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憂外患令樓市轉向

  香港樓市發展不但受供需影響,更受國際政經因素影響。原本屬於量價齊升的市場,被美國總統特朗普忽然翻臉以及貿易談判拖累,人們憂慮經濟前景,在買家採取觀望之下,樓市轉趨淡靜。樓價開始掉頭向下,雖然跌幅輕微,但恐怕只是剛剛開始。

  所謂的中美貿易摩擦已經變質,美國有心打沉中國發展,其欺壓中國的行為顯露在世人面前。中國終於清醒,看出對方來者不善,改變策略與其對撼,筆者認為若要忍氣吞聲,任其魚肉,倒不如放下幻想,勇敢戰鬥,或許還有機會反敗為勝。

  而最近中俄兩國發展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是非常好的國策,兩國強強聯手,不但在經貿上可加強交流,互惠互利,在政治和軍事上,也可大大提高雙方實力,團結一致抵抗美帝國主義。

  目前香港面臨的形勢十分嚴峻,國際上要應對貿易單邊主義產生的經濟危機,內部也出現不穩定因素,《逃犯條例》修訂引致幾十萬人上街,條例出現很大爭議,反對派誇大是「送中」條例,藉此煽動市民的反抗情緒。不管立法會能否如期二讀,反對派都會繼續作出激烈行為,雖然運房局局長陳帆指《逃犯條例》修訂的爭議,對樓市沒有直接影響,但會不會有間接影響,仍有待觀察。

  另一位港府高官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日前也指出,對自製首置個案表示關注,何謂自製首置?即是屬於直屬關係如夫婦或父子,他們原本共同擁有1個物業,其中一人以內部轉讓除名,成為首置身分後於市場購買物業,所交的印花稅享有首置者的優惠。

  財爺表示關注,引來市場忖測,港府或有意修改首置買樓身分,有議員甚至提議港府以時間作限制,限定業主「甩名」5年後才可享有首置身分。

  對此筆者並不贊成。首先,1位直屬家庭成員買樓或賣樓,不一定是基於投資原因,家庭成員的增加存在居住的需求,而離婚或分居的一方也有置業的需要,一人買一層樓的名額並不過份,現有的額外印花稅嚴懲買樓者於3年內轉手,已成功將投資者拒之門外。再者,香港經濟處於內憂外患期間,樓市及股市均已掉轉方向,有可能面臨大跌風險,此時港府若再出招打壓樓市,除了可提升管治威信外,只會打擊香港經濟,沒有甚麼好處。