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租務管制的利與弊

  香港房屋問題揮之不去,居住問題已演變成社會問題。港府近日宣布對 房制定租務管制,驟眼看來,政策是在幫助蝸居的弱勢社群,使 房租金不再飆升,實際上也讓 房合法化,措施有利有弊。

  租務管制的細節如何,究竟是管制 房出租的呎價,還是管制將來續租時的加幅等,仍有待港府公布。不過,有代表香港業主的聲音明言,制定 房租務管制後,將令業主收回近萬個 房還原,結果會逼走2萬名 房租戶,這批只有能力租住 房的低下階層人士,當局有沒有考慮何處是他們的容身之所?

  根據數字顯示,香港大約有9.3萬個 房,住有約21萬人。當局制定 房租管,租金能否受控仍未知之數,因為業主可以通過增加其他雜費,如管理費、差餉、水、電費等來變相加租。另一方面,業主也會重新評估投資回報,投資 房的裝修費用不菲,如將一間700平方呎的房子改成4間 房,投入資金需要約30萬元,以出租 房多出來的部分計算,裝修金回收期需要近3年。如今實施租金管制, 房前景更非想像中好,業主約滿後傾向於收回樓宇還原,將來 房的供應一定會減少。

  香港的私人房屋市場是自由市場,租金的升跌是由市場供需作決定,當然也取決於經濟環境好與壞。如今環球經濟不景,新冠疫情仍然嚴峻,香港也難免受到衝擊,失業率升至接近7%,是沙士後新高。此時此刻,租務市場受壓,租金明顯已下調了約5%,而 房市場同樣受影響,據聞現今很多 房租不出,租金下調的幅度更大。以目前情況來看,即使當局沒有租務管制,租金也會隨茈奕鶡菾宒楖`。

  社會上常輿論居住 房的非人生活,是香港繁榮背後的悲歌,然而 房有其存在的必要。香港有大約4成人居住在公營和資助房屋裏,滿18歲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就算需要輪候公屋5年半,結婚前也基本上可以上樓。其實,今天居住在 房的絕大部分是基層身分的新移民,他們需要在港居住滿7年,才有資格開始申請公屋,即是最快也要13年才可以上樓。這段漫長的歲月,這批低收入的新移民家庭,沒有能力支付昂貴的租金,只能選擇租金較低的房。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