隈研吾建築賞

  要數近年最炙手可熱的日本建築師,隈研吾(Kuma Kengo)可說無出其右,這位擅長運用木材的「負建築」大師,除是本在今年七開幕、卻因疫情延期一年的2020東京奧運的主場館設計師,他的多項新作品還包括博物館、酒店、火車站、精品廊及咖啡室等等,多產之餘,也透過一眾作品展現與自然融合的特色。

文:林逸 圖:林逸、星島圖片庫、網上圖片

  今年七月本來是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透過2020東京奧運開幕典禮,向全世界展示由他設計的東京奧運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的重要時刻,可惜受到疫情影響,這項國際級體育盛事延期一年舉行,要好好欣賞這件大型建築作品的魅力,便得多待一會了。

  在1990年開設自家建築事務所的隈研吾,最初是屬於後現代主義派,但當經歷日本經濟泡沫爆破、父親患病及阪神大地震等事件後,讓他反覆思考及重新認清建築的本質該往哪個方向走,經過好幾年的摸索後,慢慢確立被稱為「負建築」的建築風格。

人與自然為本 重視環境關係

  隈研吾的「負建築」,沒有任何負面、失敗的意思,而是相對那些強調以建築設計為主、環境為輔的「強建築」的另一種演繹手法,隈研吾追求的是重視建築物與環境關係、以人與自然為本及和諧共存的建築形態,所以在他的作品中,會極力避免使用讓人有封閉感覺的混凝土,而是採用在地的自然物料如木材、竹子、泥磚、石塊等等,再結合光線、水及地形構建,散發出獨特的現代和風與東方禪意。以2001年奪得日本建築界重要獎項村野藤吾賞的栃木縣那珂川町馬頭廣重美術館為例,隈研吾便利用當地盛產的杉木,再配合不破壞區內山林及神社景觀的低調建築為人稱道;至於前年落戶北京的北京望京凱悅酒店,竟然在酒店大堂構建了一個竹林。

  來到東京鬧市,位於淺草地標淺草寺雷門對面的淺草文化觀光中心,木柵外牆設計便重塑江戶時代建築風情;而在東京站丸之內口、由舊郵局大樓重建而成的KITTE商場,便透過結合保留原來面貌的立面、富現代格調的立面及引入自然光線的頂部,構成獨特感覺。

  近年隈研吾的建築設計業務更發展得相當多元化,當中除包括今年年初開幕的東京JR山手線新車站高輪Gateway站,也有京都的Ace Hotel及位處奈良公園的FUFU奈良這兩家型格新酒店,現在還可在毗鄰東京的埼玉縣所沢市,找到最新開幕的角川武藏野博物館,隈研吾迷及建築愛好者如打算在疫情後前來朝聖,絕對不愁寂寞。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