靜物中看世界 |藝術有價

作品《Blue Flower》靜態中充滿生命力,讓人感覺時光流動。

三年的抗疫生活,改變了許多我們的習慣和想法,在家工作變成常規,偶然到戶外,感覺是前所未有的釋放。本來最普通不過的家居擺設的意義,好像也因此起了微妙的變化。
文:蘇媛  圖:白立方畫廊

白立方畫廊目前正舉辦長居於多倫多的女性藝術家瑪格.威廉森(Margaux Williamson)的亞洲區首個展覽,以她一貫的靜物畫為主題,圍繞日常生活的物件和地方,在熟悉的環境裏打造一個超現實空間。是次展出的作品均是去年創作,也許藝術家並沒有刻意將作品與疫情掛勾,不知為何卻不期然讓人聯想到抗疫在家的生活。

威廉森選擇入畫的主題,包括路上的枯葉垃圾。
威廉森選擇入畫的主題,包括路上的枯葉垃圾。
白立方香港由即日至2023年1月7日舉辦瑪格.威廉森亞洲首個個展。
白立方香港由即日至2023年1月7日舉辦瑪格.威廉森亞洲首個個展。
作品《Moon》。
作品《Moon》。
作品《Park》。
作品《Park》。
威廉森選擇入畫的主題有花瓶、客廳、車房門、甚至是還沒收拾的垃圾。
威廉森選擇入畫的主題有花瓶、客廳、車房門、甚至是還沒收拾的垃圾。

 

生活品入畫
威廉森選擇入畫的主題有花瓶、客廳、車房門、甚至是還沒收拾的垃圾,一方面很生活化,另一方面經過藝術家的精心布置,特別是光綫的變化,熟悉的環境頓然流露出超現實、接近夢境的感覺。這系列的作品幾乎全以暗色調為主,「在這個系列中,我對日光有些許排斥,並且被地面、黑暗以及反射出來的光芒深深吸引。這些繪畫中,有一些東西是關於離開了光源的光,例如你背對着太陽的日光,但仍然擁有着光亮。」在作品《Blue Flower》(《藍花》)中,花瓶放在窗前,時間是晚上,窗外一片藍黑,玻璃上凝住應是雨點的水珠,一道光綫從外面射進,剛好落在花的背面,彷如水滴在水面上慢慢暈開,靜態中,畫面卻充滿生命力,讓人感覺時光流動。藝術家捕捉一剎那的景象是否如實描繪並不重要,她在那一刻注入主觀感覺,並藉此記錄/刻畫時間。

作品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視點的處理。威廉森的作品沒有固定的視點,有些是平視,有些是懸在空中俯視,如《Park》(《公園》)、《Stream》(《溪流》)等,彷彿是電影裏的鏡頭運用,將觀眾的視點帶到半空,從高向下望,散落一地的雜物和花草,構成的組合部分很多,像是各自獨立,又像是一個整體不可或缺的組件——衣服、棄置的啤酒罐、酒瓶等,場景中雖然沒有人物,卻強烈表現出人的存在。人離去後,公園和溪畔在夜幕低垂時回復寧靜,甚至流露孤寂,作品的氣氛營造十分成功,而視點從高而下,更有利于「隱藏」藝術家的主觀存在,她並沒有出現在作品中,卻是無處不在。

具實驗味道
展品中有部分的超現實場景比較明顯,如《Ocean and Living Room》(《海洋與客廳》)裏鋪着地氈的客廳,一半被翻滾的黑色海浪吞沒;《Fire and Bookshelf》(《火焰與書架》)延續這種虛幻感,客廳的牆壁前,書籍成排放置,中間卻有一團燃燒的火焰。這些位於相同平面的元素在畫面中形成衝突——書籍彷如木塊,燃燒的火團像篝火,火焰躍出,地毯的另一半則沒有圖案 ,「對我來說,最有趣的部分是找到繪畫的框架,抵達框架的一些角落,也就是找到與視覺框架不同的東西。」在這方面,威廉森的作品頗具實驗味道,藝術家不斷尋求繪畫的可能性。

除了繪畫,威廉森還從事寫作和電影工作。她出生在美國,現在居於多倫多,在美國、加拿大參加過多個展覽。她曾說自己的創作並不是基於精心設計,而是跟隨自己的感覺,把家裏和身邊看到的東西入畫,對她來說,描繪一張平凡的桌子,也能深刻地探索美感和無盡的可能性,就如我們看到窗外無盡的自然景色一樣。她對家居物件和植物的處理,讓筆者想起香港出色的寫實派畫家胡浚諺。兩位同樣以平凡家具用品為題,如椅子、窗前的花,同樣巧妙地運用光綫和顏色,營造一個既符合現實同時超越現實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裏,縱然足不出戶,卻讓我們能更深入地了解生活的點滴,以及感受時光流逝帶來的感嘆。在這個不安定的時代,從靜物中看世界,帶給自己及觀者一絲平靜和自省的空間。

瑪格.威廉森作品展
日期:即日至2023年1月7日(六)
時間:11:00am至7:00pm(星期日及一休息)
地點:中環干諾道中50號白立方香港
網頁:http://whitecube.com/exhibitions

《星島頭條》APP經已推出最新版本,請立即更新,瀏覽更精彩內容:https://bit.ly/3yLrgYZ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